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六十二章 输赢是看谁能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挡在三人面前的红衣女子看向李长天,勾唇笑道:“这位侠士比武数场,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获胜,就打算这样离开吗?”


        

李长天感觉手脚都恢复了力气,让燕殊放自己下来,落地时又觉得腿有些麻,只得一只手搭燕殊身上,借他的肩膀撑一会:“获胜?可打晕那人的不是我,是燕殊。”


        

红衣女子笑道:“花阁比武无规无矩,一方倒下,另一方就算获胜,我如今只看到公子站着。”


        

“啊……”李长天有些诧异。


        

“公子不是要见我们的阁主吗?随我来吧。”红衣女子笑道。


        

“什么?我们不能跟着吗?”沈玉树问。


        

“不可,只有这位在生死契上留了名的公子可以见我们阁主,还望两位公子见谅。”红衣女子道


        

燕殊轻轻蹙了蹙眉。


        

“那行吧,我跟你去。”李长天动了动腿,发现已经不再麻木,于是收回了搭在燕殊肩膀上的手。


        

“李长天……”燕殊轻轻唤出声,语气里全是担忧。


        

“没事,我肯定帮你把信物拿回来,你放心。”李长天拍拍燕殊的肩膀,随后跟上红衣女子的步伐。


        

那红衣女子领着李长天上了楼,来到了花阁的第五层,与风阁一样,花阁的第五层只有一间厢房,不过风阁处处可见精致琳琅瓷器,而花阁却到处放着武器架。


        

红绸缠绕着那些黑铁银刃,令人感到莫名战栗。


        

红衣女子领着李长天来到屋前,行礼后离开。


        

李长天困惑地挠挠头,伸手叩响门。


        

“公子请进。”屋里传来声音。


        

李长天推门进去,见屋中铺着柔软的如意锦纹地毡,中央放着楠木漆金床,不但床柱呈暗红色,就连床帐都是朱红色的。


        

一名姑娘端坐在床榻旁的八仙桌边,桌上放着酒壶、酒樽和青瓷盘,盘置青梅。


        

听见声响,花阁阁主抬起头来,看向李长天。


        

她是一名样貌极为俊美的姑娘,眼底看不见一丝柔媚,一身利落的束腰劲装,青丝束成马尾,脚上蹬着云纹皂靴,英姿飒爽。


        

“公子请坐。”花阁阁主道。


        

李长天在花阁阁主对面坐了下来,花阁阁主温起一壶酒,斟了一杯递给李长天,说:“此为花雕酒,以澄清明净的深山潭水酿制,十年陈,酒味甘香醇厚,公子尝尝。”


        

李长天道了谢,端起酒饮下,果真觉得入口极甘,回味无穷,整个人都暖了起来。


        

“公子是想先与我煮酒青梅论武,还是想直接谈事?”花阁阁主问。


        

“直接谈事。”李长天想都没想,果断答道。


        

“好。”花阁阁主显然也是个不喜拖沓之人,她站起身,走到朱红金漆床榻前,散了发,又默默地解开衣带,开始褪下衣裳,露出雪白的臂膀。


        

李长天:“……”


        

为什么你的谈事和我字典里的‘谈事’不是一个意思啊!!!


        

李长天连忙站起身,上前按住花阁阁主的手,阻下她继续脱衣的动作:“阁主,我不是来寻欢的,我是为了阁主信物而来。”


        

花阁阁主看了李长天一眼,慢悠悠地说:“哦?花阁信物?”


        

“对。”李长天点了点头。


        

花阁阁主摇摇头:“我好心劝公子一句,还是放弃这个念想罢。”


        

“我不会放弃的。”李长天坚定地说,“我一定要拿到阁主的信物。”


        

花阁阁主边将衣裳重新穿好,边说:“公子,我的信物,需公子再比武一场,赢了便可拿走。”


        

“好。”李长天点点头,“我比。”


        

花阁阁主忽然勾唇一笑,说:“那倘若我告诉公子,这场比武,并不是看谁还能站着,而是……”


        

“而是看谁能活着呢?”


        

李长天怔愣。


        

花阁阁主整好衣裳,对李长天行礼,道:“公子,请随我来。”


        

说着她起身往右侧走去,李长天这才发现这屋子右侧有一处被绣花布帘遮挡的暗门。


        

穿过暗门,是一条黑漆漆的走道,与珠围翠绕的阁楼不同,这条暗道是用冰冷暗红的砖头堆砌而成,石壁上置着烛台,照亮着走道。


        

李长天跟着花阁阁主穿过走道,来到一扇铁门旁,花阁阁主拿出钥匙,打开铁门,对李长天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李长天斟酌了一下,起身走了进去。


        

入眼的是一处和刚才屋子差不多大的内室,四周无窗,墙上挂着一些刀剑武器做装饰,内室的正中央被挖空,足足有两米深。


        

“此处,便是比武的地方。”花阁阁主指了指那深坑,淡淡道。


        

李长天走近一步,低头看去,随后愣住。


        

深坑的中央,有一匹眼冒绿光、体型硕大的灰狼!它呲着牙,尖锐的牙齿里唾液溢出落在地上,喉咙里发出危险的声响。


        

“这便是公子的对手,一匹饿了一天的凶狼。”花阁阁主看向李长天,淡淡道,“方才公子的比武,着实精彩,可惜公子擅长的,是钳制住他人脆弱的脖颈,这招对这狼并不管用,更何况,公子已比试了一晚上,应当已经筋疲力尽了吧?”


        

李长天:“……”


        

李长天根本没注意花阁阁主在讲什么。


        

他满脑子都是。


        

狼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