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六十七章 十有八九好男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侧室里,紫檀书架旁置着摆了笔墨的案桌,桌边放着青白瓷器,目光绕过瓷器往后看去,是悬着金绡软帐的沉香架子床。


        

钟离关紧门,又掩了窗,请燕殊坐下,亲手斟了茶递给燕殊:“公子莫怪我谨慎。”


        

燕殊接过茶,轻轻抿了口,只觉得清香溢满口腔,心中不免感慨一句好茶,他说:“谨慎是好事。”


        

“近日来,白帝城和锦瑟坊里鱼龙混杂,并不太平,不少牛鬼蛇神都在打探消息。”钟离在燕殊身侧坐下,“想见坊主的,不止燕大人一个。”


        

燕殊皱了皱眉,想起之前‘影子’和自己说,白帝城里有‘寒鸦’的人。


        

难道说韩涯也在找徐大人?


        

燕殊原以为,徐大人与三十三名锦衣卫可能是遇到了什么天灾人祸,所以才了无音讯。


        

但如今细想,十万赈灾银两消失这事,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


        

徐大人最后一封上报给朝廷的信里,到底说了什么?


        

这封信为何无缘无故消失了?


        

它是在路上弄丢的吗?还是在京都通报给朝廷时被他人拦下?


        

朝廷中又有哪几方势力在盯着这件事。


        

见燕殊眉头不展,钟离轻声唤他:“燕大人,勿要多虑,别愁坏身子。”


        

燕殊回过神来:“劳烦和我说说这锦瑟坊和坊主。”


        

钟离点点头,说:“坊主并非中原人士,她原是北狄异族的一名公主,后来北狄内战,坊主所属的族系不幸被灭,坊主逃到中原,又入了锦瑟坊。”


        

燕殊点点头。


        

北狄是游牧民族,因为资源匮乏土地贫瘠,一直好战、好掠夺,不过三年前,北狄实现了统一,如今占地称王,隔着朔方,对中原虎视眈眈。


        

“坊主原名阿斯纳,在北狄语里,是花的名字,七年前,坊主接下锦瑟坊后,再不见客,又改了一个中原名,叫诗华年,她是位内心坚毅的女子,身为异族公主,在中原漂泊无依,为了活下去,进了锦瑟坊后,努力学习中原的琴棋书画,又将锦瑟坊管理得井井有条。”钟离将他所知道的事娓娓道来。


        

燕殊点点头,忽然问:“那你可曾听她说起徐大人?”


        

“徐大人?”钟离面露疑惑。


        

“兵部侍郎,徐一弦,徐大人。”


        

钟离细细想了想,摇摇头:“不曾听坊主提过,不过兵部侍郎……”钟离沉吟。


        

“怎么了?”燕殊追问。


        

钟离说:“燕大人您也知道,锦瑟坊树大招风,自然也会招惹些妖魔鬼怪,两年前锦瑟坊曾闹出过事,风阁有一名姑娘,被白帝城知府的三公子带出了锦瑟坊,谁知人回来的时候,已经没了。”


        

“没了?”燕殊轻轻蹙眉。


        

钟离点点头:“姑娘身上都是淤青和伤口,可知府的三公子非说姑娘是不小心摔进他们家的枯井里,摔死的,后来,知府打算用钱息事宁人,坊主没要钱,但也没多说什么,毕竟我们只是个歌舞坊,怎么可能斗得过朝廷命官。”


        

“谁知三个月后,那知府被朝廷下来的大官查出了贪污受贿,锒铛入狱,他一家子之前做的恶事也全被翻了出来。”钟离说,“我记得当年下来的大官,就是兵部的……”


        

燕殊沉吟。


        

徐大人已年过而立,但一直未娶妻生子。


        

这也是他被朝廷怀疑贪污银两的缘由之一。


        

难道他真的夺走了十万银两,藏在锦瑟坊,打算与诗华年一起掩恶匿罪?


        

“我想见见坊主。”燕殊抬起头,看向钟离。


        

钟离起身,从紫檀书架上拿下一个木匣,从里面拿出一块刻有‘月’字的玉牌,递给燕殊:“燕大人,这个是月阁信物,我领你去找其他三位阁主……”


        

“不必了。”燕殊说,“我已经集齐了。”


        

钟离先是一愣,随后眼里露出了敬佩和赞许:“不愧是燕大人,那请大人随我来。”


        

-


        

侧室的门发出‘吱嘎’一声,坐在内阁软榻上的李长天连忙收回按着腹部的手,抬头看了过去。


        

燕殊和钟离边说着话,边并肩走了出来。


        

“此行多亏遇见了你。”燕殊说,“谢谢。”


        

“大人,你不必和我说谢的。”钟离连忙道,“三年前,大人从满春院里赎走了我,如今我的身和命,都是大人的。”


        

燕殊:“言重了,锦瑟坊终归是个风月场,等此案结束,我带你回京都罢。”


        

钟离愣了愣,嗫嚅半晌,没说出话来。


        

一旁的李长天也怔了,他突然想起沈玉树的话。


        

“燕殊他十有八九好男风!而且和月阁阁主之前有过一段情!”


        

嘶,卧槽……


        

难不成,真被沈玉树说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