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七十六章 他怎么突然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离开锦瑟坊后,李长天一手拎着食盒,一手拿着充饥的素馅包子,边吃边匆匆忙忙地回到了客栈。


        

他直直往燕殊的客房奔去,伸手推开门。


        

客房空荡荡的,薄凉的月光从窗柩洒进,摔在地上,摔成片片落寞。


        

李长天原地愣愣地站了一会,随后在桌边坐了下来。


        

李长天明明胃里空空,却不知为何,突然没了吃东西的兴致,他将食盒轻轻放在桌上,拿起一旁的剑鞘,攥着手里。


        

燕殊的薄剑不知去了哪里,剑鞘上还染着些干涸的血迹,李长天拿干净的巾帕轻轻擦拭着,忽然发觉。


        

自从他重生以后,就一直和燕殊在一起。


        

燕殊是他和这个时空的纽带。


        

如今燕殊不知去向,李长天便好似被人一下丢进了瞧不见尽头的荒漠里,只剩惶惶不安。


        

李长天现在睁眼闭眼都是清露阁那一片狼藉的厢房,地上干涸发暗的血迹,墙上杂乱的剑痕刀痕。


        

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一点。


        

燕殊出事了。


        

李长天坐立不安,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焦急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他在房间里来来回回不知转了多少圈,最后喃喃:“不行,我得出去找找他。”


        

李长天不是能干坐着等人的性子,就算他自己身上还有伤,就算他对白帝城一无所知,但至少在锦瑟坊附近沿路去找,总比揣着手在这什么事也不做让他心里舒服一些。


        

李长天定了定心,往厢房外走去。


        

正此时,外头突然落下一道震耳欲聋的惊雷,阴风猛地吹开窗户,随后落下倾盆大雨来。


        

李长天脑袋嗡鸣一声,整个人僵在原地。


        

那声惊雷落他耳朵里,竟像极了炸弹爆炸的声音,以至于他能闻到硝烟、轮胎烧焦的恶心气味。


        

耳边仿佛还传来了哭嚎、求救声。


        

李长天有些喘不过气来,摇摇晃晃地单手撑住桌子。


        

外头阴风大作,空气中全是雨水掀起的泥土味,李长天缓了缓神,起身去关窗。


        

李长天探出半个身子去拉窗户,冰冷的雨水无情地浇在他身上,让他稍微清醒了些,也想起自己方才去找燕殊的打算。


        

“下雨又怎样,就算下刀子,我也出去找。”李长天咬牙,下定决心去找燕殊。


        

他抓住窗户的框,正要关上,忽然一顿。


        

他看到街道有个人。


        

虽然街道漆黑,但还是能勉强看清那人的身形。


        

这么大的雨,那人却既没撑伞也没穿蓑衣斗笠,他一手捂着一边的肩膀,一手拿着剑,以剑做拐杖,走得极缓,步伐踉跄,好似每一步都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空荡荡、乌漆墨黑的街道,此情此景显得有些诡异。


        

李长天却忽然意识到什么,一跃三尺高,随后猛地冲出了客栈,朝那人奔了出去。


        

雨势太大,不一会就把李长天浇得浑身湿透。


        

李长天不管不顾地跑到那人身边,喊:“燕殊?!你怎么了?你还好吗?”


        

燕殊抬起头来,他眼神涣散,青丝散乱,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身形这么一停,整个人便直挺挺地往前栽去。


        

李长天连忙将燕殊揽进怀里,以免他磕到地上:“你肩膀,卧槽,你伤得好重啊,卧槽!”


        

李长天一瞬间慌了,连忙将燕殊背起:“我带你去看大夫!!”


        

他腰一弯,腹部的伤口顿时一阵剧烈疼痛,李长天咬牙忍下疼,背着燕殊匆匆忙忙往那日他治伤的医馆跑去。


        

可已是深更半夜,医馆早就关了门。


        

“大夫!大夫在里面吗?大夫!”李长天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开始拍门。


        

大雨滂沱,阴风哭嚎,天地间只剩冷和绝望。


        

李长天没有放弃,坚持不懈地拍着门。


        

许久,医馆里头烛火一晃,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


        

“大半夜的,什么人啊,赶着投胎吗?”


        

李长天绝地逢生,欣喜若狂地大喊:“不是赶着投胎啊!!是不想投胎啊!大夫,救命啊!!!”


        

-


        

医馆,满是草药苦涩气味的侧室,豆大的烛火微晃,燕殊躺在床榻上,身上盖着薄被,呼吸很浅。


        

李长天坐在一旁的木凳上,睁着眼,不敢睡。


        

方才他背着燕殊冲进医馆后,把老大夫吓了一大跳


        

老大夫一边喊阿弥陀佛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一边哆哆嗦嗦让李长天赶紧把燕殊身上湿透了的衣裳给扒了。


        

两人鸡飞狗跳折腾了好一会,又是擦身,又是喂药的,又是敷药,又是包扎伤口,好不容易才歇息下来。


        

老大夫经不起折腾,见两人暂时没事后,先去休息了,留李长天在这守着人。


        

方才忙的时候没有感觉,现在安静休息下来,李长天只觉得腹部一阵阵撕裂疼。


        

他知道伤口肯定又崩了,可他累得一根手指都不想动,更别说处理伤口了。


        

李长天看着病榻上的脸上毫无血色的燕殊,忍不住在心里感慨。


        

好惨啊,他俩这是比惨大赛吗?


        

“唔……”燕殊忽然皱眉闷哼一声,随后慢慢睁开眼,因为重伤后刚醒,眸中全是迷茫。


        

“燕殊!”李长天长吁一口气,欣喜地凑到床前,“你醒……”


        

李长天的话戛然而止。


        

他的喉咙被燕殊用未受伤的手死死掐住了。


        

“你是……谁?!到底是谁?!”燕殊咬着牙,目眦欲裂,仿佛到了穷途末路之际,准备拼死一搏。


        

李长天心里咯噔一声。


        

完了完了,燕殊这是磕到脑袋了吗?


        

他怎么突然傻了啊!


        

燕殊身负重伤,根本没什么力气,李长天轻轻松松就掰开了掐着自己喉咙的手,然后攥在手里:“燕殊,我是李长天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李长天……对……是你……”燕殊收了劲,失神地喃喃,回握住李长天的手,目光落在李长天的腹部。


        

那里因为伤口裂开又没及时处理,洇染出了暗红色的血迹。


        

燕殊瞧见,挣扎着要起身:“你的伤……”


        

“没事没事!”李长天连忙将燕殊按回床榻上,“你好好休息,我等等请大夫给我包扎一下。”


        

“麻烦大夫轻些,你怕疼的……”燕殊含糊不清地说。


        

“啊?什么疼?你伤口疼吗?那你快好好休息,别担心,我就在这守着你,睡吧睡吧。”李长天替燕殊掖好被子。


        

燕殊不知为何,突然放松了下来,合上眼后很快就睡熟过去。


        

虽然不知道燕殊经历了什么,但至少人回来了,李长天一颗悬起的心总算落回了肚子里。


        

他处理了下腰上的伤,止了血后,搬来小板凳,坐在床榻边守着燕殊。


        

坐了一会,李长天犯了困,呵欠连连,最后实在撑不住,干脆趴在床沿上休息。


        

李长天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之际,感觉自己被人轻轻揽到了床榻上。


        

等他再次睁眼,果然见自己正躺在床榻上,躺在燕殊身旁,燕殊也醒了,正看着他,见他睁开眼,十分突兀地偏开头。


        

李长天揉了眼睛一下,问:“你这两天去哪了?怎么伤的这么重?”想起昨晚燕殊的惨状,李长天还心有余悸。


        

“我收到密信,说寒鸦欲抓诗华年,便赶去了锦瑟坊。”燕殊将这两日子所经历的事娓娓道来。


        

李长天认真听着,在听到有一个和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黑衣人时,蓦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浑身发寒,他搓着手臂,说:“卧槽?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你确定?”


        

燕殊极其肯定地点了点头:“我确定。”


        

李长天:“……”


        

难不成他这个时空有个双胞胎兄弟?


        

不对啊,按照沈玉树的说法,他应当没有家人才对。


        

“你可记起了什么?”燕殊问。


        

李长天苦恼地摇摇头:“想不起来,我真的什么记不起来,什么也不知道,哎……”


        

燕殊犹豫了一下,伸手轻轻拍了拍李长天的头。


        

李长天笑道:“干啥呢,你哄小孩呢?”


        

燕殊一顿,讪讪地收回手。


        

“拍这!”李长天抓住燕殊的手,放自己肩膀上,“拍吧!”


        

燕殊:“……对了,锦瑟坊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可有人来寻我俩?”


        

“有,钟离来客栈找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出事,卧槽,真是吓得我魂都没了,还有啊,坊主和你口中的那位徐大人应当没事,她给锦瑟坊传了密信,让四位阁主不要找她。”李长天说。


        

燕殊吁了口气,点点头:“如今寒鸦的人藏匿在白帝城,此处暗潮涌动,对我们十分不利,毕竟敌暗我明,等等回客栈,我传信一封给义父,同他说明这件事……”


        

燕殊正说着,发现李长天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


        

李长天似乎想到什么,蹙起眉,表情纠结,带了些苦恼和无奈。


        

“怎么了?”燕殊问。


        

“燕殊。”李长天抬眸,看向他,轻轻唤他的名字。


        

两人面对面侧躺着,医馆内室小而安静,烛火已燃尽,剩下扭曲得有些可怖的残蜡。


        

李长天语气听起来很平静,其实全是惴惴不安:“我现在是真的没有出予镇之前的记忆,我不知道我是谁,有没有家人,曾经经历过什么,所以如果……”


        

“如果我真是寒鸦的人,或者与寒鸦有关系,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