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八十九章 锦衣公子偷跑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什么,什么叫二少爷不见了?”


        

暗侍低头抱拳,有些慌张地说:“那日二少爷独身下山以后,就让我们别跟着……”


        

“让你们别跟着,你们就不跟了?!”沈琼林猛地拍了桌子一下,气得破口大骂,“给我滚去仔细找,找不到二少爷你们也不用回天阙山庄了!”


        

暗侍领命,连忙召集人手,去找沈玉树。


        

暗侍们想来想去,总觉得沈小公子能去地方,除了歌舞坊,也只有花楼了。


        

然而他们翻遍了白帝城每一处歌舞之地、叩开了每一位沈小公子朋友的门。


        

可所有人都说没见过沈玉树。


        

沈玉树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转眼又到了深夜,天黑了个透,繁华的、夜夜笙歌的白帝城里鱼龙混杂,暗流涌动,仿佛是能吞噬寻欢作乐之人的庞然巨物。


        

沈玉树迟迟没有消息,沈琼林在天阙山庄坐立不安。


        

往常沈玉树出门游玩时,身边总有暗侍和家仆跟着,他从小到大,从未像这次这样,无人知晓他的去向。


        

沈琼林喊来那日最后见到沈玉树的家仆,挨个审问。


        

家仆都说只见沈玉树怒气冲冲地离开,并不知道沈玉树去了哪。


        

转眼又是一夜,沈玉树依旧了无音讯,沈琼林彻底急了,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他大骂着暗侍的无能,自己疾步往天阙山庄外走去。


        

-


        

而此时,沈玉树正身着破烂粗麻布衣裳,被人踩在地上骂。


        

沈玉树其实这些日子就在白帝城里,根本不难找。


        

只是暗侍都不相信,堂堂沈家二公子,会宁愿睡在小巷子里也不回天阙山庄,所以他们一个劲地在奢华的风月寻欢场寻人,根本没往街道巷子里看一眼。


        

而沈玉树第一天离家,就在路上寻了个砍柴人,和他换了衣裳。


        

砍柴人见沈玉树一身锦衣华服,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沈玉树穿上了又硬又扎人的粗布麻衣,虽觉得浑身难受,但他咬牙忍着,随后在白帝城街巷到处游荡。


        

第一夜被沈玉树这么晃荡了过去,还算平和。


        

第二夜沈玉树有点撑不住了,他身无分文蹲在漆黑的巷子里,又饿又困,满脑子都是沈琼林骂他的话,心里别提多难过了。


        

怎知老天爷还雪上加霜,大晚上,刮起了风下起了雨。


        

毫无防备的沈玉树被淋了个湿透。


        

小公子气得开口就要大骂老天爷,一阵夜风吹过,他打了个寒颤,骂的那些话悉数堵在了喉咙。


        

小公子从小到大,脾气一直很倔。


        

这次也是,都这样了,他也不打算回天阙山庄。


        

沈玉树在小巷子里待不下去,寻思着找个没雨的地方躲躲。


        

风雨大作,街道漆黑,沈玉树沿路走着,发现一户人家后院柴门没锁,于是偷偷溜了进去,躲在柴房里睡了一觉。


        

结果第二天被这户人家当成了小偷,直接从柴房里拖出来,按在地上骂。


        

沈玉树这么多年当爷当惯了,根本不懂得遇到这种事该如何为自己洗冤,只知道一个劲地说他没偷东西。


        

口说无凭,别人也不信,但家里确实也没丢贵重物件,家主让人训了沈玉树一顿,就把他丢出去了。


        

沈玉树摔了个狗啃泥,膝盖和手肘悉数磨破,小公子抿着嘴咬着牙,也没说什么,站起身一瘸一拐地走了。


        

走了两步,沈玉树有些走不动了。


        

他太饿了。


        

沈玉树揉揉肚子,想了想,慢慢往城郊挪去。


        

清晨,白帝城郊外旅人商客行色匆匆,马蹄声哒哒。


        

沈玉树往无人的偏僻小道走了几步,寻见一棵参天大树,树皮发皱皲裂,生满青苔。


        

沈玉树困惑地挠挠头,伸手扣下一小块树皮,放进嘴里嚼。


        

“呸呸呸!”沈玉树刚将树皮放进嘴里就立刻吐了出来。


        

那树皮又涩又苦又干,根本嚼不动。


        

“树皮要怎么吃啊……”沈玉树委屈地喃喃。


        

“这种树的树皮不能吃的。”忽然一个人的声音在沈玉树耳边响起。


        

沈玉树吓了一跳,转头看去,见一名衣衫褴褛的老乞丐正站在他身边。


        

老乞丐笑着说:“现在吃树皮,不如吃树叶,来,你跟我来。”


        

老乞丐带沈玉树来到一棵杨柳树,正是暖春,柳叶刚出芽,极嫩,老乞丐拗下一条柳枝,递给沈玉树:“给,吃叶子。”


        

沈玉树犹豫了下,摘了几片柳叶塞进嘴里。


        

柳叶甘甜娇嫩,确实比树皮好吃多了,可惜对沈玉树来说,依旧味如嚼蜡。


        

“好吃吗?”老乞丐笑着问。


        

“不好吃。”沈玉树苦兮兮地说。


        

“饿了就觉得好吃了。”老乞丐笑道。


        

“可是我现在就很饿,还是觉得不好吃。”沈玉树说,他顿了顿,又自言自语地说,“但是能填肚子……”


        

说着沈玉树又摘了几片柳叶,放进嘴里嚼,他将柳叶咽下肚子,对老乞丐说:“谢谢你教我吃叶子。”


        

老乞丐笑着摆了摆手,拿着竹仗端着破碗往城里走去。


        

老乞丐刚进城,发现大街上贴满了重金寻人启事,还有不少侍卫在挨个询问进城出城的人有没有看见一名身着华服的小公子。


        

老乞丐原本没在意,直到看了那张寻人启事上的画像……


        

-


        

沈玉树和老乞丐分别后,也没走远,就坐在树旁,拿着那根柳枝,边摘叶子边吃。


        

吃了一会,沈玉树吃不下了。


        

倒不是因为他饱了,而是那柳叶对于沈玉树来说,实在不像是能吃的东西。


        

沈玉树撇了撇嘴,将柳树枝放在一旁,心里盘算着自己这两天都做了些什么。


        

树皮也吃过了,粗麻布衣也穿过了,虽然昨晚睡得不是马棚,但是柴房应该也差不多……


        

沈玉树正思索着,忽然觉得手肘疼得厉害,他低头看了看手肘被擦破的地方,发现伤口沾满了泥沙,随便碰一碰就疼得不行,膝盖也是,本就有伤,被粗麻衣磨着就更疼了。


        

沈玉树叹了口气,撑着头,思索着自己该何去何从。


        

反正他就是不想回天阙山庄。


        

沈玉树正低头想着,忽然察觉身前一道黑影压下。


        

沈玉树困惑地抬头,见到来人后,蓦地起身,扭头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