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九十章 别闹跟我回山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琼林自然不会让他离开,一把死死地用手臂钳住沈玉树:“闹?还闹?跟我回山庄!”


        

“我不回!”沈玉树气得咬牙,伸手去推沈琼林。


        

沈琼林急了一天一夜,如今好不容易才抓了人,怎么可能让他跑,手上不由地用了几分力气使沈玉树根本无法挣脱,语气又气又心疼:“你瞧瞧你,才离开天阙山庄两天,就成了这副模样,还这边和我赌气,你只会赌气闹别扭……”


        

沈琼林突然噤声,因为他看见沈玉树眼眶红了。


        

沈玉树这两天,睡巷子的时候没哭,被雨淋的时候没哭,就连被人误会成小偷,按在地上训斥的时候,都只是觉得有些冤枉而已。


        

可沈琼林一句,你只会赌气闹别扭,竟让沈玉树双眼瞬间通红。


        

沈琼林果断道歉:“好了,是哥哥错了,是哥哥不好,回去吧,你身上还有伤,得赶紧回去用药才行,是我瞎说胡话,你别生气,你若是走不动,哥哥背你回去,好不好?”


        

让沈琼林意外的是,沈玉树听见沈琼林的道歉,非但没有顺坡而下,反而越发地委屈。


        

沈玉树咬着牙,发泄似地狠狠搓着眼睛,稍稍平复了下情绪,这才说:“我一直都没在闹,也没赌气,是你说,如果经历了那些事,就说不出堂而皇之的大道理,所以我就试着穿粗麻布衣,吃树叶,睡柴房马棚了……”


        

沈琼林:“什么?你去吃树叶,还睡柴房马棚了?”


        

“我知道我没用。”沈玉树没回答他,又搓了眼睛一下,“没经历过什么事,可我就是觉得,人不能做坏事,不能就是不能。”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沈琼林无言,沉默下来。


        

说完这句话,沈玉树再没说什么,乖乖和沈琼林回了天阙山庄。


        

但他一回天阙山庄,就把自己关在阁楼里,不吃东西也不处理伤口,谁敲门都不开,把沈琼林再次急得原地直打转。


        

事情闹成这样,沈朝那边是瞒不住了。


        

沈朝了解完前因后果,来到了沈玉树就寝的阁楼前。


        

沈琼林正在那,好声好气地敲门劝着。


        

家仆们见老爷来了,纷纷面露惶恐跪下行礼。


        

沈朝摆摆手,唤退了所有家仆,只留沈琼林一人。


        

沈琼林叹了口气,单膝跪下抱拳请罪:“请父亲责罚,是我没看好弟弟,让他撞见了事,最后还闹成了这样。”


        

沈朝连忙上前扶起沈琼林,语气温柔:“琼林,难为你了。”


        

沈琼林一顿,低下头:“不……是我的错……我应该……”


        

沈朝摇了摇头打断沈琼林的话:“琼林,是爹对不起你,不但让小时候的你吃尽了苦,还害你卷入权谋纷争中,爹有愧于你,而你一直做得很好。”


        

沈琼林喉咙一哽,没说出话来。


        

“你先去歇息吧,寻了玉树一天也辛苦了,去吧。”沈朝耐心地将沈琼林劝去休息后,叩响了沈玉树的门。


        

“玉树。”沈朝双手背在身后,笑着喊,“你是要把爹爹关在门外吗?”


        

沈朝话音刚落,门立刻从里面打开了。


        

沈玉树站在门口,委屈得双眼通红,他吸了吸鼻子,喊:“爹……”


        

“嗯。”沈朝伸手拍了拍沈玉树的头,见他膝盖有伤,说,“我们进屋,坐下来谈罢。”


        

沈玉树点点头,侧过身,让沈朝进屋。


        

两人在案桌前坐下,沈朝取了干净的巾帕,用温水浸湿,替沈玉树擦手肘上伤口里的泥沙,无奈地笑道:“怎么摔成这样。”


        

沈玉树看着沈朝,突然道:“爹,那日晚上,和你们在一起的那些黑衣人,他们绑架了我的朋友,爹,你……知道这件事吗?”


        

沈朝动作一顿,随即笑了笑:“哎呀,吾家小儿初长成。”


        

“爹!”沈玉树急了,语气重了三分,“是你从小教诲我,要多行善,且万万不能行恶的!”


        

面对沈玉树的质问,沈朝并未动怒,他甚至都没着急,他浅浅笑着,面容和善,温润如溪,等沈玉树说完,才点点头道:“嗯,没错,多行善事,万万不能作恶,做人本就该如此,无论过去还是今后,爹都会如此教诲你。”


        

“那……那爹你……”沈玉树困惑地看向沈朝。


        

沈朝笑着问:“玉树觉得爹是坏人吗?”


        

沈玉树一愣,随后摇了摇头。


        

沈朝轻轻拍了拍沈玉树的头,笑着给予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沈玉树如同被鼓励了一般,他一下拉住沈朝的手臂,说:“爹,你一定得帮我找到是谁绑了我的朋友,你要救出他!”


        

“好。”沈朝点点头,“爹爹答应你。”


        

沈玉树眼底,瞬间有了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