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九十三章 受刑的心理准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长天屏息侧身,整个人紧紧贴在一边的门上,伸手小心翼翼地将门缝又推开了一些。


        

木门吱嘎一声响,李长天僵在原地。


        

好在屋内似乎并没有人,就算发出异响,也无人过来查看。


        

李长天稍稍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却见里头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除了腥臭,屋内还传来诡异的敲击金属的声响,好似什么东西在铁笼里挣扎。


        

李长天斟酌片刻,猫着腰偷偷溜了进去。


        

他身子贴着墙壁,见自己前方不远处有一扇窗户,窗户虽然被厚布遮着,但隐隐还是漏进了些光亮。


        

李长天脚步极轻地走了过去,掀开厚布的一角,让光可以从窗户透进。


        

这下,李长天总算看清了屋内的事物,他一瞬愕然。


        

屋内正中央摆着一条长木桌,木桌上摆着许多瓶瓶罐罐、药槌、器皿,里面似乎装着什么药粉,桌面显得十分凌乱。


        

木桌的两侧,是叠起来的铁笼,铁笼里,竟是一只只猴子!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少铁笼四周还洒着暗红色已干涸的血迹,看起来着实骇人。


        

那些猴子有的蜷缩在笼子里,没什么力气,有的则显得十分暴躁,不停地上蹿下跳。


        

想必之前的嘶鸣,就是这些猴子发出的。


        

李长天还在惊讶之际,忽然敏锐地听见屋外传来脚步声!


        

他连忙放下厚布,弯腰藏在角落的一个铁笼背后。


        

木门被推开,外面走进两人。


        

其中一名声音尖锐难听,他桀桀地笑着:“沈王爷,您需要的药我已研制成功,你瞧,就是这药丸,常人服下,短时间内将会力大无穷,以一敌十。”


        

沈王爷?


        

听见称呼的李长天心里咯噔一声。


        

另一名被称为‘沈王爷’的人问:“可对身体有害?”


        

“当然是有的,虽然不致死,但服下此药的人,在药效过后,筋骨会错乱,浑身上下剧疼,虽然不至于丧命,但要在床榻上需要静养近一个月,才能慢慢恢复过来。”声音尖锐的人回答,“三楼不是关押着秦决明的义子,不如拿他试试药?”


        

另一人说:“不妥,我会寻个人给你试药的。”


        

“那便多谢王爷。”


        

两人边说着,边往外走去。


        

直到两人离去多时,李长天还浑身紧绷地缩在角落,呼吸急促,脑子嗡嗡作响。


        

卧槽!!!


        

秦决明义子!!


        

秦大人你应该只有一个义子吧!!


        

那不就是燕殊?!


        

怎么回事?什么叫关押?


        

难道燕殊根本没有离开白帝城,在前往京城的路上被寒鸦抓了回来?


        

“艹!”李长天急得忍不住骂了句脏话,他细想刚才两人的对话——他们提到了被关押的人在三楼。


        

而此处,应当是阁楼的第二层。


        

李长天小心地探出头,确认房间里无人后,连忙走了出去。


        

他疾步来到阁楼的楼梯处,前后左右探查了一番,随后往楼上走去。


        

楼上拐角处有光,看来三楼不似二楼、一楼那般昏暗。


        

正此时,楼上传来了脚步声,拐角处出现一道影子。


        

李长天连忙手一撑,直接从三楼的楼梯上翻了下去,他动作极轻地跳到二楼后,立刻藏在一个朱漆木柱后。


        

从三楼下来的人,正是那名与李长天样貌一模一样的侍卫。


        

阿无不知为何衣裳湿了大半,他神情不悦,似乎是在哪里碰了壁,因此显得十分烦躁,所以疾步走下阁楼,根本没注意到角落的异常。


        

李长天静静等他离开,从朱漆木柱后走出,一路往三楼去。


        

他来到二楼至三楼的拐角处,偏头看了一眼,立刻将身子缩了回来。


        

三楼的楼梯口有黑衣守卫!


        

这怎么办?


        

楼梯口那么窄小,根本不可能从旁边绕过去。


        

李长天忽然想到什么,他深呼吸了一下使自己镇定下来,随后大步流星、堂而皇之地往上走去。


        

楼梯口的守卫听到脚步声,都蓦地转头看过来,在看到李长天后,纷纷惊讶。


        

“大人,您不是才离开么?为何又回来了?”


        

“嗯,有事。”李长天点点头惜字如金,生怕说得错得多。


        

他抬头环视阁楼第三层的构造,不禁心里哀叹一声。


        

为什么第三层也有这么多个房间!!!


        

燕殊你被关在哪啊!!!


        

李长天脸上不动声色,故作深沉,指了其中一名侍卫,说:“你,和我去见秦决明的义子。”


        

说完这句话,李长天的心脏都快蹦出胸膛了。


        

如果侍卫并不知道燕殊关在哪,那他不是阿无的事,也会跟着一并暴露。


        

还好侍卫立刻抱拳行礼,答道:“是!大人。”


        

说着侍卫朝东走去,李长天连忙跟上他,并故意慢他半步。


        

侍卫走到一间厢房前停下了脚步,李长天知道就是这里,冷静地推开门。


        

虽然已经做好了看到燕殊受刑的心理准备,但李长天看到屋里的情况,还是一瞬间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