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九十四章 胆敢再动他试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屋内。


        

燕殊青丝散乱,双手双脚都被绳索紧紧束缚着,就连脖子上也勒了一道。


        

他浑身湿透,神志不清地倒在地上,而他的身旁,有个盛满水的大浴桶,浴桶四周全是泼洒溅出的水,可以看得出曾经有人在浴桶里挣扎过。


        

李长天垂落在身侧的手瞬间攥成拳。


        

他妈的!水刑!


        

李长天原本以为只是拷打之类的,没想到他妈的竟然是水刑!!


        

这种折磨人的方式极其痛苦,受刑人不但会感到窒息和淹死的恐惧,甚至会大量的水吸入胃、肺部、支气管,以至于身心俱伤。


        

李长天忽然想起方才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离去时脸上的懊恼。


        

想来应当是如此残酷的水刑,也没能让燕殊开口。


        

李长天花了好大的功夫才使自己冷静下来,他不易察觉地深呼吸了一下,蹙着眉上前,半蹲在燕殊面前。


        

燕殊一动不动地躺在湿漉漉的地上,散乱的青丝覆面,胸膛没什么起伏。


        

水刑是极有可能使犯人溺亡的……


        

燕殊该不会已经……


        

李长天脑袋嗡嗡作响,他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探了探燕殊鼻息,随后猛地吐出一口气。


        

还好还好,燕殊还活着。


        

但是……


        

李长天发觉燕殊气息热得有些不对劲,他伸手摸了摸燕殊的额头,果真触手滚烫。


        

燕殊发烧了。


        

估计这不是燕殊第一次经受水刑。


        

好似有一只干枯利爪,穿进李长天的胸膛,狠狠地捏住他的心脏,恨不得捏个粉碎。


        

“大人,你怎么了?”


        

身旁的侍卫忽而开口问。


        

“没事。”李长天冷冷地回答,他伸手解开燕殊身上的绳索,将他背起。


        

“大人,你这是?”侍卫困惑。


        

李长天边大步往门外走去,边说:“郡主下命,将此人囚禁于别处,让我来带他离开。”


        

李长天话音刚落,侍卫突然拔刀,拦住了李长天的去路。


        

“大人。”侍卫紧紧盯着李长天,说,“郡主也曾有命令,说谁也不能带此人离开这个房间,就算是大人也不行,话说大人,您为何离开后又重新出现,而且还换了件衣服呢?”


        

李长天不慌不忙地回答:“用刑时弄湿了衣裳,回去换了一件干净的衣裳过来,不行么?”


        

侍卫顿了顿,他又道:“以防万一,还请大人给我看看您的身份令牌,大人见谅。”


        

“好。”李长天放下燕殊,点点头后朝侍卫走去,“我这就拿出令牌给你看看。”


        

李长天走近侍卫,手揣进怀里片刻后又拿了出来。


        

然而就在侍卫低头往他手里看去的刹那,李长天突然发难,瞬间举起手打晕了侍卫。


        

“你怎么一会聪明一会笨的?”李长天拨弄了倒地的侍卫一下,嘟囔一声后,转过身去想将燕殊背起。


        

李长天忽而想到什么,动作麻利地将那名侍卫扒光,随后把干燥的黑衣给燕殊换上,又脱下自己的外衫盖在燕殊的脸上,使人看不出他的面容,然后背起人,一鼓作气地往外跑。


        

外头的侍卫正兢兢业业地看守着楼梯口,就见李长天背着一个人小跑出来,侍卫们纷纷困惑地喊:“大人?!”


        

“这是刚才那名侍卫,他突然晕倒了,我背他去看大夫。”李长天急匆匆地喊,“都让开!”


        

说完,李长天也不顾其他侍卫的疑惑询问,一步并作两步地往下跑。


        

哪知他才跑到阁楼二层,迎面走上来一名北狄人。


        

那北狄人体型庞大,而楼梯窄小,他一个人堵在楼梯上,其他人根本过不去。


        

两人就这么直直地碰了面。


        

李长天心底一惊,但还是极快地冷静下来,背着被衣服盖住脸的燕殊若无其事地继续往下走去。


        

那北狄人看了他一眼,竟侧身让了让。


        

李长天忍不住在心里吁了口气,稍稍放松下来。


        

哪知李长天经过北狄人身边的时候,北狄人忽而伸脚,绊了李长天一下!


        

措不及防被发难,李长天还背着一个人,根本无法稳住身形,他往前一仰,随后跌了下去。


        

跌在楼梯上的一瞬,李长天猛地把一起跌出去的燕殊扯进怀里,紧紧地护着他。


        

他就这么抱着燕殊,滚下七八阶楼梯,最后背和脑袋狠狠磕在地上,这才止住了翻滚的身形。


        

燕殊被李长天紧紧抱在怀里护着,几乎没有磕到,只是最后李长天落地时,从李长天怀里摔到了一旁。


        

李长天疼得双眼发花,耳鸣头疼,一时间根本缓不过神来。


        

而与此同时,那北狄人走下楼梯,单手揪住燕殊的领子,嗤笑一声,将其往楼上拖去。


        

那北狄人拖着燕殊走了两步,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冷冷地说。


        

“你再拖着他走一步试试。”


        

北狄人一顿,转头看去。


        

李长天慢慢站起身,咽下一口血沫,眼里全是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