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九十九章 你亲口问过了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信你。”


        

三个字,从燕殊口中说出,看似轻飘,却重如九鼎,李长天没由来地喉咙一哽。


        

“咳……”燕殊说完这三个字,忽然轻咳一声,整个人头昏脑涨地倒了下去。


        

“燕殊?”李长天一慌,上前扶他。


        

“没事,软骨丸药效发作了。”明明是李长天劝燕殊吃下·药,此时燕殊却显得比李长天淡定许多。


        

燕殊依靠着床柱,强撑着自己,生怕李长天跑了似地拽住他的手臂:“李长天,当年害死我爹的五名寒鸦刺客,早已被我义父送去了黄泉路,而九年前,你也不过是名十一岁的孩童,我再不讲道理,也不该将仇恨和怨气发泄在你身上,咳……”


        

“慢些说,慢些。”李长天瞧他这虚弱的模样,实在有些慌。


        

“但是李长天。”燕殊忽而话锋一转,“可你,终究与寒鸦、与韩涯有关,而我与韩涯素来势不两立,若你执意归顺寒鸦,那我与你,正如常言所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李长天说:“我没有归顺寒鸦,我……”


        

“方才,我听他人与你的对话,猜想你的姐姐应当就是那位消失了半年的北狄和亲郡主,对吗?”燕殊问。


        

李长天一顿,点点头。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如今郡主隐匿在此,以至于朔方边疆外北狄对着中原虎视眈眈,所以和亲郡主必然与韩涯在密谋什么。”燕殊说,“你若心向郡主,就算不曾归顺寒鸦,也同样与我各从其志。”


        

李长天沉默下来,无法反驳。


        

因为燕殊说的一点没错。


        

燕殊继续说:“李长天,人活一世,各有去处,此为抉择,你无法事事求得两全,你得去了解、看透眼前纷杂之事,再以自己的立场、自己的想法去做出自己的决定,李长天,别被任何人蒙蔽双眼,别随波逐流,别顾左言他。”


        

燕殊说得很平静,但对李长天来说,却振聋发聩,醍醐灌顶。


        

他确实该好好思考下自己的立场。


        

不过燕殊未免也太冷静了,明明是当局之人,却如旁观者一样清楚。


        

“你竟然……不骂我?”李长天挠挠头,有些反应不过来,“我都做好被你揍的准备了。”


        

燕殊眉一蹙,目光落在李长天的嘴角上。


        

他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抚上李长天那处的淤青。


        

“嘶……”李长天小小声吸了口气。


        

燕殊失神怔然片刻,收回手,突然道:“李长天,你方才为什么不还手?为什么任那人欺辱你?”


        

“啊?”李长天觉得燕殊似乎有些生气。


        

转念一想,李长天又觉得应该是自己的错觉。


        

毕竟知他与寒鸦有关后,燕殊都能沉着冷静地和他讲一堆大道理,这样的燕殊又怎么会因为这种事生气。


        

“我姐和我说,我以前是个傻子。”李长天仰头笑了笑,“所以你不觉得那人说得很有道理么?我确实拖累了别人,所以该挨这样的打,该受这样的骂。”


        

“我不觉得有道理。”燕殊冷冰冰、硬邦邦地说。


        

李长天:“……咦?”


        

“你为何要听信别人的片面之词?”燕殊问。


        

“也不算片面之词吧。”李长天挠挠头,“毕竟我也觉得自己……”


        

“李长天。”燕殊突兀地打断他的话,“你问过那些人吗?”


        

李长天一怔,眨眨眼看向燕殊。


        

燕殊:“那些你觉得自己在拖累的人,你亲口问过他们了吗?问他有没有把你当累赘了吗?”


        

“不是,这也不能问吧……”李长天有些懵,“我……”


        

“那他们在想什么,你如何知道?”燕殊不依不饶地说。


        

李长天:“……”


        

是的,李长天从未问过。


        

他自顾自地钻着牛角尖,捂住自己的双眼,拒绝温暖,拒绝光明。


        

所以他一直不知道。


        

在他向外婆要走学杂费的钱后,外婆会和隔壁的老人家说。


        

“哎呀,我那个外孙,读书可厉害了,人也乖,特孝顺,有他在,家里热闹多了呢。”


        

在他住进姑姑家的杂物间后,姑父会和姑姑说。


        

“长天也太懂事了,你瞧瞧那杂物间整理得,太干净了吧,可惜我们家没多个房间,让他住杂物间,真是太委屈他了。”


        

在他被请假的伯母送进医院后,伯母会打电话给公司说。


        

“我家有个孩子生病了,嗐,工资扣就扣吧,钱能有孩子身体重要吗?当然得陪着孩子啦!”


        

那些无可奈何地辗转。


        

真的是因为外婆身体不好,怕照顾不了长天。


        

真的是因为姑姑家太小,怕长天住得不舒服。


        

真的是因为大伯家太吵,怕影响到长天高考。


        

仅此而已。


        

他们从未把他当作累赘。


        

他一直是他们的血浓于水的家人。


        

只可惜,李长天从未问过。


        

“我能不能就住这,不搬了?”


        

李长天不知道的是,这句话的回答,永远会是。


        

“当然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