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一百章 一朝逢春绕心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燕殊一开始,觉得李长天应当是位性情直率、易懂易看透之人。


        

他喜便是喜,哀便是哀,随心随性,不刻意隐藏。


        

但是相处一段时日后,燕殊才发现自己想错了。


        

李长天的喜很简单,春和景明、新奇事物、佳肴美馔、酒销千愁都可以让他欢喜。


        

但是李长天的哀,燕殊从未看透过。


        

李长天在受刑后,会依旧笑嘻嘻地开玩笑,被人误解误会他也从不气恼,该解释就解释,倘若别人不信他,他也懒得多说。


        

相识这么久,燕殊好像从未见李长天伤心过。


        

可人有七情六欲、有喜怒哀乐,李长天说到底,也不过一介凡人。


        

他不可能不会悲伤,他不显山不显水只是因为他将哀痛藏得极深。


        

这样的人,倘若某日忍不住将悲恸流露在脸上,该是怎样一副痛彻心扉的光景。


        

越是相处,燕殊就越发现李长天不如他所想得那般易看透。


        

但是方才,燕殊看到李长天被他人质问后所表现的种种。


        

燕殊好像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明白为什么自己想出手相助时,李长天却对自己有片刻疏远。


        

明白为什么在朔方,他本不愿跟自己离开,直到自己说出那句:我希望你跟我一起走。


        

明白为什么李长天时不时就要提起去朔方军营当兵之事。


        

明白为什么一路上,李长天总是说:“你让我帮帮你呗。”


        

甚至明白了为什么那日客栈道别,李长天笃定地说自己想留在白帝城。


        

“李长天。”燕殊看着他,缓缓开口问,“你很怕拖累别人吗?”


        

“啊……”猝不及防被这么问,李长天有些不好意思,他挠挠头,没有否认,“是啊。”


        

燕殊双眸微微睁圆,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李长天。”燕殊忖量片刻,开口道,“一个人立命天地,不可能时时一往无前,世人皆有仿徨无助之时,你又何必扼杀你的脆弱。”


        

李长天惊讶地看着燕殊。


        

“真正爱你之人,不会在你歇斯底里之时,要求你不哭不闹。”燕殊望着李长天,温润似溪,语气轻柔地说,“你只需不去思考,依赖他们就好。”


        

燕殊说完,一向伶俐的李长天却如同被石化一般,直愣愣地看着他,也不应声。


        

万里烟柳,浮云出岫,斜晖脉脉水悠悠。


        

云淡淡,水悠悠,一朝逢春绕心头。


        

这不是燕殊第一次安抚李长天,李长天一直觉得燕殊的劝诫安慰犹如和煦春风,一拂千山绿,再无万古愁。


        

可这次,李长天不止觉得他温尔儒雅。


        

他还……


        

还觉得燕殊真好看……


        

之前李长天也觉得燕殊样貌出众,气质出尘。


        

可现在,却有些不一样。


        

但是到底是哪里不一样,李长天又说不上来。


        

燕殊身着白净的中衣,三千青丝散落在肩头,因服了软骨丸,不得不依靠在床柱旁,毫无血色的脸庞如官窑白瓷,想必触手微凉。


        

李长天不是没见过受伤的燕殊。


        

他见了好几次了。


        

可独独就是这一瞬,怜惜和心疼一鼓作气涌上心头,毫无缘由。


        

“李长天?”见李长天久久无言,燕殊轻声唤他。


        

“啊……”李长天猛地回过神来,连忙道,“我知晓了,谢谢你,嘶……”


        

李长天本想对燕殊笑一笑,缓解下有些尴尬的气氛,谁知扯到了受伤的嘴角,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燕殊眉头一蹙,强撑着因软骨丸发作而无力的身子,伸手抚上李长天的脸庞,手指轻轻按在他的嘴角上。


        

燕殊手指冰凉,抵在微微发疼的嘴角令李长天莫名感觉舒适。


        

然而让李长天意想不到的是,燕殊忽然神情严肃地凑近他,细细察看他的伤口。


        

李长天:“……”


        

卧槽,好近!


        

不过,有一说一,燕殊真担得起‘美人如玉’四个字。


        

这眉眼,这鼻梁,这薄唇……


        

咳。


        

“没事,小伤。”李长天不知为何有些心虚,偏开头。


        

“勿动,我看看。”燕殊轻轻掐着李长天的下颚,扭过他的脸,并不打算让他逃走。


        

“不是,别……”李长天握住燕殊的手腕,有些推拒。


        

正此时,厢房门被打开。


        

李秋水走了进来。


        

她一抬头,就见床榻上,李长天和燕殊两人青丝散乱,衣衫不整,纠缠在一块。


        

李秋水:“……”


        

李秋水默默退出厢房,又把门给关上了。


        

燕殊:“……”


        

李长天:“……”


        

-


        

片刻之后,李长天满脸通红,打开房门,探出头。


        

李秋水站在门口,满目感慨、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姐,那什么……”李长天怯怯地喊了一声。


        

“长天啊。”李秋水笑着问,“你知道这门,从里面插上门栓后,外面就打不开了吗?”


        

李长天:“……卧槽,我不知道,原来还可以这样啊,等等,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件事?”


        

李秋水只笑不答。


        

“姐,你误会了……”李长天单手扶额。


        

“嗯嗯。”李秋水也不反驳,笑眯眯地点点头。


        

李长天单手扶额变成了双手抱头。


        

“对了,软骨丸让他服下了吗?”李秋水问。


        

李长天抬头,回道:“服下了。”


        

“那就好,那姐姐先走了,你赶紧回屋吧。”李秋水挥挥衣袖。


        

“等等。”李长天忽然喊住她,“你有空吗?可以……可以聊聊吗?”


        

李秋水一愣:“现在吗?”


        

“嗯对,现在。”李长天答道。


        

“姐姐是有空闲,就是……你确定现在么?”李秋水意味深长地往屋里看了一眼。


        

“啊啊啊我确定!!!”李长天红着脸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