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竹影婆娑,寒风染袖。


        

韩涯将白玉簪扎进李秋水的侧颈后,神情淡定地退了几步,但似乎只是不想染上污浊的血迹而已。


        

他没有一点悲伤,眸中的无情和冷酷,令人不寒而栗。


        

李秋水死得太过突然,一时间,寒鸦刺客根本无人能反应过来。


        

还是沈朝先上前一步,道:“王爷,你脸上的伤……”


        

韩涯摸了一下侧脸上被银针划出的血迹,伤口明明很深,他却仿佛感觉不到疼。


        

“无事,等等回天阙山庄再处理。”韩涯轻描淡写地说,他望着李长天怀里渐渐冰冷地尸体,无奈地摇了摇头,“寻个清静宜人的地方,替郡主建个坟冢,好好葬了她,该做的法事,一件都别落下。”


        

“知晓了……”对于韩涯的杀伐果断,就连沈朝都觉得心有余悸,他低头抱拳应道,忍不住感慨一声李长天怕是难逃一死了。


        

“至于此人……”韩涯看向李长天,眼睛微眯,道,“将他带回天阙山庄,关牢,看牢。”


        

沈朝一愣:“带回去?”


        

“对。”韩涯点点头,他忽然意味深长地看了沈朝一眼,“怎么,你也觉得我想杀他?”


        

“我……”沈朝被韩涯看得心里一惊,惶惶低下头。


        

“我其实根本就没打算取他性命,方才不过是试探郡主,谁知她竟闹这么一出,也罢,反正留着她也没有用处了,毕竟中原与北狄,必有一战。”韩涯冷冰冰地说,他看向李长天,语气毫无波澜,“不取他性命,因为留着他,还有用处。”


        

一语毕,韩涯忽而冷笑数声,诡异的笑声回荡在竹林里,令人毛骨悚然。


        

-


        

数日后,天阙山庄。


        

已是深夜,月朗星稀,山峰上子规啼夜月,叹不尽的愁。


        

戒备森严、布满守卫的阁楼上缓步走进一人。


        

那人默默地走到一个门口站着数名侍卫的厢房前,拿出令牌证明了自己的身份后,推开门走进厢房。


        

此人正是阿无。


        

他似乎很疲惫,双眸浑浊,布满血丝。


        

阿无踏入房间后,将门紧紧地关上,并插上了门栓。


        

随后他走进内室。


        

内室不大,摆设和陈列素净且简单,毫无花纹的黄木圆桌旁,放着一张软帐架子床,阿无走到床榻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缩在床角的人。


        

那人好似在怕什么,双手环抱膝盖,整个人紧紧地缩成一团,他的手腕、脚腕都束着铁链,脖子上还挂着一个沉重的铁箍,磨得他白皙的脖子发红。


        

听见声响,缩在床角的那人抬起头来,见来人是阿无,他竟呵呵地笑了起来,意味不明,且笑声古怪。


        

这个人,明显神志不清,是个傻子。


        

而此人,正是李长天。


        

数日前,李长天被寒鸦刺客绑回天阙山庄后,因遭受莫大打击,竟变得呆傻痴愣起来,每日蜷缩在床榻上,一会嬉笑一会哭闹,心智如同孩童。


        

韩涯听闻此事,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嘱人务必看好李长天。


        

“嘿嘿,呵呵。”李长天抬头看着阿无,嘻嘻笑着。


        

见李长天这等模样,阿无忽而暴怒,双眼血红地上前一把揪住李长天的前襟,将他狠狠往墙上撞去。


        

“呜呜呜!!”李长天被吓了一跳,双手抱头哭喊道,“别打我,别打我。”


        

“为什么啊!为什么你活着,郡主却……郡主却……”话说到一半,阿无声音发颤,竟带上了哭腔。


        

“呜呜呜,嘿嘿嘿。”李长天又是哭,又是笑,他看着阿无,似乎完全不理解他的行为。


        

“都是你,都是你这个傻子,把郡主害死的!”阿无怒吼道,“你为什么不早点去死,为什么!”


        

“呜呜呜。”李长天又哭了,“姐姐,我好想她,呜呜呜。”


        

“为什么……为什么……”阿无眼里全是痛苦,他知道自己的威胁和怒吼,李长天根本听不懂,所以与其说他今日是来质问咒骂李长天,不如说他是想找个地方倾诉。


        

两声‘为什么’问完后,阿无忽然跟着哭了起来,他松开李长天的衣襟,无力地跪在床榻上,跪在长天面前,他双手捂脸,嚎啕大哭:“不是你啊,是我,是我害死她的啊,是我告诉韩大人你们要逃跑的消息,是我,都是我!可我是希望韩大人能带她回来啊,我不想她离开,为什么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不是韩大人的女儿吗,都怪我……怪我啊……”


        

阿无忽而抬手,边哭边狠狠地扇着自己巴掌,一下一下,极重极狠,数下之后,他那张易容的脸一点点歪了,变得扭曲可怖起来。


        

他就这样哭喊着,甩着自己的巴掌,直至脸颊变形,嘴角溢血。


        

“呵呵呵呵。”李长天蜷缩着身子,将头埋在膝盖里,他忽而又傻乎乎地笑了起来,“姐姐,对我最好了。”


        

窄小昏暗的内室,门窗紧闭,月光透不进。


        

一个疯子在哭,一个傻子在笑。


        

甚是吵闹。


        

-


        

大半个月后,仲秋中旬,京城,风云诡谲。


        

上次与李长天白帝城分离后,燕殊在沈朝的帮助下,找到了徐一弦大人,两人取得藏起来的物证后,快马加鞭赶回了京城。


        

韩涯勾结北狄,残害三十三名锦衣卫的证据,摆在了皇上面前。


        

一时间,权谋风云,政变四起。


        

摄政王韩涯终究是大树根深,这样确凿的证据呈堂,皇上在朝堂上弹劾摄政王,竟然还受到了阻力。


        

那日,燕殊作为御前侍卫,护在大殿上,亲眼看见三代老臣对着皇上叹道:“皇上,当真要六亲不认,不重天伦,不通人情吗?都道法不诛心,此非人心所向之事,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更何况韩王爷此举,说不定还有冤屈。”


        

“自古有言,蒲鞭之政得人心,内仁外义乃明理,皇上,请三思啊。”


        

声声谏言,苦口婆心,句句泣泪。


        

瞧瞧,话语真是妙哉。


        

能藏真相,能毁人心,能颠倒黑白,能指鹿为马。


        

能搅得这澄清的玉宇浑浊不堪。


        

就连平日里雷厉风行的皇上,在这句句质问下,也沉默了。


        

他可以剥夺韩涯的权,但他不能下令抄韩涯府邸,更不能派人缉拿他。


        

因为韩涯是他的亲伯父,那是无言的血脉里,代代相传的规矩。


        

但是第二日,朔方一封关于北狄侵犯边境的急报传到皇上手里。


        

当天下午,皇上再不顾劝阻,雷霆手段,大义灭亲,摄政王韩涯府邸被抄,一时间朝堂文武百官惊起,人人自危。


        

锦衣卫赶到韩涯府邸时,发现他宅邸里重要的物件都被毁了个一干二净,余下的人,也只是些不知情的家仆奴婢而已。


        

看来韩涯这个老狐狸在去白帝城时,早已料到京城即将发生的事情。


        

眼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短短三日后,白帝城相关官员匆匆来报,说知府被人刺杀,惨死府邸,韩涯与十四年前去往白帝城养病的沈王爷一起,接管了白帝城大小事务。


        

可他们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封城。


        

又是三日。


        

皇上派三千御林军即刻前往白帝城,表明上是说派人探明韩涯王爷何故如此,实则是缉拿韩涯王爷回京城领罪。


        

大理寺少卿燕殊被任命为副统领。


        

可统领是谁,皇上迟迟未做出决定。


        

直到即将出发的前一天,朝堂上出现了一人。


        

一个离开京城十年的人。


        

他身着银镜盔甲,抱拳单膝跪在大殿上,震惊了所有人。


        

皇上看着他,看着他染着霜的鬓边,没由来地想起十年前,自己刚被扶持为傀儡皇帝时,他来寻自己。


        

他说:“您之前装疯卖傻求个苟活也就罢了,如今都利剑悬在脖颈上了,您还要藏吗?”


        

皇上当时说:“我同样痛惜子卿之死,可你也知道韩涯的势力之大,根本不可能轻易撼动,你拿什么和韩涯作对?”


        

他目光坚定,语气薄凉:“我的所有,我的一生。”


        

而如今,距离他说完这句话,已经过去十年了。


        

人生苦短,能有几个十年。


        

朝堂上,皇上看着秦决明,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命,朔方节度使秦决明率三千御林军即刻前往白帝城,缉拿叛党,以护安宁。”


        

秦决明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他一字一顿地说。


        

“遵旨。”


        

他回答得极冷静,可手却在微微颤抖。


        

他抬头,恍惚间,看到燕子卿站在面前,眼眸含笑。


        

一如十五年前的某冬日。


        

少年意气的他去落满银杏叶的太医殿寻燕子卿,见燕子卿伏案,正在两张红纸上写着什么,小燕殊在一旁踮着脚尖看着。


        

秦决明一边笑嘻嘻地抱起小燕殊和他玩耍,一边问燕子卿:“在做什么?”


        

“写对联。”燕子卿笑道,“快要冬日了,贴门上喜庆。”


        

“对联是什么?”秦决明说。


        

“祝福。”燕子卿答道。


        

“啊?”秦决明懵了。


        

燕子卿忽而笑了起来,双手合拢,对着秦决明作揖,说。


        

“祝君,天增岁月人增寿。”


        

“祝君,春满乾坤福满门。”


        

“祝君,仙福永享。”


        

“祝君……”


        

燕子卿祝福的话萦绕在秦决明耳边,跪在大殿上的他抬起头来,和着那声声祝福,说。


        

“臣定不让皇上失望,将叛党缉拿回京……”


        

【祝君……】


        

“万死,不辞。”


        

【寿与,天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