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竟把他弄丢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几名领头的北狄将士没想到韩涯会如此杀伐果断,皆愣了。


        

其中一名北狄将士回过神来,冷笑道:“这可是血仇!你说消气就消气?耍我们呢?!”


        

另几名将士纷纷附和,一时间,气氛剑拔弩张。


        

韩涯像是早料到他们会这样说一般,不急不躁,丢弃手中还在滴血的长剑,端起桌案上的茶壶,用茶水洗净双手,神情淡然,语气沉稳,他说:“几位将士,斯人已逝,血债已偿,我想如今这等局势下,不该拘泥于已死之人的事。”


        

说着,韩涯从怀里拿出一封兽皮文书:“这是前几日从北狄快马加鞭送来的信,由北狄可汗亲手写下并且盖了印章,今晚,北狄将向朔方发起突袭,可汗命各位将士夺占白帝城,控制粮仓,各位可以看看。”


        

几名将士对视一眼,拿过那封兽皮文书,仔细看了起来。


        

兽皮文书上,确实是北狄可汗的字迹,并且盖了他们北狄独一无二的印章。


        

“各位,请赶紧集结将士,不负北狄可汗期望,趁着夜色,一举夺下白帝城粮仓吧,我等也会协助各位的。”韩涯慢悠悠地说。


        

既然有可汗的亲笔文书,几名将士首领自然不敢怠慢,甩下一句‘虽然凶手已死,但此事没完’后,便匆匆离开了。


        

一旁的沈朝心中一惊,浑身血液倒灌。


        

糟了!他与秦决明商议明早才领兵入城护百姓!


        

万万没想到,韩涯竟一开始就打算派北狄将士侵占白帝城,他根本没将无辜的百姓放在眼里!


        

沈朝深呼吸一口气,忽然想起什么,急匆匆奔到李长天身边,半跪在地上,试探他的呼吸和脉搏。


        

那人倒在血泊里,静静地阖着眼睛,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


        

沈朝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


        

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他该如何向燕大人交代。


        

“沈王爷。”一旁的韩涯缓缓开了口,他淡淡道,“我俩,多年未曾好好聊聊了,如今终于得了空闲,便来谈谈心吧。”


        

沈朝也不慌,他缓缓站起身,看向韩涯,道:“韩大人,今天,真是个大日子呢。”


        

韩涯听了一笑,不置可否。


        

厅堂内,烛火忽明忽暗,是非曲直,人心难测。


        

韩涯缓步走到窗扉前,抬头眺望,瞧那薄凉月光,照向九洲四海。


        

今夜。


        

天下粮仓白帝城,即将民死兵伤,乱成一团。


        

遥远的朔方边境,北狄铁骑侵犯,烽火连天。


        

暗潮涌动的京城,余孽乱党作祟,命犯七杀。


        

十四年前无心埋下的祸根,终是换来忠良自绝,化作鬼魅,为非作歹。


        

-


        

-


        

而此时,燕殊从晕厥中缓缓醒来,他头疼欲裂,有那么一瞬脑袋空白,忘记了自己身在何方,忘记之前发生了何事。


        

但是很快,被打晕前的记忆一股脑地涌进脑海。


        

“李长天!”


        

燕殊惊慌失措地喊出声,下意识地想要站起身,喉咙手臂却蓦地一疼。


        

他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的脖子和身上都缠着铁链,并且被绑在了床柱上。


        

不过那些寒鸦刺客似乎离开得很匆忙,那些铁链绑得并不是很紧。


        

燕殊环顾四周,见桌椅可怜巴巴地倒在地上,屋内空荡荡,再不见其他人。


        

李长天不知去向。


        

燕殊焦急万分,试图挣脱锁链,可那铁链虽然绑得松,终究还是卡着他的手腕、扭着他的胳膊,让他的双手难以抽出。


        

一想到李长天有可能在哪受刑受苦,燕殊越发心急如焚,他闭眼深呼吸了两下,蓦地狠下心,使了全劲,将右手猛地往外一抽。


        

“唔……”


        

撕裂刮擦的疼痛瞬间涌向全身,燕殊睁开眼,见他小臂和手掌被蹭掉了皮肉,刮出一片血淋淋的伤痕,肩膀处也阵阵钝疼,定是扭伤了。


        

燕殊疼得额头冒出冷汗,他压抑住喉咙中的呻吟,稍稍缓了缓,单手扯掉身上的铁链,踉跄站起身,往屋外奔去。


        

他从内室走到空荡荡的外室,靠住门边,屏息细听,正此时,屋外传来匆匆的脚步声,直奔此处而来,不知是敌是友。


        

感到那人要推门而入,燕殊轻轻皱眉,捂住受伤的手,轻轻往后退了半步,隐进黑暗中。


        

门外的那人刚刚推开门走进,燕殊突然发难,用未受伤的手,猛地掐住那人的喉咙,狠狠地将他抵在墙上,半边身子压住他,迫使人无法动弹。


        

那人先是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喊道:“燕大人!我是沈朝之子,沈琼林,奉我爹之命,来带你离开此处的!我有秦大人的信物,在腰间。”


        

燕殊谨慎地看着他,费劲地用受伤的手,从沈琼林腰侧拿出一块散发着奇特异香的木牌。


        

这确实是秦决明的信物,燕殊连忙松开沈琼林:“抱歉。”


        

“燕大人,我们离开这!”沈琼林说着就要带燕殊离开。


        

“等等,请问,李长天现在身在何处!?”燕殊急忙慌乱地问。


        

“李长天是何人?”沈琼林困惑,“我爹只嘱我带你一人离开。”


        

不安渐渐占据燕殊的胸膛,他说:“我想见见沈王爷。”


        

沈琼林说:“燕大人,我现在也不知我爹在何处,他嘱我带你离开后,就火急火燎地走了,燕大人,如今北狄三千精英士兵已在天阙山庄集结,马上就要往白帝城去了,白帝城的无辜百姓命悬一线,我们得赶紧给秦大人报信啊!”


        

“什么!?”燕殊愕然,他万万没想到现在已是十万火急之际,燕殊痛苦地闭了闭眼,狠狠咬了牙,不过须臾,已经历了一番将心脏生生撕裂的疼,他猛地睁眼,眸里全是决绝:“我们走!”


        

如今天阙山庄的北狄人都在对面山腰青石台上集结,这里的守卫寥寥无几,就算碰见侍卫也是沈朝的人,沈琼林带着燕殊走小道,一路无阻,还算顺利地赶到了山下。


        

月朗星疏,山脚,一辆马车正在等待。


        

沈琼林掀开马车帘子,扶燕殊上马车。


        

“啊!燕殊!!!”带着惊喜的声音响起。


        

燕殊这才发现马车里还有一个人。


        

沈玉树看着燕殊,倒吸一口气,指着他受伤的手,说:“我的天,你怎么伤成这副模样,谁拿刀割你了吗我擦,这是怎么回事啊?”


        

燕殊:“说来话长。”


        

沈玉树又问:“长天呢?!他在哪?他没和你在一起吗?”


        

燕殊眸子一黯,他声音发颤:“我不知他在哪,我把他弄丢了……”


        

“啊?弄丢?”沈玉树瞧燕殊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心里不由地责怪一句自己多嘴。


        

他虽然天真,但也明白如今有什么不对劲,不然沈琼林也不可能深更半夜突然喊他起床,又急忙慌张地把他往山下带。


        

沈玉树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句:“燕殊你别担心,李长天他吉人自有天相,无论遇到什么,一定会化险为夷的。”


        

这番话还真的安抚到了燕殊,他轻轻点了点头。


        

沈琼林极快地套好马车缰绳,问燕殊:“燕大人,出了白帝城,您能认到寻秦大人的路吗?”


        

燕殊点点头,笃定地说:“能。”


        

“好。”沈琼林字字恳切,语气央求地说,“燕大人,我弟弟就拜托您了,请您务必将他平安送到秦大人那!”


        

燕殊一愣:“你不与我们一起走吗?”


        

沈琼林摇摇头:“我不能与你们一起离开,我还有事要做。”


        

沈玉树听见,嚷嚷起来:“哥,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走啊?你还有什么事做啊?”


        

沈琼林伸手,按了沈玉树脑袋一下:“燕大人如今受着伤,你与他同行,要记得照看一下燕大人,知道吗?”


        

沈玉树拍拍胸脯:“知道了,你就放心吧!”


        

沈琼林跃下马车,忽然又重新跳了上去,掀开帘子,对沈玉树说:“玉树,之前哥哥说你没吃过苦,只会讲些堂而皇之的道理,那是哥哥错了,心向温暖,向光明,向大义,并非大道理,而是君子处世应行之事,谢谢你告诉哥哥。”


        

“哥?哥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说这些啊?”沈玉树一脸迷茫。


        

沈琼林又按了沈玉树的脑袋一下,跳下马车,一拍马背,马儿便拉着马车往白帝城往疾驰而去。


        

沈琼林目送马车,直到消失不见,随后他转头看向天阙山庄,神色肃穆地拔出腰间长剑,往那处疾步奔去。


        

-


        

而此刻,天阙山庄,临渊阁楼,韩涯和沈朝并肩立于栏杆前,凭栏远眺。


        

夜风轻抚,他们可以看见安详宁静的白帝城,也可以看见天阙山庄对面拿着火把正在集结的北狄士兵,虽然听不见刀剑敲打盔甲的声音,但那列队整齐的火光,令人不由地心惊。


        

“楚将军是何时决定背叛我的呢?”韩涯突然问道。


        

沈朝先是一惊,但很快就渐渐平静下来。


        

想来韩涯如此疑心,自己又有不少破绽,怎么可能不被察觉。


        

“一年前,韩大人决定将北狄士兵领进白帝城时。”沈朝缓缓道。


        

“原来如此。”韩涯眺望着远方,语气平淡,听不出喜悲。


        

“韩大人,我也曾一心一意辅佐韩大人夺权,但如今,与北狄结盟,淋着无辜百姓的鲜血夺下皇位,未免太……”沈朝顿了顿,“太不讲道义,太难以令人信服了。”


        

“沈大人也觉得我只是为了夺权,才出此计谋吗?”韩涯平静地问。


        

沈朝一顿。


        

韩涯忽而笑了笑:“我确实想过夺权,只有皇权握在手中,才可称得上一句‘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可惜我算错了一步棋,扶持了三皇子做傀儡,我知道我大势已去,再与皇权无缘。”


        

“不过也无妨,毕竟我的初心,并非为了夺权。”


        

“楚将军。”韩涯一脸平静地看向沈朝。


        

“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中原能派兵攻打北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