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两床被褥暖和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幕低垂,浩浩荡荡的行军来到了白帝城临边城镇,在郊外空旷的地方安营扎寨,暂时落脚歇息。


        

四下燃起了篝火,干柴在火堆里’噼里啪啦’地燃着,竟令人觉得莫名的安逸和平静。


        

操劳多日,李长天不免觉得困顿疲惫,他展开燕殊给自己的毯子,盖在身上,抱着双臂躺下休息。


        

囚车毕竟只是囚车,身下的木板又冷又硬,硌着脊背,李长天又浑身都是伤,躺着觉得极不舒服。


        

但这种时候,也没什么好抱怨的,能毫无顾虑地睡上一觉,李长天已经心满意足、谢天谢地了。


        

李长天刚阖上眼睛,忽而听见一旁的守卫喊:“燕大人!”


        

嗯?


        

燕殊来了?


        

李长天睁开眼,强打精神坐起身,听见锁链哐当的声音。


        

他抬头望去,发现囚车的车门已经被打开了。


        

燕殊轻轻攥住李长天的手腕,将他往囚车外拽:“随我来。”


        

“嗯?”李长天一脸懵逼地被燕殊拉出囚车。


        

守卫也疑惑不解:“燕大人,您这是?”


        

燕殊看了守卫一眼:“审问犯人。”


        

守卫也没阻拦,任由燕殊将李长天带走。


        

李长天就这样被燕殊握住手腕拽着走,他大惑不解地跟在燕殊身后。


        

燕殊要审问他?


        

可是他的事,燕殊都知道啊。


        

他什么也没隐瞒,燕殊有什么好审问他的?


        

李长天虽满肚子疑惑,但也没敢多嘴说什么,乖乖地跟着燕殊在营帐和篝火之间穿来穿去。


        

好巧不巧,两人还碰见了秦决明。


        

“诶呀,殊儿,你这是?”秦决明耐人寻味的目光在李长天和燕殊身上来回转了一圈,别有深意地问。


        

不知道为什么,李长天总觉得秦决明似乎在忍俊不禁……


        

燕殊故作冷静地说:“之前他与寒鸦关系密切,行事有疑,我需审问一番。”


        

“噢,审问啊。”秦决明了然地点点头,“你找行军内务,多拿件兽裘被褥,天越发寒凉了,两床被褥暖和些。”


        

说完,秦决明拍拍燕殊的肩膀,转身走了。


        

燕殊:“……”


        

李长天:“啊?”


        

审问和被褥有什么关系?


        

秦决明说话怎么前言不搭后语的。


        

燕殊拉着李长天,来到自己营帐前,行军路途匆匆,营帐搭得简单,高不过一人,宽不过两张床榻,但铺着柔软皮裘棉被,看着十分暖和。


        

燕殊拿了一个蒲团软垫来,放在营帐的篝火前,按着李长天的肩膀让他坐下,拉过他的手检查伤势愈合的情况。


        

燕殊一直一声不吭,只字不提审问的事。


        

月明如镜,夜凉似水,李长天看着燕殊,瞧着火光勾勒着他清隽俊美的侧脸,跃在那双善睐的凤眸里。


        

就算李长天再不解风情,此时也察觉出燕殊是在拿‘审问’当借口,让自己可以舒舒服服地睡他营帐里。


        

李长天忽然想逗逗燕殊,他弯眸笑道,:“燕大人,说好的审问呢?您吓得我都做好被刑罚的心理准备了,却又迟迟不问,我很惶恐啊。”


        

燕殊看了李长天一眼,见他明眸含笑,恣意无束,恍若两人初识时的少年意气。


        

燕殊非但没因李长天的调笑而恼怒,反而还不易察觉地轻轻吁了一口气。


        

他一直担忧李长天会消沉抑郁下去,如今总算可以放心一些了。


        

不过,有件事确实让燕殊感到疑惑。


        

“你是何时恢复神智的?”燕殊问。


        

“啊……”听到这个问题,李长天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其实我……我……一直都在装傻……”


        

燕殊惊诧地眨了眨眼睛。


        

“一开始装傻,是觉得这么做能保命。”李长天解释道,“后来我发现他们逼我认罪,装傻正中下怀,所以我干脆就一直装傻充愣了。”


        

“你来寻我的时候,我一开始不相信是你,想着会不会是寒鸦的人易容成你的模样,来套路我是不是真傻,就没敢认,还使了浑身解数,去掩饰自己没傻这件事。”想起装疯卖傻的自己,李长天显得十分难为情,他低着头,单手掩唇,脸颊飞起一抹酡红。


        

“咳。”李长天轻咳一声,继续说,“后来你给我治伤,那时候我就知道你不是别人假扮的了,之所以还是没和你相认,因为……因为……”


        

李长天声音渐渐小了下去,细如蚊音。


        

他这样落落大方、坦率开朗的人,竟也有难以启齿的时候。


        

他说。


        

“因为偶尔当个傻子,该哭就哭,该笑就笑,也挺好的,想任性一次……”


        

清风轻抚,吹散李长天的话语,虽然他说得微不可闻,但燕殊还是听见了。


        

燕殊犹豫了一下,伸手轻轻拍了拍李长天的头。


        

李长天握住他的手腕,笑着拿下,但是攥在手里没松开:“我总觉得,你有时候会把我当小孩子看待。”


        

燕殊看着李长天,沉默着。


        

可他心里却在说。


        

并非当成孩童看待,只是无可抑制的怜爱和心疼罢了。


        

“对了。”说起装疯卖傻,李长天忽然想到什么,他问,“你们这个朝代,不是,你们都不知道‘呼呼’是什么吗?说真的,你那时候突然亲我侧颈,着实吓了我一跳!还好我演技厉害!”


        

燕殊:“……”


        

燕殊沉默半晌,问:“所以这个呼呼,到底是何物?”


        

“不是东西,是一种行为习惯。”李长天解释。


        

燕殊一知半解,面露疑惑。


        

“在我的故乡,小孩子如果因为磕磕绊绊哪里磨破或者肿了,大人就会哄他们,说呼呼就不疼了,其实就是吹一下,像这样。”李长天说得起劲,拉起燕殊的手,就要做示范。


        

燕殊那只手缠着洇血白布。


        

那是之前心急寻李长天,不顾一切从锁链里挣脱而磨出的伤。


        

燕殊正认真听着李长天的解释,就见他突然抬起自己的手臂,轻轻俯身。


        

微凉的气息轻轻抚过燕殊的伤,燕殊双眸蓦地瞪大。


        

这样的举动,明明不似朱唇缠舌尖那般风月,却比肌肤之亲更加撩人。


        

燕殊呼吸骤然不顺,他好似被烛火灼烫,猛然地收回手。


        

“咦?”李长天一愣,他抬起头来,笑道,“太幼稚了吗?”


        

燕殊移开目光,不与李长天对视,好半天才道:“时辰不早了,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赶路。”


        

“好。”李长天站起身,打了个呵欠。


        

燕殊稍微收拾了下营帐,虽比不上帐香软榻,但暖和舒适。


        

李长天钻进进柔软兽裘棉被里,忽然听见躺在他身侧的燕殊问:“那时候,你喊我哥……喊我兄长时,也是清醒的么?”


        

李长天想都没想,说:“是啊。”


        

燕殊:“……”


        

他噤声片刻,说:“以后别这么喊。”


        

“为什么?”李长天问,“因为乱了辈分吗?”


        

燕殊没有回答。


        

李长天翻了个身,和燕殊面对面躺着,他好奇地问:“燕殊,像你这样克己复礼、严于律己的人,以后有了喜欢的人,别说表白了,会不会怂得连手都不敢偷偷碰一碰?”


        

毕竟燕殊可是连‘哥哥’这种亲昵称呼都要改成兄长的人。


        

燕殊神情淡然地看着李长天,忽而伸手,替李长天拉了拉身上盖着的兽裘,随后好似责怪地轻拍了他手背一下,说:“赶紧合眼,好好歇息。”


        

“行吧,不逗你了,晚安。”李长天阖眼。


        

他本来就困顿,没过多久就沉沉地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已经是天光大亮之际。


        

燕殊不在他身侧。


        

李长天伸了个懒腰,出了营帐,这才发现四周的将士几乎都收拾得差不多了,一副马上就要启程的样子。


        

“我靠,我这是睡了多久啊,怎么没人喊醒我!”李长天慌慌张张地开始收营帐。


        

不一会,燕殊走了回来,将手里当早膳的干粮递给李长天。


        

“多谢多谢。”李长天连道谢。


        

“你去吃吧,这里我收拾。”燕殊说。


        

“没事!我来就行!”李长天挽起袖子,准备继续收拾。


        

燕殊一言不发地将干粮塞进李长天的手心,动作迅速地收好了营帐,一点活都不给李长天留。


        

李长天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东方欲晓,军队该重新上路了,李长天也得回囚车里去。


        

燕殊和李长天找到囚车,李长天未多说什么,干脆地钻进囚车里。


        

两人隔着有些扎手的木栏相望,燕殊忍不住轻轻蹙起眉,正此时,忽而将士来报。


        

“燕大人,有个从白帝城一路赶来的人,说有要事寻你。”


        

“从白帝城一路赶来?”燕殊一愣。


        

“对,就是那人。”守卫往一旁指了指。


        

燕殊和李长天齐齐顺着守卫手指着的方向。


        

钟离拘谨地站在那,翩翩公子,文质彬彬。


        

燕殊面露惊诧,走了过去,与钟离交谈起来。


        

李长天被关在囚车里,只能远远地望着他们俩。


        

俩人说着事,燕殊大约是答应了什么事,钟离忽然双眼发红,感激地要给燕殊跪下行大礼。


        

燕殊眼疾手快,握住钟离的手臂,阻下了他的动作。


        

李长天忽然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好似有块大石头压在他胸口上,闷闷得喘不过气来。


        

我靠,说话就说话,这两人怎么还拉拉扯扯的!!!


        

不对,这好像也没什么啊,自己在这郁闷个什么劲啊?!!


        

李长天忽而想到那日在锦瑟坊,燕殊和钟离因谈事进了内阁,出来时,燕殊对钟离说。


        

“锦瑟坊终归是个风月场,等此案结束,我带你回京城罢。”


        

嘶……


        

难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