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燕大人帮我揉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长天正一本正经地给燕殊的伤口轻轻吹气,燕殊忽然按住他的肩膀,突兀地将他推开数尺。


        

“行了……早些歇息罢。”燕殊身体有些僵硬,不敢与李长天对视。


        

李长天愣了愣。


        

他忽然意识到什么,伸手捞了燕殊下身一把。


        

半硬不软,并不平静。


        

“!?”燕殊错愕,猛地往后一退,目光震惊地看着李长天。


        

李长天勾唇恣意一笑,目光里全是不怀好意。


        

燕殊虽然清清冷冷,犹如谪仙,终归是个年刚过二十、气血方刚的男子。


        

能轻易撩起心上人的情欲,李长天没由来地有些得意。


        

李长天笑问:“你就打算这样歇息?”


        

“对不起……”燕殊垂眸,既羞又愧,觉得自己举止实在冒犯,“我会冷静的。”


        

“冷静?”李长天坏笑道,“燕大人,谁要你这种时候冷静啊?”


        

说着李长天解开燕殊的衣带,丢在床榻一边,笑着说:“这些日子,都是我在照顾你,这照顾啊也得讲究照顾到位,我给你弄出来。”


        

眼见燕殊的衣衫散落,李长天又勾下他的亵裤,随后俯身低头。


        

燕殊虽对床笫之欢一知半解,但还是猛地意识到李长天要做什么。


        

他脸上难得露出慌张,一下按住李长天的肩膀,而且用了十分的力气:“不可。”


        

李长天说:“这么弄,比手舒服些。”


        

“与此无关。”燕殊说。


        

“那有什么不可的?”李长天问。


        

燕殊答不上来。


        

……


        

老地方,你们懂的


        

……


        

“咳咳咳……”李长天后仰,咳呛数声,本能地吞咽。


        

“长天!”燕殊慌慌张张地捧起李长天的脸,“吐我手里,快,长天?”


        

李长天擦擦嘴角,摇摇头,揉了揉发酸的脸颊:“没事,已经吞了。”


        

燕殊:“……”


        

李长天抬头看去,发现燕殊悔恨不已,一脸犯了弥天大罪的、恨不得当场剜了自己的神情。


        

李长天捧腹笑:“你干嘛啊,我本意是让你舒服,你怎么还露出这种表情啊,你要是有心理负担,那我这样费尽心思地伺候你,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燕殊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无措地唤他的名字:“长天……”


        

李长天微微一笑,拉过燕殊的手,抵在自己的嘴唇上,又慢慢挪到喉咙,随后一路向下,最后按在小腹。


        

李长天说:“就这么吞下的,现在都在这里面了,燕大人,可要好好对我负责啊。”


        

说完这句,李长天自己都愣了一下。


        

靠!


        

人的潜能果然是无穷无尽的。


        

各种方面来说。


        

李长天正感慨着,燕殊忽然将他拉进怀里一把搂住,手臂收紧,好似恨不得将李长天嵌入骨肉里。


        

“我会的。”燕殊郑重其事地说。


        

李长天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轻咳两声:“好了好了,赶紧睡吧,你明天还要赶路……唔……”


        

因为两人是坐着搂抱的姿势,李长天的下身抵在了燕殊的小腹上。


        

李长天也起反应了。


        

燕殊看着他。


        

李长天本想着算了,但转念一想两人不知道要分开多久,干脆搂紧燕殊,俯在燕殊耳边,笑着说。


        

“燕大人帮我揉揉呗。”


        

-


        

-


        

第二日,天阴,分别之时,落了雪。


        

万里雪飘,盖不住黄沙和焦土,冷却是真的冷。


        

李长天牵着骏马缰绳,送了燕殊一程又一程,直到不得不分别。


        

“要平安。”燕殊接过缰绳,眸里和语气全是担忧。


        

“放心吧,照目前的战况来看,说不定来年开春,我们就能在京城见面了。”李长天爽朗笑道,“而且我还有你送我的平安符,你别瞎担心。”


        

说着,李长天按了按胸口那块并蒂莲玉佩。


        

燕殊脸色稍稍放松了些。


        

再不舍,终还是离别了。


        

李长天目送燕殊御马远去,一骑绝尘。


        

黄沙糅白雪,天涯一望断人肠。


        

烽火连三月,将军百战,当以血洒边疆。


        

李长天终究还是在鬼门关走了两趟,梦见父母,梦见前世的家人,梦见李秋水,梦见卫既,最后跟着燕殊回了人间。


        

来年春,寒雪融化之际,北狄兵败如山倒,再不敢犯中原。


        

战事持续了近一年,李长天和燕殊分别了足足四个月。


        

分别的这些日子里,寄雁传书谢不能,李长天只知燕殊平安到达了京城。


        

桃李春风时,正是重逢日。


        

长孙柏代替秦决明,任职节度使,驻守朔方,厉斩风和李长天领兵凯旋回京。


        

战报传回京城,皇上龙颜大悦,举国同庆,山呼万岁。


        

厉斩风和李长天归来见天子,策勋十二转。


        

金印紫绶,高官厚禄,厉斩风被封为车骑大将军,李长天受封两千户,官职抚军将军。


        

厉斩风出征前在朝堂就有说话的分量,所以此番受封,无人惊讶。


        

倒是李长天,原先无名无姓,如今一战成名,名扬天下,成为世人皆想一睹容貌的英俊潇洒少年将军。


        

而他深入敌营,智取北狄可汗头颅一事,更是被口口相传,甚至写进诗文,在坊间以小曲儿传唱。


        

自古世人爱英雄,不识其人,只认功过。


        

李长天不懂这个朝代的礼数规矩,忽然被这样万众瞩目,一开始还有些无措,好在厉斩风一直领着他,教了他许多礼节事宜。


        

皇上也知李长天无父无母,在京城更没个依靠,除了丰厚的奖赏,还赐了李长天一座将军府邸,亭阁院落、水榭楼台、管事奴仆一一俱全,精致且奢华。


        

换做常人,早就在春风得意地宴请八方了。


        

然而李长天离开皇宫,与厉斩风道别后,连府邸都没去看一眼,匆匆忙忙就往京城西街跑。


        

偌大京城,其实李长天并不认识路,兜兜转转,不停问人。


        

好在给他找到了。


        

那处简单干净的小院宅邸,还是李长天记忆中的模样。


        

就是这,李长天无比肯定。


        

这里就是燕殊住的地方。


        

李长天有些紧张,他呼了口气,整整衣襟和袖口,清清嗓子,随后上前,用兽首铜环叩响了门。


        

片刻后,里面传来脚步声。


        

随后门被打开一条缝。


        

李长天愣了愣。


        

开门的是一名女子,约莫二十几岁的模样,面容姣好,端庄知礼,贤淑可人。


        

“您是?”女子轻声问。


        

“我……我……我是不是敲错门了,这……”李长天磕磕巴巴地问,“这里是燕殊的宅邸吗?”


        

“是。”女子点点头,“不过他已经睡下了,您要不明天再来寻他?”


        

“我……好,好的,那我,我明天来,你和他说一声,我明天一定来。”李长天说。


        

女子点点头,将门关上了。


        

李长天看着紧闭的木门,挠挠头,抬头看了眼玄月。


        

他不是很想回去,在燕殊宅邸门口的石阶上坐了一会,可是夜深风大,冷得不行,还被深夜打更人频频侧目。


        

李长天这一年来经常受伤,其实身子骨并没有养好,坐了一会只觉得寒风一个劲地往骨头缝里钻,浑身又僵又麻,又酸又疼。


        

他犹豫了一下,站起身回了将军府邸。


        

府邸里,管事和家仆一个比一个殷勤,一个比一个机灵,不但早早烧好了热水,还备了干净的衣裳。


        

李长天洗去一身寒气,换上干净的中衣,倒头睡下了。


        

第二日醒来,李长天穿好衣裳就要往外跑。


        

管事的一把拦住他:“诶诶诶,将军,您这是去哪啊?”


        

李长天说:“我去寻人。”


        

“将军,您今个儿要入宫面见圣上的,得赶紧焚香沐浴换朝服啊,皇上宴请百官,您忘了?”管事的拉住就要往外冲的李长天。


        

“宴请百官?当官的都去吗?”李长天脚步一顿。


        

“对啊。”管事的点点头,拽着李长天,指使家仆,“去去去,快去焚香!将军要沐浴!”


        

-


        

两位将军归来的第二日,皇上为庆贺天下太平,宴请百官,嫔妃公主也都出席助兴。


        

大殿上,百官齐聚,美酒佳肴,觥筹交错,轻歌曼舞,一片繁景。


        

李长天却显得心不在焉的,频频四顾。


        

坐在李长天身旁的厉斩风笑他:“今日可是皇上赐的庆功宴,你怎么如今不专心,莫不是看上哪位公主,想当驸马了?”


        

李长天问:“厉将军,你看到燕殊了吗?”


        

厉斩风四下看去:“没,不过,刑部大理寺卿吴大人在那呢,你等等问问他,他应当知道燕大人在何处。”


        

李长天就要站起身过去问。


        

厉斩风连忙拽着他坐好:“兄弟啊!皇上正坐着殿堂中央,不可随意走动,你好歹等宴席结束再去问啊。”


        

李长天无奈,只得焦急地等着。


        

庆宴结束时,已是月上阑干的光景。


        

皇上刚离席,李长天噌得一下站起身,直奔大理寺卿吴大人去。


        

如今李长天也算是京城里家喻户晓的人物了,吴大人自然也认得他:“李将军?”


        

“吴大人,打扰了,请问燕殊今日有来吗?”李长天急切地问。


        

“噢……燕大人啊,他近来公事缠身,并未来庆宴。”吴大人说。


        

李长天一瞬面露失望,“谢谢吴大人告知,叨扰了。”


        

“不叨扰。”吴大人捋了捋胡子,笑了笑,“而且燕大人新婚燕尔,家事也忙。”


        

李长天一瞬僵住。


        

他仿佛听见什么古怪之事,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胸膛起伏,连连发问:“什么?燕殊?新婚燕尔?”


        

“嗯,燕大人半个月前成亲了。”吴大人点点头。


        

李长天原地怔然片刻,想起昨日那名开门的娴静女子。


        

他忽然动身,不顾其他人困惑地询问,急急地出了皇宫,往京城西街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