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叫夫君还是相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身浩然之气的燕大人。”李长天捂着燕殊的嘴不让他亲自己,弯眸笑着凑近,语气调笑,“这些心思,都是哪学的啊?嗯?和我说说。”


        

素来沉着冷静的燕殊眼眸如今全是慌乱。


        

他像个勤学的书生,天天捧着圣贤道理,以读书明理。


        

偶窥见风月戏曲,本是不想移了性情,偏又放不下,意图任性妄为一回后,再无下次。


        

可偏偏就这么一次,竟被人揪住了,如今哑口无言,张口难辨。


        

他身子后仰,偏过头避开了李长天的目光,欲继续装失忆蒙混过关,又自知如此太有损礼节仁义,根本不知该如何是好。


        

燕殊惶惶无措地松开李长天,羞愧得耳根发红,许久后,忽然低头道了歉:“对不起,我……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李长天哪里肯放过他,步步紧逼。


        

“想……”燕殊声如细蚊,根本听不清。


        

“想什么呀,燕大人。”李长天笑道,“你得大声点,我才听得见啊。”


        

燕殊咬了牙,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往外挤:“……想……你……你亲我……”


        

说完这几个字,燕殊早已无地自容,只道自作孽不可活。


        

李长天笑个不停,连连追问:“为什么想我亲你?燕殊,你是不是喜欢我,是不是喜欢我喜欢得不行?”


        

“是。”燕殊没有含糊。


        

李长天乐了,他不再逗弄燕殊,身子贴了上去,双手搂着他笑道:“嘿呀!燕大人,你这一天的可吓死我了!我还想着你失忆这么严重该怎么办呢!还好不是伤病的缘故,虚惊一场。”


        

“对不起……”燕殊再次道歉。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你瞧我多没皮没脸,想亲你就直接亲。”李长天边说着,边笑嘻嘻地亲了燕殊一下,“你得学我,不能那么矜持,我知道你恪守礼节规矩自律,但我不是外人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啊我记起来了,我是你的帐内人。”


        

燕殊一言不发地听着,瞧李长天眼眸弯弯,明亮恣意。


        

“咱俩谁跟谁啊,对不对?”李长天说,“那可是关上房门,说掏心窝子话的人,你以后想亲我你就大大方方地亲,你要是觉得害羞的话,没关系,你给我一个提示或一个眼神,给了我就立刻来亲你……唔……”


        

燕殊堵住了李长天喋喋不休的嘴。


        

李长天先是惊讶,随后笑了一下,攀上燕殊的肩膀搂紧他,承受着深吻。


        

两人正唇舌相抵缱绻着。


        

忽而燕殊脸色一变,松开李长天,退了半步。


        

“嗯?”李长天被吻得有些气喘吁吁,他困惑不解地问,“怎么了?”


        

“没事。”燕殊单手撑住案桌,尽量使语气平静,“……只是突然想起,我还有公事在身,要审阅下卷宗,你先歇息罢,我去厅堂……呃……”


        

燕殊话未说完,单手按住额头,身子一晃,险些栽倒在地上。


        

“燕殊?!”李长天瞳孔骤缩,上前扶住他,“你怎么了?!”


        

忽而李长天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你是不是头疼?”


        

“不用……管我。”燕殊强忍头颅几乎快炸开的疼,推了推李长天,“我去厅堂,一会就……就没事了,你歇息罢……”


        

“歇息?你让我歇息?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歇息?”李长天差点被气笑。


        

燕殊已疼得说不出话来了,他跌在地上,眼睛染着病态的血色,十分痛苦地重重喘息着,脑袋里仿佛有千根针在扎,狠狠刺穿着每一处脆弱的神经,极折磨人。


        

若不是因为李长天在,他还维持着一丝理智,怕是要疼得就地打滚了。


        

“燕殊?燕殊?!”


        

燕殊摔在地上的时候,李长天一下没拉住他,只得赶紧蹲下去扶他。


        

燕殊痛苦得呼吸急促,额上渗出细细汗珠,忽而,他将手腕送进嘴里,狠狠一咬,出了血。


        

李长天瞳孔骤缩,连忙上前,抓住燕殊的手腕,阻下他自残的行为,李长天钳制着燕殊的双手,将人拉进怀里,牢牢地抱住,让他再不能动弹半分。


        

之前听紫苏姑娘说燕殊会头疼时,李长天也猜想应当十分疼痛难熬,但他万万没想到会这般苦楚。


        

“长……天……”燕殊艰难地吐出这两个字。


        

“我在的,我在的。”李长天一迭声地应道。


        

就如同失忆那般,头疼也是来势汹汹,去势匆匆。


        

不多时,李长天感到怀里的人浑身紧绷的身子渐渐放松了下来。


        

燕殊喘着气,疼出了一身汗,就连眼神都是茫然的,他缓了缓神,对着还紧紧抱着自己的李长天说:“没事了,不疼了。”


        

李长天却没有松开燕殊,他声音干涩,轻声道:“燕大人,你这轻微疼,也太轻微了。”


        

“吓着你了么?只是偶然会如此,并无大碍。”燕殊故作轻松。


        

李长天松了燕殊,两人面对面坐在地上,四周还散落着方才燕殊跌倒时不小心挥下来的书籍,李长天问:“紫苏姑娘给你开的药,能根除这毒么?”


        

燕殊伸手捡书籍,犹豫半晌,说:“一切还未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末了,又补充。


        

“别担心,会没事的。”


        

“嗯。”李长天也知道自己瞎担心不但是无用功,还会惹人闹心,所以只是在心里默默苦闷,并未表现出来。


        

两人捡起书籍,李长天又给燕殊包扎了咬伤的手腕,随后各自忧心忡忡地睡下了。


        

第二日,燕殊犯了嗜睡的毛病,快午时了才勉强清醒。


        

李长天没有吵燕殊,让人歇息,他一早上熬药煎药,也没闲着。


        

临近午时,燕殊起身没多久,宅邸忽然来了客人。


        

是厉斩风。


        

“嗯?厉将军?”李长天和燕殊皆对来人都感到惊讶,燕殊不敢怠慢,迎他到厅堂,端了茶水置他侧边的方桌上。


        

“去将军府找不到你,猜你可能在燕大人这,就寻了过来,没想到还真在。”厉斩风端起茶杯,笑着说。


        

“啊?出什么事了吗?”李长天懵。


        

“没出什么事,我就惦记着你一人在京城,这一身荣光凯旋归京,怎么也不见宴请宾客,结交知己以扬威名,就想着去瞧瞧你在做什么,结果发现你竟两日没回将军府,不但没回,甚至都没和管事的说一声,徒留个宅子,和一群不知主子去哪了的家仆。”厉斩风笑道。


        

李长天挠了挠头,说:“你不也没有大肆张扬地宴请么?”


        

厉斩风说:“我有妻有儿,征战一载,好不容易归家,自然要好好陪陪他们,你一个意气风发少年将军,有将军府不回,天天呆在燕大人这叫什么事呢?不知家里的请柬已经堆成小山了么?”


        

李长天‘嘿’了一声,不服气地说:“你有妻儿要陪,我有夫君要陪啊!”


        

厉斩风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噗!!!!”


        

一旁的燕殊也呛了一下。


        

“怎么?难道你们不是这么叫的?”李长天问。


        

厉斩风:“不是,你怎么……”


        

李长天:“啊?竟然不是这么喊?”


        

他转头看向燕殊,问:“那该怎么叫啊?相公?”


        

燕殊又呛了一下,衣袖掩唇猛咳。


        

厉斩风哭笑不得:“我刚才的‘不是’,不是那个‘不是’的意思。”


        

李长天:“那你这个‘不是’,是哪个‘不是’的意思啊?”


        

厉斩风:“就是……是……”


        

他被绕进去了。


        

厉斩风头疼,不敢再和李长天对话,转头看向燕殊,惊诧地问:“燕大人,你与长天这是……”


        

“我和燕殊成亲了!成!亲!了!我和你说,这事皇上都知道!”李长天得意洋洋地接话。


        

哪知燕殊摇了摇头:“不,我与他并未成亲。”


        

李长天瞪眼:“嗯?!”


        

燕殊一本正经地说:“虽已两情相悦,情深不移,但未行成亲之礼,缺个拜堂之仪,未让天地明鉴。”


        

李长天:“嗐……”


        

“原来如此。”厉斩风虽觉震惊,但还是很快掩了情绪,点点头笑道,“这么看来,是我叨扰了。”


        

厉斩风又和两人寒暄了一会,寻个借口离开,不再打扰。


        

这本是个意外之事,但燕殊念在了心里,厉斩风一走,他对李长天说:“长天,你确实该回将军府邸看看。”


        

“那你得和我一起回去。”李长天说。


        

“好。”燕殊点了点头。


        

将军府邸距离燕殊的宅邸倒也不远,穿过几条街巷就到了。


        

李长天刚一踏进将军府邸,那名性子伶俐的管事就哭着喊着奔了过来:“哎呦,将军啊,你可算回来了,你快瞧瞧厅堂那些请柬罢,可把小人愁得不行啊,咦?不知将军有贵客,是小人失礼了!!!”


        

管家注意到李长天身边的燕殊,连忙行礼。


        

“不是客人。”李长天呲牙一笑,“是将军夫人!”


        

燕殊:“……”


        

管家一傻:“啊?什么?将军夫人?”


        

“对!”李长天叉腰,“走在街上,瞧见模样好看,就抢回来了!”


        

管事的:“……抢回来?”


        

李长天笑着嗯了一声,忽然解下自己束发的发带,抓牢燕殊的双手,拿着发带往他的手腕上一捆,笑嘻嘻地说:“你瞧,就这么绑回来的。”


        

管事的:“……”


        

我靠!!!他在说什么玩意儿啊啊啊!


        

那位管事是御赐在将军府邸任职的,原先在宗人府当差,所以并非常人,一眼就认出了燕殊是谁。


        

所以此时的他,几近崩溃。


        

您抢人好歹先问问对方是谁啊!!!我知道这位燕大人模样惊为天人,但他可是刑部大理寺少卿!从四品上!


        

还是皇上的御前带刀侍卫,曾为皇上力除反贼孽党,深得皇上欢心!!!


        

听闻皇上还要召他做驸马!!!


        

你当街抢他回府?!


        

你脖子是铁打的吗?斩不断是吗?


        

救命啊,苍天啊,自己这是随了个什么主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