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番外之人生若只如初见(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个吻,带着赌气的意味。


        

燕子卿整个人被秦决明双臂圈抱着压在门上,难以呼吸,无法挣扎。


        

秦决明显然比燕子卿更懂如何桎梏人,膝盖抵在他两腿之间,让他重心不稳,站立不住,只能抓住秦决明的手臂勉强维持着平衡。


        

“秦队!唔……”没有给予燕子卿任何解释说话的机会,秦决明的吻又凶又不容推拒,他伸手抬高燕子卿的下颚,舌头蛮狠地搅进去,吻得燕子卿无法呼吸。


        

燕子卿胸膛急促地起伏着,窒息感伴随着头晕目眩,理智告诉他不该如此,误会没有解释清楚,一切都让人心生不安。


        

燕子卿蓦地偏开头,避开秦决明强势的吻,急促地喘息几声,焦虑地说:“秦队,你先冷静一下。”


        

“我很冷静。”秦决明说。


        

“可……”燕子卿声音蓦地变了调。


        

秦决明的手撩起他的衣服下摆,伸了进来。


        

火热的手掌摩挲着燕子卿的腰,使他颤了颤,整个人往后缩。


        

可他哪里还有退的地方,燕子卿的背紧紧地贴在门上,被门上的金属花纹硌得生疼,根本躲不开秦决明的作弄。


        

燕子卿伸手按住秦决明的肩膀,想推开他,可秦决明再次吻了过来。


        

唇舌辗转,过于激烈以至于口中隐隐有些血腥味,秦决明好似隐忍了很久,他像根绷得不能再紧的琴弦,稍有外力撩拨,顷刻崩断。


        

让燕子卿没想到的,秦决明的动作竟不止如此。


        

那只作怪的手揉搓过燕子卿的腰腹,带着渴求往下伸去,解开了他的皮带。


        

燕子卿浑身一悚,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推开了秦决明。


        

他衣衫不整,呼吸急促,浑身都在不可遏制地颤抖。


        

秦决明对上燕子卿的眸子,不过一眼,蓦然冷静。


        

燕子卿看他的目光里,全是恐惧。


        

秦决明猛地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过分的事情。


        

甚至可以说,他伤害了燕子卿。


        

秦决明声音干涩不知所措,他上前半步:“燕医生,我……”


        

不过这么一个轻微的动作,燕子卿竟受到了惊吓,他脸色惨白,按住衣服,往屋里的方向躲去。


        

秦决明心脏随着燕子卿躲避的动作狠狠一颤,随后又被钝刀慢慢锉着,冲动之后,只剩后悔,占据着胸膛角角落落。


        

可事已至此,再怎么后悔也无法时光倒退。


        

“我……”秦决明惭愧地低头,他深吸一口气,突然给了自己一巴掌。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房间角落,燕子卿的双眸颤了颤。


        

秦决明:“对不起,我只是……”


        

只是什么,秦决明却没有说出来。


        

他低头再次道了歉,转身离开了燕子卿的家。


        

房间一瞬静了下来,只剩燕子卿还未平静、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燕子卿无力地后退,背靠在墙上,伸手轻揉着被啃破、所以有些疼的嘴唇,揉着揉着,他的眼睛就红了。


        

太疼了。


        

-


        

-


        

夏末,晚上九点,急诊室里开着空调,温度很低。


        

“主任……燕主任……燕主任!”


        

燕子卿正盯着手里的圆珠笔看,察觉有人在喊他,猛地回过神来。


        

是换班的医师:“燕主任,我来接班,您这是累了吧?赶紧回家歇息吧。”


        

“好,辛苦你了。”燕子卿站起身,沟通了下急诊室里现在的情况,收拾好东西,走出医院。


        

刚踏出大门,燥热就黏了上来,晚间的风带着草木气息,木质干燥,是无雨无云的夏夜里独有的清香。


        

燕子卿忐忑不安地走出医院,发现那辆漆黑的轿车,还在老地方等他。


        

有那么一瞬,燕子卿心里涌起了无可遏抑的欣喜。


        

但欣喜过后,是不安。


        

燕子卿原地踌躇,想着该如何和秦决明解释‘相亲’这个误会。


        

片刻,他想好措辞,大步朝轿车走去。


        

燕子卿走到轿车旁,车窗滑下,他一愣。


        

坐在驾驶位上的,并不是秦决明。


        

而是一个看起来大概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


        

小伙子拍着脑袋,不好意思地说:“燕医生,我们秦队执行任务去了,让我帮忙,送你回家。”


        

“执行任务?”燕子卿愣愣地说,“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我真不知道。”小伙子挠着头,“可能一两周?燕医生,上车吧。”


        

燕子卿摇了摇头:“不用麻烦,我自己可以乘地铁回去,你以后也不用过来,如果你能见到秦队,麻烦让他尽快联系我,谢谢。”


        

说完这句话,燕子卿转身走了。


        

“诶!燕医生?燕医生!”小伙子连喊几声都没能叫住燕子卿。


        

然而让燕子卿没想到的是,自那天以后,秦决明突然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