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燕天番外(1) 并非清心寡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韩涯死后,朝廷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暗流涌动之下,各方势力皆怀揣心事,以求看清如今局势。


        

而韩涯的党羽因为心慌,露出许多马脚,也让当年蒙尘的冤屈,终于有了昭雪的可能。


        

作恶的哭天喊地,谋权的借机上位,怕事的明哲保身。


        

至于含冤的……


        

来世安宁。


        

北狄退兵的那一年,冬至日,京城下了一场大雪。


        

寒风卷地,银装素裹,天地苍茫。


        

正是大雪那日,燕殊在大理寺,将人证、物证和厚厚的一本奏折,呈交当今皇上。


        

那本奏折,字里行间,全是浸满血泪的伸冤。


        

燕殊十七岁来到京城,如今已二十二岁。


        

他呕心沥血,整整五年,终是在这一天,还了燕子卿一个清白。


        

第二日,燕殊奉圣上之命,去蛮荒之地,将当年流放的燕家九族,悉数接回京城。


        

燕殊一去一回,已是初春。


        

梁上燕,累新巢,二月风光浓似酒。


        

如今天下升平,无战事,李长天在羽林上将府任职统领,守皇宫安宁,护皇室无恙。


        

燕殊回来那日,李长天正在领兵训练,因为闲得慌,和数名将士一起,临时搭建了一个擂台,决定热热闹闹地比试比试。


        

比到最后,剩李长天和另一名虎背熊腰、身高八尺的副统领决胜负。


        

擂台下呼声连连,擂台上你来我往,谁也不服谁。


        

李长天兴致很高,意气风发的龙驹凤雏,身着月牙白锦衣,银绸束腰束腕,和副统领拳拳到肉地练着。


        

忽而一人匆匆忙忙地来到羽林训练营,奋力地拨开起哄的将士们。


        

吴管事站在擂台下,扯着喉咙嘶喊:“李将军!李将军!燕大人回来了!你听见了吗?燕大人回来了!”


        

李长天一个抱摔将副统领撂倒在地,几步跃下擂台,一句话没说,跑了。


        

留下一群将领一脸懵逼,面面相觑。


        

-


        

-


        

宅邸,简朴四合院,杨柳依依,春来生芽。


        

燕殊在屋内收拾着行囊,他正将衣裳一件件拿出来,忽然听见门外传来匆匆脚步声。


        

“燕殊!”李长天兴冲冲地一把推开门。


        

燕殊回过身,见到来人,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


        

“哎呀妈呀,可算回来了,想死我了。”李长天几步走到燕殊身边,问,“累不累啊?”


        

燕殊摇摇头。


        

“燕家都安顿好了吗?”


        

燕殊点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你爹这下可算是彻底沉冤昭雪了!”李长天感慨一声,上前环住燕殊的腰,嬉笑着要吻他。


        

燕殊身子稍稍后仰,按住李长天的肩膀,轻声:“我一路风尘仆仆,身上有泥和尘土,会沾染你衣裳。”


        

李长天整个人前倾,依旧亲不到燕殊,忍不住怒道:“什么尘不尘,土不土的,分别三个月你连亲都不给我亲,我靠,你是不是在外面沾花捻草了!唔!”


        

燕殊闭眼吻住李长天,赌气似地轻咬他的舌尖。


        

一吻毕,李长天双手扶着燕殊的肩膀,调侃道:“燕大人啊燕大人,你说你要是喜欢个姑娘,或者心思细腻的小伙子,该怎么办啊?就你清心寡欲的这样,别人肯定觉得你在冷落他们,瞧瞧人家都是小别胜新婚,你这一别三个月,好嘛!连亲都不给亲!”


        

燕殊:“……”


        

燕殊:“我俩还未成亲,何来胜新婚……”


        

李长天:“我靠!重点是这个吗?不愧是你!”


        

燕殊:“……只是因为我们未有……”


        

“没事!不用多说,反正我心大,也不图那些。”李长天弯眸笑道,“更重要的是我脸皮厚,你不亲我,那就让我来亲你。”


        

说着,李长天笑嘻嘻地凑近燕殊,亲了他一下,将他剩下的话全都堵在了喉咙里。


        

“长天。”燕殊突然道,“我义父,已经魂归故里,一载有余了。”


        

李长天一怔,以为燕殊因接回燕家的人,开始念及亲情,心有伤感,连忙伸手拍拍燕殊的背,安抚道:“没事,别伤心,以后有我陪着你呢。”


        

燕殊又道:“我俩可以成亲了。”


        

李长天:“……啊?”


        

燕殊说:“守孝一载,不设喜筵,如今一年已到,等我忙完合葬之事,就予你成亲之礼,至此,我俩名正言顺,举案齐眉,再无授受之虑,无遮面之忧。”


        

燕殊文绉绉的,李长天其实听得不是很懂,就一个劲地点头,说好啊。


        

直到后来,李长天才蓦然反应过来。


        

什么叫再无授受之虑,无遮面之忧。


        

而燕殊,也并非清心寡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