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燕天番外(2) 洞房花烛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合葬之事,并不顺利。


        

燕子卿当年,是朝廷钦犯,又死于非命,本该破席一卷,丢在乱葬岗上。


        

但秦决明力排众议,不顾世俗蜚语,将燕子卿葬在了他在京城的私宅里。


        

但这事,终归争议太大,当初秦决明独断专行,半个字也没过问燕家。


        

所以合葬一事,燕殊先去了燕家,求一句原谅,央一声允许。


        

燕家虽然洗了冤屈,但那十年,流离失所,苦不堪言,还活着的燕家人回了京城后,不想再掺和这些事,将燕子卿身后事,全权交予燕殊管。


        

燕殊造访完燕家,又去了秦家。


        

秦家历代功名显赫,名门望族的祖坟和祠堂,容不得外人一点置喙。


        

虽然秦决明多年未回京城,也曾因为燕子卿和燕殊的事,与秦家有过隔阂,但终究血浓于水,秦决明一朝殉国,魂归故里,迁入祖坟,灵牌位于秦家祠堂,万代祭拜。


        

燕殊也不指望秦家会愿意给秦决明迁坟,所以想让燕子卿迁入秦家祖坟,两人合葬一块。


        

可当初秦决明活着时,秦家就不认燕子卿。


        

如今秦决明走了,他们又怎会允许无名异族迁入祖坟的事情发生。


        

燕殊一开始去求此事,秦家忌惮他如今在朝廷的地位,还笑脸相迎。


        

但是提了合葬一事,当真是在挑战秦家的底线。


        

燕殊再去,就只能吃闭门羹了。


        

一桩心事,迟迟未了,燕殊整天东跑西奔,吃不好,睡不着。


        

李长天看着心疼,问燕殊:“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燕殊摇摇头,轻声道了一句:“快结束了。”


        

李长天感到困惑。


        

就秦家那副凌然孤傲、排挤异己的模样,怎么可能快结束?


        

然而三日后,皇上一道圣旨传到秦家。


        

秦决明因功名显赫,特命陪葬帝王陵。


        

自古,只有丰功伟绩、享有盛誉的臣子才能得此殊荣,这可是光宗耀祖的大好事,秦家自然不会有异议。


        

陵墓修了数月,选一黄道吉日,扶灵柩,入陵陪葬。


        

下葬之时,皇上亲自领将祭拜。


        

而坟冢里,两副棺椁,漆红描纹。


        

秦家人傻眼了,一问是皇上的旨意,怎敢多言。


        

皇上站在墓碑前,洒了一壶烈酒,轻声:“若不是你们,这世上,有的只是贪生怕死、装疯卖傻的三皇子。”


        

“哎,岁月催人老,当年银杏树下,吟诗作赋,可如今……”


        

“终究只剩我一人了。”


        

烈酒挥洒,满头银发感慨沧桑,不见年少龙驹模样。


        

至此,有情人,在地愿为连理枝。


        

-


        

-


        

合葬事毕,燕殊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和李长天商量起了成亲之事。


        

燕殊本想许李长天一场风风光光的婚礼,八抬大轿,红妆十里,可李长天不图这个,他知道燕殊不喜设宴,想弄得简单些。


        

两人一商量一琢磨,成婚之日,谁也没请,就在那简朴的四合院门口挂了两只大红灯笼,厢房窗户上贴了个喜字。


        

喜字是李长天剪的,第一次剪,歪歪扭扭的,但是燕殊喜欢,亲手贴在窗前


        

厢房里,新的被子红得耀眼,上面绣着戏水鸳鸯,桌上摆着可口菜肴、清酒和花烛,梁上挂着红绸,床榻围着罗红帐。


        

总之要多喜庆,有多喜庆。


        

两位潇洒俊逸的新郎官,身着喜服,意气风发,牵起了红绸。


        

没有高堂,一拜天,二拜地,三互拜,白首不相离,此心安处是吾乡。


        

走了过场,李长天问燕殊:“这样我俩算真正成亲了吗?”


        

燕殊摇摇头,端起圆木桌上的青瓷酒杯:“还要喝完这杯合卺酒。”


        

“这好办啊!”李长天端起酒杯就要喝。


        

燕殊压住他的手腕:“不急,先说贺词。”


        

“贺词?”李长天一脸迷茫。


        

燕殊点点头:“想对我说的话。”


        

李长天想了想,清清嗓子,郑重其事地说:“我爱你,我会给你幸福的!”


        

燕殊:“……”


        

李长天:“我说不来这些,还是你说吧。”


        

红烛龙凤,红绡软帐,红妆带绾同心结,燕殊望着李长天的明眸,轻声:“漂泊数载,孤苦伶仃,不知何处是吾乡。三生有幸,君予心安,身旁容我,此生感激,朝朝暮暮,日日夜夜,不敢忘。”


        

燕殊素来举止文雅,时常出口文章。


        

倘若平时,李长天听到燕殊这般文绉绉,要么夸两句,要么随口应一声,反正他也就听个大概意思。


        

可今日,李长天不但听懂了,他还听进心里去了。


        

李长天这两辈子,饱尝分别流离之苦。


        

他性子坦率,大大咧咧的,将苦楚深埋在心底,平日里,不惦记这些。


        

就连燕殊和他提成亲之礼,李长天也只是觉得,反正他俩早就在一起了,成亲什么的,就是走个过场而已。


        

可刚刚燕殊那短短一句话,落进李长天耳里,竟让他一瞬红了眼眶。


        

居人篱下的李长天,终归是,宜室宜家。


        

“你怎么了?”见李长天神情不对,燕殊目光慌乱,低声询问。


        

“没事!”李长天连忙收敛情绪,笑着举起酒杯,“喝吧?”


        

燕殊点点头。


        

这合卺酒喝过,岁岁年年,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


        

李长天放下酒杯,看着燕殊,笑问:“燕大人,我们如今,就算是成亲了对吧?”


        

燕殊点点头。


        

李长天又问:“燕大人,你也知道我不懂规矩也不懂礼仪,我且问你,这拜堂以后,要做什么啊?我不知道,你告诉我呗。”


        

他笑意盈盈,没个正经,哪里是真心在问,分明是在招惹逗弄燕殊。


        

燕殊嗫嚅半晌,说:“洞房。”


        

李长天又问:“洞房是什么,要做什么?”


        

燕殊:“……”


        

燕殊深呼吸一口气,问:“用完喜宴再……”


        

李长天:“我不饿,燕大人你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啊,你怎么不看我呢?我俩这才刚成亲,你就躲我,这以后的日子还能过?燕大人?”


        

李长天话没说完,被燕殊吻住了。


        

李长天一愣,随后笑着环住燕殊的肩膀,回吻住他。


        

俩人都很动情,唇齿缠绵,烛火颤颤,直到呼吸不顺,不得不分开。


        

燕殊突然横抱起李长天。


        

李长天吓了一跳,心想这都第几次了,还好他已经习惯了,要是上辈子,定要手肘一抬,来个绞杀的。


        

燕殊将李长天放在铺着红绸鸳鸯被的床榻上,见上面放了些红枣花生桂圆莲子,边俯身压住李长天,边问:“你放的么?”


        

李长天点点头,将身下红枣莲子撇到一边。


        

燕殊问:“你不知洞房是什么意思,却放这些在床榻上?”


        

这可冤枉李长天了,问洞房确确实实是逗弄燕殊,可放这些,他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李长天说:“不瞒你说,我是小时候听老人说要放,所以就随手放了,反正成亲嘛,做什么都是图吉利,还能有什么意思?”


        

燕殊说:“早生贵子。”


        

李长天:“啊?”


        

燕殊没再解释,吻住了李长天。


        

两人四肢交缠,呼吸紊乱,李长天身上的大红喜服,很快就被燕殊扯了下来。


        

……


        

……


        

不过一会,李长天身不着片缕。


        

李长天有些惊讶,他双手环住燕殊的脖颈,抬胯用下身轻蹭着燕殊,笑道:“燕大人今天怎么这么主动,破天荒头一遭啊。”


        

燕殊按住李长天腹部,阻下他流里流气的动作:“我俩已经成亲了,别动。”


        

“行,不动,我躺好。”李长天弯眸笑道,乖乖仰躺在床上。


        

两人自从表明心意后,每次情事都是李长天主动讨要亲亲抱抱和摸摸。


        

虽然总觉得缺点什么,但毕竟两人都是男子,李长天也就安于现状了。


        

如今燕殊忽然如此动情,主动行事,李长天真的太好奇燕殊会做什么了!


        

燕殊低头,温柔地吻了吻李长天的眼眸,从枕下拿出一只白瓷小罐,打开后,将散发着清香药膏涂抹在自己的手指上。


        

“嗯?这是什么?”李长天疑惑。


        

燕殊没回答,他说:“我不会弄疼你的。”


        

……


        

老地方


        

……


        

鱼水合欢,明月含羞,燕殊将李长天搂在怀里,喘息缓神。


        

随后燕殊低了头,亲吻李长天的胸膛,他明明平日是个儒雅谦和之人,却十分热衷于在李长天身上留下痕迹,犹如野兽标记领地。


        

李长天稍稍回过神来,发觉自己脸上湿漉漉的,他伸手摸了一下,只道是汗。


        

“累吗?”燕殊轻声。


        

“还行。”李长天躺在床榻上,方才的情欲还未退,他胸膛起伏,呼吸略有急促。


        

李长天忽然瞧见什么,伸手抚上燕殊的胸膛:“你这……”


        

燕殊一看,原来方才太动情,两人身子贴得很紧,李长天胸前的并蒂莲玉佩在他身上压出了红痕。


        

李长天问:“燕殊,我之前去了菩提寺,寺庙里的小师傅和我说了,之前我在朔方打仗时,你经常会去寺庙为我求平安,讲道理,那山是真的难爬,九百九十九层石阶呢……”


        

“想着你就不难。”燕殊说。


        

李长天喟叹,亲了燕殊一下,指尖轻轻描摹着燕殊胸口的并蒂莲红痕。


        

“长天……”燕殊忽然缓缓开口,语调微颤,目光扑朔。


        

……


        

……


        

那日洞房花烛夜,燕殊翻来覆去要了李长天三次。最后一次泄出来时,李长天失神之际,忍不住心想,还好自己体力行,耐干,不然晕过去也太丢人了。


        

不过虽然没晕过去,李长天到后来也确实有些神志不清了,只记得自己被干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还在想燕殊真好看,自己一点都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