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 燕天番外(4)仗着他不知意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什么?”燕殊面露疑惑。


        

李长天仗着燕殊不知道‘老公’的意思,越发放肆,非要燕殊喊出口不成,他拉过燕殊的手,在他掌心一笔一划地写,边写还边念:“老——公——”


        

燕殊问:“这是何意?”


        

“哎呀,你不用管,对着我喊就成。”李长天坐姿如钟,背挺得笔直,一脸期待地看着燕殊。


        

燕殊自然不愿意扫他的兴,将李长天在他掌心写下的两个字默念了一遍后,手掌攥成拳,看向李长天,神情严肃地轻声喊:“老公。”


        

燕殊话音刚落,李长天的脸竟腾得一下就红了!


        

他掩唇猛地咳嗽起来,又是吸气又是捶胸,把燕殊吓了一跳:“长天?你这是怎么了?”


        

李长天摆摆手,眼神躲闪,脸颊红透。


        

他自称脸皮不薄,而且分明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如谪仙般清冷的燕殊,这样认真地唤他,当真犹如一道万钧惊雷,劈得李长天心脏如被雷击般颤栗。


        

李长天突然就明白过来,为什么自己喊燕殊相公时,燕殊会有那样不知所措的反应。


        

燕殊拍着李长天的背给他顺气,问:“是我哪里没喊对么?那我再喊一次……”


        

“别!饶了我吧!我错了,我不该让你喊的。”李长天连连求饶。


        

燕殊:“?”


        

“好了好了,没事,翻篇啊翻篇!”李长天单手揉搓着脸,嘟嘟囔囔。


        

燕殊抚了李长天脸颊一下,确定他真的没事后,将空的粥碗拿回灶房洗净。


        

等燕殊回到厢房的时候,李长天正试图把被子叠成豆·腐块。


        

燕殊很早就发现李长天有些奇怪、但近乎是严格恪守的习惯。


        

比如叠被子,李长天一定要叠得整整齐齐、方方正正,仿佛这样才能让他舒心。


        

比如早上起床,李长天一定要出门跑几圈,不跑就浑身难受。


        

比如李长天会不自觉地站得笔直,双腿并拢,手贴大腿,昂首挺胸。


        

再比如李长天吃饭吃得很快,仿佛下一秒就会有紧急的事发生,经常是燕殊刚咽下两口菜,李长天已经把碗筷放下了。


        

前面几个习惯,燕殊只是好奇为何,以及感慨李长天日复一日的坚持,但是吃饭快这件事,让燕殊非常担忧。


        

医典说,食急,易疾,易胃心痛也!


        

燕殊和李长天提及此事后,李长天先是一脸懵逼:“啊?我吃饭很快吗?”


        

见燕殊肯定地点点头,李长天笑着答应他:“那我以后尽量慢些。”


        

可这陈年习惯,哪能说改就改。


        

以至于现在两人一起用膳时,燕殊不得不吃一口就提醒一句。


        

冰冰冷冷的巡察使大人,一顿饭说的话,比和他人半个月说的话还要多。


        

当然,这个他人不包括李长天。


        

李长天也乖乖地听燕殊的话,努力改正着这个习惯。


        

因为他知道,‘慢些吃’这句话还有个意思。


        

愿君身长健,共白首,长厮守。


        

话说回来,燕殊走进厢房时,李长天刚巧把被子叠好,他得意洋洋地拍拍手,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听见脚步声,转头将燕殊拉到床榻边,问:“方正吗?”


        

燕殊端详片刻,认真回答:“嗯。”


        

“嘿嘿。”李长天心脏小雀跃,他又问,“这两日我俩做些什么呢?”


        

两人平时位高权重,王务繁忙,难得有空闲的时候,如今新婚燕尔,无需担忧公事,反倒不知该如何度过了。


        

“你……”燕殊看着李长天,因担心他的身体,犹豫着开口,“当真没事?”


        

“真没事!”李长天扶额,“咋的,不打一架你还不信了?”


        

说着李长天就去抓燕殊的手腕。


        

燕殊怎敢与他打,轻声:“别闹。”


        

“谁和你闹了,没闹,来来来,试试,比刀剑轻功我比不过你,贴身空手搏斗我还是很有自信的。”李长天边说边扎紧袖口,和燕殊过了两招。


        

燕殊怕伤着李长天分毫,处处避让,不敢使劲,可他越这样李长天就越无语,最后,为了表示自己真没事的李长天气急,使了浑身解数将燕殊掀到床榻上,按住他的手腕,整个人压了上去。


        

“来来来,燕大人告诉我,我到底有事没事?”李长天还没发觉有什么不对劲,梗着脖子问燕殊。


        

燕殊青丝凌乱,呼吸微微急促,他看着李长天,许久才轻声问:“你当真没事?”


        

“都说了没事了,你怎么……唔!”李长天话没说完,被燕殊封住了唇舌。


        

衣服被扒下来的时候,李长天其实满脑子问号。


        

啊?怎么打个架还打成白日宣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