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封侯 > 第四百三十七章 往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封侯


        

次日一早,刘璀的军队接手了县城防御,经过一夜的清理,西夏人在狄道县内的军队和官府势力基本上被清除干净,没有了里应外合的可能性。


        

但狄道县毕竟被西夏人占据了两年,即使官方势力被清除,还有大量民间势力。


        

陈庆带领士兵在大街上巡视,街头依旧实施戒严,不准百姓出门,到处是巡逻的士兵,城内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气氛。


        

一队队士兵在挨家挨户搜查,主要是针对西夏人的大户人家和大商铺,要求他们交出兵器,否则将严加惩处。


        

陈庆先来到了东南角的城墙空洞处,经过一夜的忙碌,空洞已全部填满泥土,外墙也被重新砌好,数十名士兵正在另一处砌墙。


        

陈庆意外看到了县尉黄耀宗也在,他正在和刘璀说着什么?


        

“都统来了!”


        

有士兵小声提醒一声,刘璀连忙迎上前,“参见都统!”


        

“昨晚还没有补好吗?”陈庆笑问答。


        

刘璀连忙道:“昨晚的已经补好了,刚才黄县丞告诉我,还有一处也有两丈宽的空洞,卑职刚让士兵修补好。”


        

陈庆看了一眼黄耀宗笑道:“县尉也知道这里有空洞?”


        

“这里的城墙空洞最早就是卑职发现的,卑职告诉了武知县,其实我们县衙很多汉官都知道,只是大家都不吭声罢了。”


        

陈庆赞许地点点头,“我想了解一下城内的情况,我们上城头说!”


        

陈庆又对刘璀笑道:“你也一起来。”


        

众人上了城头,陈庆缓缓问道:“城内百姓中党项人有多少,难治吗?”


        

“回禀节度使,城内党项居民大概有三成左右。”


        

“有这么多?”


        

“党项人也分两种,一种是老居民,住了十几二十年了,这种党项百姓没有危险,还有一种是新移民,就是这两年迁徙过来的,他们强占了最好的产业,最好的房子,还组建了党项复兴社,相当于宋朝弓箭社之类的民团,有兵器盔甲,非常危险。”


        

“这些新移民有名单吗?”陈庆追问道。


        

旁边刘璀接口道:“县衙有名册,黄县丞已经给了卑职,卑职安排士兵挨家挨户搜查兵器。”


        

陈庆点点头又问道:“关于归川县的银矿,你了解多少?”


        

黄耀宗苦笑着摇摇头,“卑职知道那边有座银矿,但官府中没有任何记录,卑职确实了解不多,只知道那座银矿比较隐秘,一直是官场禁忌,不准提,不准问。”


        

“那谁了解比较多?”


        

黄耀宗想了想道:“以前的武知县应该知道,他就是从归川县调过来的。”


        

“武宏伟?”


        

“对!就是他,他应该很清楚。”


        

说曹操,曹操就到,这时,一名士兵上前禀报道:“启禀都统,前任武知县说奉都统之令,前来报到。”


        

来得正好呢,陈庆笑问道:“他现在人在哪里?”


        

“在府衙等候。”


        

陈庆回头对刘璀道:“现在当务之急是把党项新移民清理出来,搜他们兵器不一定搜得到,关键还是人,要果断一点,先把所有十四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男子全部拘禁,等西夏军队撤走以后,再慢慢处置他们。”


        

“卑职明白了!”


        

陈庆又对黄耀宗道:“你全力协助刘将军,把这件事处理好,我任命你为县丞!”


        

“卑职一定竭尽全力!”


        

.........


        

陈庆匆匆赶到了经略使府衙,武宏伟正坐在大堂上等候,显得略有些紧张,这时,陈庆走上大堂,武宏伟连忙起身上前行礼,“参见都统!”


        

“坐下说话!”


        

陈庆笑眯眯请他坐下,又让亲兵上茶。


        

“没想到都统这么快就拿下狄道县了。”


        

“这也多亏你的提供的情报啊!否则在城内的巷战不知会死多少人。”


        

“卑职也希望不要伤及无辜百姓。”


        

两人稍稍寒暄几句,陈庆话题一转,问道:“我很想了解归川县银矿之事,希望武知县知无不言!”


        

武宏伟沉默片刻问道:“这座银矿对都统很重要吗?”


        

“对!非常重要,它关系我以后的军费来源。”


        

武宏伟点了点头,“这座银矿其实已经存在十几年了,它是熙河经略使刘法发现的,当时西军也面临待遇差、军俸低的困境,为了筹集钱粮,刘经略也绞尽了脑汁,发现这座银矿后,西军高层将领一致同意私下开采白银来补充军费,但他们也知道这是大忌,在军方的纪录中,它只是一座铅矿,便把这座银矿之事隐瞒下来了。


        

宣和三年,三使司矿曹官员特地来查看,也被将领们用事先准备好的铅矿石糊弄过去了,但还是不敢大规模开采,每年开采的白银在二十万两左右,当时白银不值钱,也就二十万贯钱,全部用来补充军费不足,购买羊肉,给士兵改善伙食等等。


        

后来刘子羽接任熙河路经略使,他非常谨慎,主张矿山只开采不冶炼,等到时机成熟再冶炼,结果我们囤积了大量的矿石,一直没有机会冶炼出来。”


        

陈庆心中已明悟,和他的猜测完全一样,银矿应该是西军秘密开采,所以官府都不知道银矿存在,西夏人拿到的十万斤粗银,也是用多年囤积的矿石冶炼出来。


        

“你也是参与者之一吧!”


        

武宏伟默默点点头,“卑职其实是第二任矿山管事,同时出任归川知县。”


        

“西夏人现在在开采银矿,你也知道吧!”


        

武宏伟叹口气,“卑职知道也没有办法,西夏军擅长收集情报,他们应该很早就知道银矿存在了,西夏窥视临洮府,恐怕也和银矿有关!”


        

陈庆负手走了几步道:“情况我大概了解了,你先接手县衙,和黄耀宗一起把狄道县民心稳定下来。”


        

下午时分,宋军斥候传来了最新消息,西夏军队七千余士兵在抵达狄道县以北四十里时,折道向西而去,去向不明。


        

这个消息让陈庆警惕起来,他立刻打开地图,并派人把武宏伟找来。


        

不多时,已经换了一身知县官服的武宏伟匆匆赶来,躬身道:“节度使找卑职有事吗?”


        

“我想向你了解一下路况!”


        

陈庆指着地图道:“斥候刚才送来最新消息,西夏七千军队从狄道县以北四十里处折道向西而去,但我在地图上并没有找到任何道路,是怎么回事?”


        

武宏伟迟疑一下道:“节度使所说的道路,卑职估计就是以前的旧官道,新官道修通后,旧官道就慢慢没有人走了,已经废弃了至少二十年,这份地图是后来绘制的,所以就没有标注旧官道了。”


        

“废弃二十年还能走?”


        

“走肯定能走,当年修建的是骑兵道,夯土非常结实,就是比新官道向北绕远了至少一百里,很不方便,它主要是为了和北面的官道交汇。”


        

“是指通往哪里绕远了百里?”


        

武宏伟愕然,“卑职当然是说当川县,难道节度使不知道?”


        

陈庆摇摇头,这时他已经明白了,西夏援军在支援狄道失败后,改变了策略,他们一定是去接应当川县银矿,杨再兴的军队恐怕会有危险了。


        

陈庆沉思片刻,果然对亲兵道:“速去传我的命令,立刻集结三千骑兵!”


        

一刻钟后,陈庆亲自率领三千骑兵离开了狄道县,沿着新官道向当川县方向疾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