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的弟子都是气运之子 > 第五章:修仙太轻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翌日清晨,醒来的徐小天感受着自身全新的气象,不禁有些喜出望外。


        

体内真元力分明壮大了一半以上,境界也已经濒临固本五重的极限,仅差一步就能踏入六重。


        

“她也就是昨夜随便修炼了一下,反哺给我的修为,就抵得上我过去十几年一半的成果?”


        

此外,徐小天发觉自己的元神也壮大了不少,如果他昨日的元神只是一棵幼苗,现在则已经是一棵大树。


        

闭上眼感应了一下,居然连百里外的一只蚂蚁的举动都感知得清清楚楚。


        

“这才一夜……我居然连神识都有了。”


        

“固本境的入门级菜鸟,居然拥有神识,传出去大概没人会信吧?”


        

“倒是多亏了我那个倔脾气的好徒儿啊,当然……”


        

迎着温热的晨曦,徐小天嘴角微微扬起了一抹怡然自得的弧度。


        

“九字真言秘术,也功不可没。”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凡九字,常当密祝之,无所不辟。要道不烦,此之谓也。


        

九字真言,又名六甲秘祝。


        

为上古道家无上秘术,每一个字都代表着一种道法的极致,传闻集齐九字真言秘法,便可证道飞升。


        

修行九秘,可使人在各个领域达到极限。


        

女帝霍雅涵前世行遍三界,饱览千山,历经万难,终其一生也仅仅只得到三字真言,但也窥见了大道一角。


        

而徐小天,如今却掌握着九字真言的全貌,深知这九门成仙秘术的恐怖。


        

“临”字真言,空间秘法,大成后甚至能瞬移星河。


        

“兵”字真言,操纵兵器,可以操纵任何外物,甚至是把生物当作兵器来控制。


        

“斗”字真言,乃无上斗战圣法,一法可以演化世间万般攻杀神术,连一根发丝都可作穿云箭射杀敌手。


        

“者”字真言,疗伤秘法,可生死人肉白骨,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哪怕只剩一滴血,都可以起死回生。


        

“皆”字真言,使身体所有方面素质增强十倍。


        

“列”字真言,一气化三清,为创世大神演化世界的秘法,可分出三个“我”。


        

“阵”字真言,为世间最精妙的法阵,包罗万象。


        

“前”字真言,令元神升华,可识天命,大成甚至可推演未来。


        

“行”字真言,可使人的速度激增,大成甚至比肩光速,可以更迭时间。


        

如今的徐小天,集结九字真言全秘,已洞悉无尽天地法则,假以时日,若是有通天修为在身,自可借此纵横星河,镇压九天十地。


        

只不过,现在的他,受限于微末的修为,无法施展出完全的九秘。


        

但仅凭如今这一点修为,已经十分了得。


        

霍雅涵在《天玄宝录》上的遭遇,便是徐小天以“阵”字真言上所载的秘法,于书内设置了一个幻阵,又结合“前”字真言的奥义,在幻阵中加入了凝练元神的功效,对破阵者有莫大的好处。


        

故而霍雅涵通过大帝残神尝试破解幻阵的同时,元神也在不断成长。


        

毕竟是他的徒弟,到了他的门下,总不能什么好处都没有,如此也太对不起他这个师父的名头了。


        

霍雅涵前世未曾获得阵字真言,自然无法轻易看透徐小天的幻阵。


        

只不过徐小天是有放水的,在幻阵里设置了一个很明显的阵眼。


        

霍雅涵好歹也是大帝转世,想必最多探索个百八十天就可以把幻阵给破了。


        

刚一出门,准备迎接美好一天的徐小天,就看见了那个美丽得不可方物的少女。


        

此时,一身雪白练功服的霍雅涵,正单手叉腰,站在门口用一双仿佛会说话的桃花眼瞪着他看。


        

望着霍雅涵有些阴沉的俏脸,察觉到来者不善的徐小天不紧不慢地把双手插进袖口:“觉得为师哪里不好,可以跟为师直说。为师好告诉你,你哪里说得不对。”


        

霍雅涵:“???”


        

【叮!你的徒弟霍雅涵耐力+1】


        

【你的耐力+10】


        

“这本书,到底是怎么回事?”


        

霍雅涵举起手中的《天玄宝录》,质问道。


        

徐小天答非所问:“知道一加一等于二就够了,何必知道一加一为什么等于二。”


        

知道有高深的幻阵就行了,知道了怎么设置的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要靠自己破解?


        

霍雅涵轻咬着娇艳欲滴的下唇:“可是……”


        

“一日之计在于晨,早起可以干很多事,与庸人自扰,其细究为什么背不出来,不如好好琢磨琢磨怎么背出来。”


        

徐小天打断了她将要来的吐槽,淡漠道,“行了,回去吧。”


        

虽然从理论上讲,打工人心情不好的时候,骂公司总是没错的。


        

但为师还是希望你,不要浪费时间在这种没有意义的吐槽上。


        

毕竟,只有你多劳,我才能多得。


        

【叮!你的徒弟霍雅涵耐力+1】


        

【你的耐力+10】


        

没有理会来找麻烦却未果的徒弟,徐小天说完之后,就兀自转身回屋了。


        

正如他刚才所说。


        

早起可以干很多事。


        

比如说再睡个回笼觉。


        

“你……”


        

望着师尊回屋的背影,霍雅涵气得鼓起腮帮。


        

自己费了一晚上功夫,都没摸索出什么门道,令她忍不住一大早跑过来堵门,想发泄一番不断挫败积攒的满腹憋屈,质问师尊是否刁难自己。


        

谁知道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三言两语就被师父给打发了,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更憋屈了呀!


        

早知道还不如不来呢!


        

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霍雅涵于是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懊丧中。


        

怎么回事啊,自己可是堂堂大帝啊,怎么会被眼前这个师父搞得一点办法也没有?


        

明明是自己上门找麻烦啊,怎么到最后主动权完全被对方占据。


        

气死偶嘞!


        

堂堂女帝转世,险些就像小女孩一样跺脚。


        

【叮!你的徒弟霍雅涵耐力+1,+1,+1……】


        

【你的耐力+10,+10,+10……】


        

霍雅涵气呼呼回屋的一路上,刚躺上床的徐小天就收到了足足八十点耐力。


        

自己这个徒弟,真是太孝顺了啊哈哈。


        

每天睡觉说教就能变强,真没想到,原来修仙是这么轻松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