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的弟子都是气运之子 > 第三十九章:要想生活过得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此以后,小真剑就走上了一条跟着霍雅涵学道的不归路。


        

霍雅涵都想好了,这么好的苗子,决不能埋没了,必须将大湮真经这等至高无上的绝世功法传授给他。


        

然后气人的事就来了。


        

这孩子还没读几年书,通过神识传入他脑海的功法内容,大多都是字认识他,他不认识字……


        

无奈之下,霍雅涵只好从基本的文化知识教起。


        

然后更气人的事就来了。


        

韩真剑和大多数熊孩子一样,对学习总是提不起兴趣,心不在焉的,今天学的明天就还给老师了。


        

可苦了没有带小孩经验的霍雅涵。


        

“有朋自远方来,下一句是什么?”


        

霍雅涵问。


        

韩真剑认真想了想,答曰:“有朋自远方来,虽远必诛?”


        

霍雅涵:“????”


        

【你的徒弟霍雅涵耐力+2】


        

【你的耐力+20】


        

“你再给我仔细回忆一下,昨天我教你背的几篇文章……”


        

霍雅涵咬牙切齿地道。


        

感觉洪荒之力在骚动……


        

一见她俏脸阴沉,小孩子心中紧张,更加慌乱,但还是仔细回忆了起来:“有朋自远方来,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霍雅涵直接把教材一扔:“漂亮。”


        

【你的徒弟霍雅涵耐力+3】


        

【你的耐力+30】


        

徐小天开心得不行。


        

没想到自打紫芝峰上来了个韩真剑,霍雅涵提供的耐力反哺就成倍翻涨。


        

自己让霍雅涵带孩子的决定,真是太明智,太明智了啊哈哈哈。


        

霍雅涵现在每天的任务十分繁重。


        

本尊要修炼,一个分身要抱着糖白虎去喝羊奶,一个分身要教小师弟学习……


        

徐小天也是,三个分身各司其职。


        

本尊修仙,一个分身吃喝玩乐,一个分身满天下跑,找寻新的紫色气运的天才弟子。


        

待到韩真剑总算学会吐纳练气,徐小天也是毫不犹豫地将至尊骨日角交给他炼化了。


        

韩真剑从此在苍天霸体的基础上,又添先天至尊体,气机澎湃如汪洋,体内的血液都变得趋于墨色。


        

【你的徒弟韩真剑得到先天至尊体。】


        

【你得到鸿蒙至尊体。】


        

徐小天当初得到霍雅涵反哺的至尊皇体,也在这一刻再次得到十倍升华,成为了鸿蒙至尊体。


        

之前的至尊皇体,比荒古圣体和苍天霸体之流要差一些。


        

但是如今的鸿蒙至尊体,却足以与这两种神圣体质比肩,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日,风云变色,天空中降下两尊道祖虚影,二度震惊世人。


        

陆惊鸿原本正在为两年后的甲子劫忧心忡忡,见到天现祥瑞,以为吉兆,也是倍感欣喜。


        

自此,徐小天无论是独自修行,还是靠弟子反哺,修为进境都远远超乎常人想象。


        

甚至远超他自己的想象。


        

霍雅涵不时还下山打老虎,取虎血炼体之余,顺便拯救一些怀揣壮志的滑铲少年。


        

本就是先天至尊体的她,在虎血秘法的熬炼下,肉身素质更是也日新月异。


        

如今还只是三阳境七重的霍雅涵,甚至可以单凭肉身硬接道胎境一重强者的一拳。


        

作为十倍反哺的受益者,徐小天的肉身强度就更可怕了……


        

具体可怕到什么地步,他说不上来,但是一般的苦海境前期修士,绝对要不了他的命。


        

……


        

这一日,天朗气清,万里无云。


        

徐小天正惬意地在水池里仰泳。


        

突然,他面色一变。


        

身形一闪而逝。


        

出现在岸上一气呵成穿好衣服的这一刻,水池中他刚才呆过的地方,兀自涟漪不息。


        

一片凋零的枯叶,徐徐飘落。


        

一道看不见的剑气悄声无息地掠过,将枯叶瞬息绞成了虚无。


        

调动的真元力未来的及蒸干身体,徐小天猛然一侧身,与这道看不见的剑气擦身而过。


        

轰然一声,剑气落在地面上,炸裂出一道深不见底的丘壑。


        

徐小天面容凝重,想不到来人速度如此迅捷,自己前脚神识才感应到有外来入侵者,后脚就已经来到近前发难。


        

此人的修为,极高!


        

只是可能怕动静太大,没有用什么厉害的手段,只想用这平平无奇的一剑了结自己。


        

“嗯?”


        

紫竹林深处,传来一声疑惑的惊叹。


        

是一名手持长剑的黑衣人,整张脸都用黑布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


        

“你小看我了。”


        

突然在身后响起的徐小天的声音,令黑衣人浑身毛孔陡然炸开,下意识反手一剑过去,这次挥出的剑气远胜之前那一剑,沿途一片紫竹湮灭,甚至远处的一座山峰都斜斜地斩断。


        

徐小天脚踩行字真言,身形一闪,近乎瞬移般的速度又出现在黑衣人身后,来不及施展术法的他,毫无花哨地一拳打出,痛击在黑衣人身上。


        

“轰——”


        

一声巨响,徐小天这一拳蕴含的恐怖力量爆发,一圈狂猛的劲气肆虐开来,成片的紫竹倾倒,而黑衣人如一发炮弹般倒飞出去。


        

“怎么回事……”


        

满口鲜血的黑衣人强行运气压制体内的重创,眼中有的尽是不可置信。


        

“他不是只有固本五重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


        

失算了!


        

“咦?”


        

徐小天见状也是一惊,他的肉身经历过霍雅涵多番洗练,已是强横到远远凌驾于寻常道胎境的程度,他这一拳虽然说为了怕摧毁紫芝峰而内敛到极致,气聚而不发,但也足以将任何一名道胎境强者格杀。


        

可眼前这人,居然还生龙活虎的?


        

“苦海境修士……”


        

徐小天却丝毫不惧,身形一闪,再度闪现到黑衣人面前。


        

黑衣人大惊,挨了一拳已经半死了,你还来?


        

猝不及防之下,他反手就祭出一只碧绿色的小鼎,散发出一股毁灭的洪荒气息,打向徐小天。


        

徐小天眉头一挑,他看出这只拳头大小的绿鼎绝非凡品,其材质本身就十分卓越,绿光莹莹,有混沌气流转。


        

更关键的是,上面居然附着一丝大帝道韵,与万法相合,能与天地共鸣。


        

碍于不敢把动静闹大引来天玄仙门的高手,黑衣人没有将绿鼎放大,但其威力也不容小觑,周遭空间都被撕裂了,漆黑的空间裂缝如泼墨一般尾随着小鼎。


        

若是一般的道胎境修士,只怕顷刻间会被小鼎上的恐怖道则撕碎,但徐小天是二班的……


        

他掌心之中乌光涌动,凭借着至尊鸿蒙体与苍天祖体,再加上霍雅涵平日里以秘术熬炼反哺的强横肉体,探手就把小鼎抓在手里。


        

饶是如此,他也遍体生疼,浑身自皮下渗出血来。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嘴角勉强勾起一抹弧度。


        

“那个……一见面就送这么大礼,这么客气的吗?”


        

徐小天很是不好意思,于是爽快地把绿鼎收入了囊中。


        

他翻遍空间储物指环那么多宝贝,都没见过比这尊绿鼎更厉害的法器。


        

那就决定是你了,我的第一件兵器。


        

要想生活过得去,怎能不带一点绿。


        

“!!?”


        

黑衣人大骇,慌神之间还不忘手印一变,却错愕地发现,属于他的绿鼎竟完全不听他调遣,无法回归。


        

“嗡嗡……”


        

徐小天的袖口内,绿鼎震颤不止,像是在挣扎,要逃离他的掌控。


        

徐小天当下以前不久刚踏入鬼仙境界的元神镇压住受到召唤的绿鼎,并以“前”字真言蛮横地抹除了黑衣人留在上面的的认主血印。


        

小鼎这才停止躁动,成了无主之物。


        

“我的仙泪绿金鼎!”


        

感受到自己与小鼎之间的那一丝联系彻底断绝,黑衣人心在滴血,脸都涨红了,但却已经被吓破了胆,头也不回地远遁逃离。


        

徐小天有心追杀,但是走一步就浑身生疼。


        

方才这具分身被刚才的绿鼎轰击到,此时体内已是被绿鼎的道则摧残得一塌糊涂,连维系形体都难,遑论再行杀伐。


        

若非有霍雅涵平日里源源不断提供的耐力,刚才他就忍不住失态了。


        

徐小天分身当即以“者”字真言迅速修复伤势,身上的裂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他很好奇,这人身为堂堂苦海境强者,竟然沦为刺客之流,偷袭他一个明面只有固本五重的小同志?


        

“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