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的弟子都是气运之子 > 第200章:诡异的孔雀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狸王的身躯掉进那巨大的鸿沟里,扫帚一样的尾部如孔雀开屏,扇形流转中射出道道弧光光束,绚丽多姿,似乎展示着最后的辉煌。


        

但它很快被不断崩塌的空间埋葬,在不断缩小的空间压缩下,形神均爆,俱灭了。


        

而其中一只孔雀翎仍然以无比顽强的生命力,以突破音速光速极限的速度穿透层层空间,远遁天河禁界,超越五行之中。


        

只可惜了这孔雀明王之法身,还未修成正果便早早夭折了。


        

正应了那句话: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孔雀翎!孔雀明王?”


        

霍雅涵一惊,真没想到这花面狸居然是孔雀明王转世?


        

孔雀明王在远古可是至强天尊,在三界呼风唤雨的顶极存在。


        

作为孔雀明王的转世之身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完全消失在尘埃中。它一定还会再次轮回转世。但再次轮回又不知道何时何世了。


        

她有种预感,这孔雀明王若再度转世,一定又会是通天彻地的大人物,必会逆天崛起,成为自己最大的劲敌。


        

在日月天轮的阴阳伟力轰击之下,其余剩下的花面狸也早如炸锅被一锅烩了,化作一阵阵蒸汽薄雾,消灭在空气中,连半点肉沫血迹也未留下。


        

霍雅涵口中念念有词,运转者字真言的疗伤篇,将一道道真元之力注入地上的朱子文体内。


        

一道道复苏之风不断拂过,朱子文渐渐苏醒过来,发现真元之力不断注入体内,自己伤势已渐趋好转。


        

他知定是霍雅涵为自己疗伤,赶紧向着亭亭玉立的霍雅涵跪下连连磕头,颤声道:“多谢师尊!”


        

“暂不要叫我师尊。待我禀明师尊再说。不用多礼!起来吧!”


        

“是!师尊!”


        

他一时还是改不了口。


        

“子文,你随我回紫芝峰修炼吧!可还有什么未了心事?”


        

朱子文立起身子,他想起今日陨落的数星,心中哀伤。


        

于是道:“请师尊稍候,我去去便来!”


        

他四处搜寻,找到那些陨落的星骸碎片,拼凑在一起,然后挖了个巨坑,将那些星骸摆放在一起好生安葬了。连连作了几个揖。


        

然后道:“师尊,我们可以走了。”


        

“我说了,暂不要叫我师父。”


        

“是。”


        

霍雅涵如今却掌握着九字真言的全貌,深知这九门成仙秘术的恐怖。


        

为了赶路,她将临字真言和“行”字真言先行传授给了朱子文。


        

单是“临”字真言,空间秘法,大成后甚至能瞬移星河。


        

“行”字真言,可使人的速度激增,大成甚至比肩光速,可以更迭时间。


        

朱子文不愧为文曲星下凡,今朝状元郎,很快就掌握了其中诀窍,瞬间炼成比肩光速的飞行速度,并能瞬移星河,与诸星聚首。


        

两人驾云飞行,很快来至紫芝峰。


        

霍雅涵带朱子文前往大殿拜见师尊徐小天。


        

徐小天见新收的弟子乃文曲星下凡,头上顶着一团紫色气运,自很是欣慰。不过考虑到收徒名额有限的问题,将其收为外门弟子,不记名,由霍雅涵负责调教。


        

此后,霍雅涵又带其与众师姐师兄见面,一时众人均喜不自胜。


        

接下来的几天,便是由霍雅涵传道授业。


        

如今的霍雅涵,集结九字真言全秘,已洞悉无尽天地法则,修为已提升至道胎七重境界,真实战力则已在苦海境之上。若是有通天修为在身,自可借此纵横星河,镇压九天十地。


        

只不过,现在的她,受限于修为,还无法施展出完完全全的九秘。


        

但仅凭如今这些修为,已经十分了得。


        

先前霍雅涵在上的遭遇,便是徐小天以“阵”字真言上所载的秘法,于书内设置了一个幻阵,又结合“前”字真言的奥义,在幻阵中加入了凝练元神的功效,对破阵者有莫大的好处。


        

故而霍雅涵通过大帝残神尝试破解幻阵的同时,元神也在不断成长。


        

如今,霍雅涵依法泡之,也将一书赠于朱子文,在书中又增加了一个新的幻阵,令他在破解幻阵的同时,元神也茁壮成长起来。


        

这朱子文可不比韩真剑,冰雪聪明,大智若愚,一点就通,学东西挺快。


        

不到一日功夫,竟先后破解了两个幻阵。


        

霍雅涵教起来也毫不费劲,将大湮真经也部分教了给他。


        

假以时日,每夜子时,朱子文钻研那真言秘诀,后又掌握了“阵”字真言,于排兵布阵之法了然于胸。此时,若是他再布那星魂大阵,威力自当远胜从前。


        

这日夜晚炼功,他的星魂之力激荡全身窍穴,身周灿然,片片星光播洒体外,全身206块骨和所有肌肉经过洗礼,已然脱胎换骨,真正步入了仙人之境,修行一日千里。


        

他想起天启王朝任命他为南阳府一事,命他择日赴任一事。于是向霍雅涵禀告。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你若赴任南阳府,造福百姓,必能增加你的业力功德心。你已修炼有成,放心赴任吧,做个万民敬仰的好官。”


        

霍雅涵叮嘱道。


        

“谨遵大师姐之命!”


        

徐小天已收他为外门弟子,他自不能再称霍雅涵为师姐了。


        

随后,朱子文去南阳赴任,破奇案无数,解无数百姓疾苦,增加不少功德,此是后话。


        

紫芝峰上,众弟子为师父徐小天新建了一座轩辕行宫。众弟子各建了一处行宫,并各自在自己的行宫修行。


        

此时的紫芝峰已非彼时,一个个鸟枪换炮了。


        

但每日清晨,弟子们都会齐到大殿向师父徐小天请安。


        

徐小天自也会传授几句道法真言。


        

这日清晨,众弟子齐聚轩辕宫天玄大殿。


        

除了吕怒放和嫦娥夫妇、赴任的朱子文,其余弟子均已到齐。唯独又少了韩真剑那货。


        

气宇轩昂,仙风道骨的徐小天坐在大殿中央。


        

“雅涵,真剑呢?好久不见回了。”


        

“我也不知道,师尊。”


        

“大王峰的女弟子生真剑师弟的种,听说难产那会,哭天喊地,弄得差点丧命,把真剑师弟的祖宗八代都问候了个遍。但真剑师弟死活不肯去瞧人家一眼,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


        

“奶奶的,真剑那腌臜货这家伙太不地道。他这个天道监察史咋做,自身不正,何以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