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怪异世界的邪道人 > 第三章 纸人抬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光尽去,怒蛟县城南。


        

一面色苍白,身穿黑袍的古怪道人,带着一个浑身包裹在黑布之中的巨汉,走在寂静的街道上。


        

虽然答应了前往王庄驱邪,但邓凡可不会只身前往,不管是不是真的邪祟,带上冥一都是有备无患。


        

他虽然修行左道之术,但本身却毫无修为,若是不借助外力,一个普通人就能够撂倒他,若不带上冥一,那就是去找死。


        

......


        

黔南地界,山多林密,夜路难行,尤其是在这荒野之中。


        

道路两旁,时常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似有蛇虫爬过,远处深山,时而传出阵阵狼嚎和猛兽的咆哮。


        

邓凡虽因常年吸食阴气,天生一副阴眼,在夜间行进毫无障碍,虽做不到视夜色如无物,但借着昏光,大致的方向却是能够辨认清楚。


        

“嘻嘻嘻...”


        

突然,一阵森寒诡异的阴风吹过,伴随着阵阵渗人的诡异笑声在虚空中响起,邓凡立即脚步一顿。


        

抬头瞭望,只见远处山林之中,几道白色的人影抬着一顶漆黑的轿子,奔走之间健步如飞。


        

不过几个呼吸,由远至近,就朝着邓凡所在的方向而来。


        

“纸人抬轿,百鬼送行!”


        

直到那几道白影接近,邓凡才看清,那居然是几个面容失真,嘴角挂着诡异笑容的纸人,在轿子后方,还有几个随行的纸人一路撒着冥钱元宝,一道道虚幻的影子跟在纸人身后,捡着地上的元宝蜡烛。


        

这诡异的一幕,在漆黑的夜色衬托下,显得格外阴森恐怖,令人遐想,心生恐惧。


        

但邓凡却并没有惊慌,只是站定而立,眼神凝重,严阵以待。


        

纸人抬着的轿子看到邓凡,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只是顿了一顿,就继续出发。


        

在这寂静的荒野之中,两拨人马擦肩而过。


        

“哎...真是多事之秋,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看来这怒蛟县,也太平不了多久了。”


        

望着纸人前往的方向,邓凡暮然一叹,那个方向,正是怒蛟县城所在。


        

摇了摇头,邓凡并没有多过驻足,他也只是感慨而已,两世为人,他却是深刻明白一个道理‘穷则独善其身、达则不一定兼济天下!’


        

以他现在的处境,自身都在挣扎求活,又如何顾得上那许多。


        

......


        

月上中天,一座依山傍水的小村庄中心,一栋青砖黑瓦的小院中,此时却是灯火通明。


        

“怎么还没到啊,我说你小子,到底是在哪里请的法师?”


        

小院门口,两男一女正在焦急的等待着,为首的一个两鬃花白,面生皱纹的老者,时而抬头望向村口。


        

“老太公但请放心,您的事情我岂敢怠慢,您也知道,有真本事的法师本就不多,大多都是骗吃骗喝的假把式。”


        

“我请来的法师那可是在衙门当差,自然错不了。”


        

虽然心中问候邓凡全家女性,但王肃表面上却一脸淡定,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到底是混迹公门的人,品性暂且不说,但在这为人处世之上,他却是颇有几分门道,否则也不可能凭借一介白身,坐上县衙捕头。


        

“只要能够救得我家硕儿,老夫必有重谢。”


        

自从三日前家中独子遭了邪祟,王老太公就立即慌了神,这几日和尚道士也没少请,但这荒野乡村,哪来的高人,正当高人都不用吃饭啊。


        

对于王肃的为人,王老太公还是清楚的,虽然为人油滑,但也知道轻重,量他也不敢糊弄自己。


        

“来了...”


        

远远的,邓凡刚入村口,王肃立即双眼一亮,赶紧迎了上去。


        

“邓掌柜的,你可算是来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本村的里长,王老太公。”


        

“见过王老太公,贫道稽首了...”


        

“小道长有礼...”


        

望着面前面一副病怏怏模样的年轻道人,王老太公虽然心中狐疑,但也只是稍稍愣神,立即拱手回礼。


        

“老太公不必疑惑,正所谓,有志不在年高,邓掌柜虽然年岁不大,但却是怒蛟县中,有名有姓的真道学,可不是那些混吃混喝的骗子能够比的,否则也不可能在衙门之中,谋的差事。”


        

看出了王老太公的狐疑,一旁的王肃赶紧帮腔道。


        

“倒是小老儿失礼了,还望小道长不要见怪...”


        

在这种偏僻的山村,县衙的威信那还是有的,听到此言,王老太公心中的疑虑也瞬间散去了许多。


        

倒是邓凡,听到王肃的吹捧,嘴角却是隐晦的抽搐了一下,‘真道学’他可不敢当,顶多只能算是邪门外道而已。


        

“小碗,快去上茶...”


        

虽然心中焦急,但有求于人,王老太公也不敢失了礼数,刚刚进门,就对着身旁一直低眉顺眼的小少妇吩咐道。


        

“老太公多礼了,茶水就不必了,还是说说这邪祟之事吧...”


        

“哎...三日前,小儿出门游玩,也不知遭了什么邪祟,这几日身形日渐消瘦,一道夜晚,就变得神志不清,兼之力大如牛,几个壮汉都按不住他...”


        

王老太公也只是客气一句,事关自家独子,他怎么可能不着急,见邓凡开门见山的姿态,他心中也是一定,直言不讳的把事情首尾详细交代了一遍。


        

听到这番描述,邓凡心中也大概有了些许猜测。


        

在此方世界这么多年,邓凡可不是白混的,虽然没什么修为在身,但借助上辈子家学渊源、博闻强记,驱邪制鬼他还是有些心得的,否则他也不敢贸然接下这桩差事。


        

严格来说,人有阳寿,鬼魂也有阴寿,一般的鬼魂,其阴寿根据其死亡的时间来定,死的时候越年轻,阴寿就越长,反之亦然,一般的老死之人,阴寿仅有七日,也被称作头七,见过家人最后一面之后,若是没有特殊机遇,一般都会自行消散,也就是所谓的轮回。


        

这方世界也同样有着冥土传说,但也仅限于传说,谁也没有见过,传闻幽冥之地,乃是鬼神的居所。


        

而鬼物,要么则是意志极为坚定之人死后形成,要么就是身前怨气极大的枉死者,所形成的一种特殊能量,这等存在,已经有了干扰活人精神的能力,拥有特殊异能。


        

根据王老太公的描述,邓凡心中却是有了些许猜测,神志不清,兼之力大如牛,不就是所谓的:鬼上身。


        

所谓的鬼上身,和外道中的‘神打’之术其实差不多,都是接引异力刺激周身潜能,区别在于一个是被动,一个则是主动。


        

但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一旦人体潜能过度损耗,轻则身体虚弱,重则直接暴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