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怪异世界的邪道人 > 第八章 五毒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黔南,怒蛟县偏北的深远丛林中。


        

一个身材瘦弱的少年,趴在浓密的草丛中,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一棵大树。


        

大树底下,一柱黑褐色的檀香被点燃,徐徐的青烟在丛林中肆意扩散,一股怪异的腥味,随着清风吹拂,朝着丛林深处扩散。


        

“快了...希望这一次不要再失败!”


        

望了望天边的斜阳,又看了一眼被点燃的檀香,少年眼中闪过一丝罕见的肉痛。


        

这一个星期以来,为了配置这种檀香,邓凡的身家已经大幅度缩水。


        

这种檀香所用到的一些奇怪的毒物,就连一些药铺也没得卖,为了找齐材料,可是废了邓凡不少的苦功。


        

在这个时代,一家三口一年的用度,普遍不超过三枚银元,可这一根檀香的造价,光是材料就需要五枚银元,这其中还不算邓凡的手工费。


        

最为关键的是,这种檀香制造起来极为不易,邓凡也是失败了好几次,这才勉强摸到门道。


        

‘五毒桩’的修行,虽然用不上什么名贵的天才地宝,却需要海量的毒物辅助修行。


        

这篇法门本就是从苗疆蛊术中推演而来,和邓凡自己摸索出来的‘药蛊之法’,颇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虽名为‘五毒桩’,但却并不局限于毒物,反而越毒越好,当然,修行情况也要视修行者自身的情况而定,最好是循环渐进,先用普通毒物练功。


        

而邓凡所配置着这种檀香,就是‘五毒桩’中所记载的一种诱虫的药引。


        

随着时间的流逝,直到天色擦黑,茂密的丛林之中,才传来阵阵‘嗖嗖’的爬动声,由远至近,越来越密集。


        

察觉到林中的异状,邓凡连忙俯身,就连呼吸都下意识的轻了几分。


        

直到密林中的动静小了下来,邓凡这才暮然抬头,抄起早就准备好的竹制网兜,迅速扑来上去。


        

一网下去,邓凡也来不及看看收获如何,赶紧勒紧网兜的口子,转头就跑。


        

他也没有料到,这‘五毒桩’中所记载的药引效果会这么强,那密密麻麻满地的毒物,直看得他一阵头皮发麻。


        

......


        

第二日清晨,天色朦胧。


        

棺材铺的后院中,一个半人高的木桶中,满是漆黑一片的毒虫。


        

邓凡赤裸着上身,双手交叉,胸腹之间,嶙峋的排骨看上去颇为病态。


        

“~哈...”


        

吐气开声之后,强忍着心头的不适,邓凡双手伸进木桶之中,顿时密密麻麻的毒虫犹如潮水一般,沿着他的双臂攀沿而上。


        

“唔...嘶!嘶!嘶!”


        

只是一瞬间,邓凡就感觉到一种直入骨髓的据痛感传来,酸、痛、麻、痒,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若不是这么多年疾病的痛处已经把他的神经打磨得足够坚韧,恐怕他都要忍不住放弃了。


        

短短半分钟的时间,邓凡全身的青筋暴起,一股肉眼可见的青黑气,沿着手臂瞬间流向全身。


        

直到这股毒气深入五脏六腑,邓凡这才双臂抖擞,手上的毒虫纷纷跌入木桶中。


        

“嘿~哈...”


        

在一阵阵酸麻肿痛的触感中,邓凡拉开架势,手脚并用,配合着特殊的动作和呼吸法,一丝不苟的演练起‘五毒桩’中的拳架。


        

不管是何种修行之法,总归离不开‘精气神’三宝,邓凡这一世的身体实在是太过虚弱,精气几近枯竭,若是强行外练筋骨,刺激气血,那就是找死。


        

没有上好的肉身,修行‘神魂异力’那也是痴心妄想,毕竟精气神相互关联,一个处理不善,他就算是想做鬼,恐怕都很难。


        

而‘五毒桩’对有别于其他的修行方法,只要是以毒气刺激五脏六腑的生机,带动气血,弥补身体气血的亏空。


        

这种修行的方式可以说是邪道之中的邪道,其中对毒物毒性的把握,若是差上丝毫一分,就会暴毙当场,而且这种修行法门,相对于别的修行之道,并没有丝毫的优势可言。


        

正常人是绝对不会选择这种邪法的,但邓凡却没有这方面的顾忌,这门‘五毒桩’虽然看似粗浅,但却是经过其眉心神秘的‘第三眼’推演而成的,其中对于人体对毒性的抗体,解剖得极为深邃。


        

是以邓凡才能如此快的上手,丝毫不惧中毒身亡的危机,只有他心中最为明白,这种在外人看来极为危险的修行方式,对他来说,却更为安全。


        

虽然不知道这‘第三只眼’的来历,但是邓凡心中却很清楚,这只眼睛既然寄居在自己身体中,至少短时间内,是绝对不会害自己的。


        

这几次对于‘五毒桩’的修行,也正好印证了着一点,虽然这‘五毒桩’是根据邓凡脑海中的知识精炼编策而成的。


        

但是邓凡对于其中许多关窍,却也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这也很正常,人的记忆力其实极为有限,有些东西,就算是曾经接触过,甚至是看过,也不一定会全部记住,但其眉心的‘第三眼’,却能够调动他脑海之中的一切信息,只要是他接触过的,甚至是早已忘记的记忆,都会被一一呈现还原,不仅如此,在那种状态下,他的智慧也会得到无限加强,很多东西甚至不需要记住,只需要有一个模糊的大概,就能塑本还元,重新追溯其中的本质。


        

正是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智慧,这门‘五毒桩’才得以成形,是以修行方法看似危险,但其中很多理论,其实却更加的精确。


        

“呼~


        

一个时辰过后,知道天边的晨曦升起,邓凡周身青黑之色尽数消弭,其这才长长吐去一口斑驳的杂气,脸上升起一抹不正常的潮红。


        

望着木桶中死伤惨重的毒虫,邓凡的脸上闪过一抹发自内心的笑意,这可能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笑。


        

多年苦难的生活,加上弱病的残躯,早已让他忘记了笑是什么滋味。


        

但这几天的转折,却重新让他看到了恢复健康的希望,每一次修行过后,他都能够感觉到,浑身好似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洗礼,脱去了一层厚厚的枷锁。


        

虽然距离身体彻底康复还遥遥无期,但邓凡却逐渐喜欢上了这种修行的过程。


        

把木桶搬进偏房的黑暗角落中,挑拣出其中死亡的毒虫,邓凡给这些毒虫喂过毒饵之后,简单的洗漱了一番,这才打开棺材铺的大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