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怪异世界的邪道人 > 第三十七章 五金之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些矿工的尸体,可还在!”


        

单凭黝黑汉子的描述,邓凡一时之间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什么。


        

天地邪祟多种多样,细分下来,那讲究可就大了,无形之气可聚魑魅魍魉,有形可为山精魔怪,细细数来,就是一天一夜也说不完。


        

“虽然大多数都被焚毁,但还有几具,在矿山上。”


        

“具体是什么在作祟,没见到尸体之前,贫道也不好妄下定论。”


        

望了黝黑大汉一眼,邓凡眼中却是闪过一丝狐疑,这个汉子虽然看起来普普通通,但邓凡却是在他的身上,察觉到了一丝不同与常人的阴气。


        

但这种阴气又和他这种修行外道所沾染的浊阴不同,反倒更加类似于地气。


        

“说起来在下也算是半个道门中人,祖上乃是观山太保。”


        

面对邓凡的眼神,黝黑汉子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尴尬。


        

“原来如此,我倒是没想到,袁公子手下,还真是能人辈出啊...”


        

略有些意外的望了袁旭一眼,邓凡的确很意外。


        

这所谓的观山太保,其实就是盗墓贼,观山川地脉,寻宝定穴,被这袁旭用来寻找金石矿脉,倒也算是物尽其用,难怪身上透着一股地气,感情是地下呆久了。


        

“邓道长过奖了,家叔素来喜好玄学,最是欣赏奇人异士,是以倒也结交了不少异人!若是得知这怒蛟县有道长这样的高人,家叔一定喜不胜收...”


        

“袁公子这话却是有些重了,贫道可算不上什么高人,还是先去矿脉上看看吧。”


        

“道长请!”


        

被邓凡打断话头,袁旭依旧是一脸谦和。


        

越是接触,他就越是明白邓凡的老辣之处,虽然看起来年纪不大,但行事却滴水不露,此等人物想要收服,自然是急不得。


        

“道长请上轿!”


        

小院门口,一直跟在袁旭身后,好似木桩一般的两名大汉立即上前一步,压低轿头,一脸恭敬的模样,脸上却是全无当初在县衙门口初见时的不屑。


        

这两位作为袁旭的贴身保镖,都是身手不凡的练家子,那夜攻破怒蛟县陈,正是这二人领的头。


        

当夜李府所发生的一切,二人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第二日李府那残尸满地,尸山血海的场景,却是深深震撼了他们。


        

作为练武之人,他们自然能够看出,那李府之中的遍地残尸,都是被人活生生撕碎的,而且还是出于同一人之手,那种惨烈的景象,直直现在想起,还让他们头皮发麻。


        

身为袁旭的亲信,他们同样很清楚,李府之事,就是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道人所为。


        

“呵呵...”


        

望着两名大汉恭顺中夹杂着敬畏的眼神,邓凡轻笑一声,也没有客气,跨步走上轿子。


        

......


        

一路走过怒蛟县的街道。


        

望着道路两旁满脸恭顺的百姓,邓凡心中暮然一叹,看来这袁旭还真有两把刷子。


        

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收拢了怒蛟县的人心,顺带竖立了威信,自此之后,只要不出意外,这怒蛟县恐怕就要姓袁了。


        

这就是所谓的气运了,人心聚,自然气运生,所谓的气运,其实就是人心,套用前世伟人说过的一句话,‘枪杆子里出政府’,相比于费如鹤那种光杆县令,这位却是更显几分底气。


        

不过兵权在手,又有费如鹤的大义襄助,这一切倒是更加显得理所当然。


        

毕竟威信这东西,说起来玄妙,其实也很简单,费如何没有兵权,自然底气不足,平日里那些大家族子弟见到他,也不见得有多尊敬。


        

这一点看起来没什么,但却最为致命,但身为上位者,无法在治下之民心中树立绝对的威严,日积月累,百姓自然也不会对他有多敬畏,长此以往,这人心就散了。


        

皇权最重威严,大庆朝为什么会风雨飘摇,还不是在与蛮夷交战中屡屡失利,这对于至高无上的皇权来说,无疑就是致命的。


        

一旦百姓心志动摇,对当权者产生怀疑,自然也就气运不稳,祸乱丛生。


        

更有甚者,甚至会生出‘彼可取而代也’,袁旭不正是这种人,何止是袁旭,这天下这种人,从来就没有少过。


        

......


        

“停下!”


        

半个时辰之后,正在轿子中闭目养神的邓凡,突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心悸。


        

“道长,可有何不妥...”


        

面对众人的疑惑,邓凡并没有开口,只是满脸凝重的走出了轿子。


        

自从‘本源之眼’复苏,他的灵觉就一日胜过一日,这种莫名的心悸,却是让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了起来。


        

“前面可是黑石峰...”


        

望着山道尽头,那半遮半掩,怪石嶙峋,好似笼罩在黑雾中的山峰,邓凡眉心的‘本源之眼’,突然无端的跳动了几下。


        

“正是...”


        

“此地东藏卧虎,西连大江,位于群山之腹,寸草不生,乃是一处‘饕餮’穴,却为何会生出五金矿脉!”


        

虽然对于寻龙点穴之法并不精通,但是寻常的地势,邓凡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敢问道长,何为‘饕餮’穴...”


        

“沼泽地...”


        

对于黝黑汉子的询问,邓凡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就这,还敢说祖上是‘观山太保’,也不怕给祖宗丢人。


        

“可此地的五金矿脉,却是做不得假...”


        

面对邓凡轻视的眼神,黝黑汉子顿时老脸憋得通红。


        

他的确是个半桶水,如若不然,也不会投效于袁冯初麾下,但被一个小道士如此轻视,却让他有些接受不了,偏偏他还无法发作。


        

“事出反常,必有妖!”


        

“你们看看,那山峰之上,是否黑雾萦绕,形似黑猪!”


        

迎着邓凡所指的方向望去,众人尽皆一禀,还真别说,这黑石峰,若非是那头颈之间立起的巨大驼峰,还真像一头趴在地上的黑猪。


        

但邓凡口中的黑雾,众人却是没有看到。


        

“道长所说的黑雾,莫非就是引起矿工发狂的东西?”


        

此时,袁旭却是目光闪动,和扎纸匠相处日久,他自然知道,类似邓凡这等修行术法之人,一般都能看到普通肉眼看不到的东西。


        

......


        

PS:求收藏,求月票,求推荐票!兄弟们,别让我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