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怪异世界的邪道人 > 第四十六章 年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叔父不用担心,随然以此人的心性,定然不会臣服我等,但却并非比可用!”


        

“噢...有什么计策,旭儿不妨直说...”


        

望着袁旭一脸自信的模样,袁冯初瞬间也来了兴致。


        

他之所以派遣袁旭去黔南,其实就是打算放权,把黔南交给自己这唯一的继承人打理,同时也是蕴含了一层考校的意思。


        

虽然有些不满怒蛟县的矿脉被分去三分之一,但总体来说,对于袁旭的手段,他还是挺满意的。


        

“以不变应万变...”


        

“明面上看,我们分了他三分之一的矿脉,的确吃了大亏,但这又如何不是一种绑住此人的策略呢!”


        

“只要有这怒蛟县的矿脉在,又何愁此人不能为我所用,并不定非要此人对我们俯首称臣!”


        

和袁冯初不同的是,袁旭并不在意那名义上的主次。


        

眼界开阔的他,深刻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合作共赢,只要对他有益的,他都能够接纳,并没有袁冯初那般霸道,非要别人俯首称臣。


        

两者的逻辑分不清谁优谁劣,只是不同时代下的产物罢了。


        

现在不止是神州大地,钢铁和火药的崛起,整个世界的格局,都处于一种新旧交替的阶段,袁冯初和袁旭,只是这个时代的一个缩影。


        

这是人族数千年历史沉淀的一种质变,在这种前所未有的大变局之中,唯有适应新的秩序,才能得以长存,旧的秩序,终将腐朽。


        

此时,远在怒蛟县的邓凡却不知道,一场针对他的惊天危机,就在叔侄两悄无声息的思想交锋中被消弭。


        

这也是因为他遇到的是袁旭,否则在这个特殊时代的影响下,任何当权者,都绝对无法容忍他这样一个异类的存在。


        

......


        

“长寿,年关将至,你待会去给李府和费大人送一些年货...”


        

结束了一天的修行,用过朝食之后,邓凡漫不经心对葛长寿吩咐了一句。


        

“又去啊...”


        

麻利的收拾好饭桌,听到这话,葛长寿略有些不满的嘟囔了一句。


        

这几个月来,邓凡可是没少吩咐他去接济这两家,虽然这点小钱对于自家掌柜的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在他看来,大家有手有脚,长期靠着自家掌柜的接济,那也不是个事啊。


        

“让你去就去,废什么话...”


        

“对了,你若是有空,去县城里看看,有没有哪家药铺是要出售的,有的话,就帮我买下来,给李府送去。”


        

邓凡也知道,授人与鱼不忍受人与渔的道理,费如何到也罢了,但如今怒蛟县的经济本就不景气,李府又只剩下两个弱女子,与其长期接济,还不如为她们置办点产业。


        

相信以李夫人的手段,打理一家药铺,却还是绰绰有余的。


        

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些邓凡的小心思,袁旭攻破怒蛟县,邓凡分得几家的家财虽然不在少数,但长期如此坐吃山空,也不是个办法。


        

这钱财乃是他修行不可或缺的资源之一,本来邓凡以为,凭借着这次分得的家财,足够自己十年修行之用。


        

但他还是小看了这修行所消耗的钱财,不说其他,光是这一次研制代替毒虫的药膏,每一次都需数百银元,而他整整实验了十二次,还没研究出什么成果,可想而知这其中所消耗的资源。


        

接济李夫人,自然有报恩的心思在其中,但更重要的,却是一种投资。


        

在邓凡看来,这李夫人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经商人才,若是能够说动她帮助自己,为自己打理产业,那无疑能够省下自己不少苦工。


        

自然,这些小心思,邓凡是不会对任何人说的。


        

......


        

李府后宅,一座精致的小院中,几株长青木,点戳在光秃秃的花园中,显得格外喜人


        

小桥流水,一片鹅卵石铺就的小道尽头,一座精致的凉亭中,一道身穿仕女长裙的身影正端着一本古籍,细细品读,整个小院,充斥着一种幽静典雅的意境。


        

“轻灵,长寿又来送东西了吗?”


        

相比于一个多月前,此时的李夫人,却无疑清瘦了许多,圆润的鹅蛋脸上,也多了棱角,但看起来,倒更显几分英气。


        

不施粉黛的素面,在冬日暖阳的照射下,散发这莹莹玉光,晶莹剔透,一双犹如春水的眸子,古井无波,似乎蕴含着无穷智慧。


        

“嗯...”


        

面对李夫人的问话,此时的轻灵,倒是显得沉默了很多。


        

“你这小丫头,是不是有什么话要问我!”


        

放下手中的古籍,望着一脸欲言又止的轻灵,李夫人略带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


        

对于这个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小丫头,她如何不了解,虽然经历过李府的大乱之后,性格稍微沉稳了一些,但还是不改天真浪漫的本性。


        

能让她感觉难以开口的事情,还真是少见。


        

“我...夫人...你...你怪小邓子吗?”


        

“此话从何说起...”


        

听到这话,李夫人略显差异的抬头望了轻灵一眼,好似很意外一般。


        

“我...我听说...小邓子和那些坏蛋走得很近,甚至...甚至怒蛟县之所以被攻破,他也在其中出过力...”


        

“这些话,你都是听谁说的,以后少听这些街面上的谣言...”


        

“真的吗?夫人你不怪小邓子了,我就说嘛,小邓子怎么可能可那些坏蛋合作,他一定是被冤枉的。”


        

见自家夫人并没有把这些谣言放在心上,刚刚还一脸失魂落魄的小丫头,明眸立即一亮,整张脸好似重新焕发了生机一般。


        

自从跟随夫人嫁到这怒蛟县,小丫头几乎没有一个玩伴,邓凡虽然沉默寡言了一点,但却从来不嫌弃她啰嗦,却是被小丫头当成了唯一的朋友。


        

她自然也不希望自己唯一的朋友被自家夫人误会,而且在她看来,邓凡也并不是那种恩将仇报之人。


        

小丫头自然不知道,其实邓凡也嫌弃她麻烦,之所以愿意听她唠叨,不过是想从她那里多骗一些糕点果腹罢了,若是知道真相,不知道这个小丫头会不会哭晕在茅厕里。


        

望着满脸喜笑颜开的小丫头,李夫人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不由感慨,有的时候不是那么聪明,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能够担起李府的家业,李夫人自然不是什么笨人,对于邓凡和袁旭之间的合作,她虽然不能算都清楚,但大概还是能够猜测得八九不离十的。


        

她同样知道,怒蛟县被攻破之事,却是怪不到邓凡身上,就算是没有邓凡,这怒蛟县同样逃不了毒手,而且她和轻灵的下场一定不会很好。


        

若是非要怪,只能怪怒蛟县被军阀给盯上了,怪其余几家引狼入室,怪那费如鹤不作为。


        

......


        

PS:求月票、求推荐票、求收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