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怪异世界的邪道人 > 第五十三章 金蝉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瞒道友,前几年,这山中不知从何处冒出一只‘**’,每隔一段时间,就下山祸害寨子中的牲畜,不止是我这祝家寨,周围的几个寨子,都没少受其骚扰。”


        

“偏偏这畜生性子狡诈,来无影、去无踪,居无定所,而且也不知是何种类,我那无往而不利的寻踪蛊和警戒用的蛊虫,在面对这畜生的气息之时,都会失去作用,就连我这寨子中的赤练金蛇,遭遇到这畜生的气息,都会躁动不安!”


        

“还有这等奇兽...”


        

听到这里,邓凡不由更加好奇,那赤练金线蛇他可是亲眼见过其厉害的,具有一丝先天五毒的血脉,乃是当之无愧的万毒之王,能够让这种等级的毒物畏惧不安的东西,那可不多见。


        

“不知道友可否带贫道前去看看...”


        

沉默了半响,出于好奇,邓凡却是想要去见识见识,这奇兽肆虐过的痕迹。


        

“噢...莫非道友,有办法能够寻到这畜生的踪迹。”


        

父子二人听到邓凡这话,双眼一亮,齐齐精神一震。


        

也不怪这父子二人会如此,实在是近些年来,祝家寨是在是被那‘畜生’搅得不胜其烦。


        

虽说这畜生不曾有伤人之举,专挑畜口下手,但在这个时代,有的时候,畜口可要比人更值钱。


        

更何况这祝家寨位于深山之中,采购畜口本就不易,牛马更是稀少,一大寨子的人,每年就指着寨子里的几头耕牛养活。


        

若只是如此,倒也罢了,关键是每年那‘畜生’,都会不定时的下山几遭,还专挑大型畜类祸害,这谁顶得住。


        

这也是祝刑装病的最主要原因,眼看春耕在即,寨子中却无耕牛可用,若是不装病,他还真没法向这寨子里的乡亲交代。


        

“贫道也不敢保证,只能勉力一试...”


        

“不瞒道长,我这寨子中却是一上古奇虫‘金蝉蛊’,正好符合道长对蛊虫的需求,只要道长能够帮我们寨子除去这一祸害,这金蝉蛊,在下一定双手奉上。


        

邓凡的话,对于心中一筹莫展的祝家父子而言,无疑就是一根救命稻草,祝云茯更是咬了咬牙,掏出了自己最后的筹码。


        

“云茯,你疯了,那金蝉蛊,乃是给你准备的‘本命蛊’...”


        

祝云茯这话一处,祝刑心中立即一惊。


        

这养蛊虽是外道之术,但这本命蛊,却是炼蛊之人的根基所在,更是直接关系到其人一生的成就。


        

一旦本命蛊被炼入心脏,炼蛊之人就会和蛊虫共生,借助本命蛊的力量,强化肉身,甚至以本命蛊作为‘母体’,御使万千蛊虫。


        

那金蝉乃是上古异虫,极为珍贵罕见,对于炼蛊之人来说,其珍贵之处,丝毫不亚于自身性命,乃是祝刑几经周折,才为自家儿子寻到的宝贝。


        

现在听到自家儿子要把他让给邓凡,这让他如何不惊。


        

邓凡听到这话,却是心中一喜,对于这金蝉蛊,他自然听说过,但也只是从典籍中看到过只言片语。


        

传闻这种蛊虫,一但成熟,身若金铁,水火难侵,毒性之猛烈,常人沾之既死,性情更是凶悍难当。


        

“阿爹...祝家寨乃是祖宗传下的基业,若是任由那畜生肆虐,恐怕要不了多久,寨子的人心也就散了,这让我父子二人,以后有何脸面,去面对列祖列宗。”


        

“相比这祖宗传下的基业,这区区金蝉蛊,又算什么...”


        

“也罢...这金蝉蛊本就是为你准备的,你自己做决定吧。”


        

见祝云茯满脸坚决,祝刑沉默了半响,幽幽一叹。


        

“有劳道长了!”


        

看到自家阿父没有再阻止,祝云茯转身郑重的对着邓凡抱拳道。


        

“岂敢...还请祝兄弟为我带路。”


        

虽然心中喜不自禁,但在这种场合,邓凡自然不会显露丝毫,依旧是一脸平静。


        

......


        

“作孽啊...该死的畜生...”


        

“......”


        

二人一路沉默,朝着祝家寨旁边的山岭走去,刚刚走近,就看到一大群身穿苗族服饰的寨民围在一大圈木质干栏之中。


        

“我祝家寨位于深山之中,畜口采购不易,是以这畜口都是共用之物。”


        

“这里就是我祝家寨圈养畜口的地方...”


        

听到前方的哭丧之音,祝云茯对着邓凡小声的解释了一句之后,硬着头皮走上前去。


        

“云茯,你可来了,这可怎生是好,眼看着春耕在即,这耕牛马匹却遭了那畜生的祸害...”


        

“若是耽误了春耕,这寨子里的乡亲们,可怎么办呐!”


        

祝云茯刚刚走进,一个坐在干栏中,嚎啕大哭的苗族老者,立即迎了上来,其余的寨民也是满脸期待的望着他,期望他能想出个应对的办法。


        

“三叔公,这事...这事我阿父自有打算,绝对不会让大家饿肚子的。”


        

“当务之急,却是要解决那作乱的畜生,还请大家先回去,我父子二人,绝对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面对这一双双饱含期待的眼神,祝云茯也只能硬着头皮安抚寨民的情绪。


        

“对...大家先回去吧,寨主和云茯会想办法的。”


        

“对、对,先回去...”


        

“......”


        

好在这祝家父子在寨子中素有威望,虽然祝云茯并没有给出具体的解决办法,但祝家寨的寨民也没有过多让他为难。


        

“让道长见笑了!”


        

待寨民散尽,祝云茯却是长长松了口气。


        

对他来说,面对那许多乡亲期望的眼神,简直就比让他大战一场还要来的疲惫。


        

“见笑没有,但却让我看到了这祝家寨的纯朴民风。”


        

对着祝云茯笑了笑,这话邓凡却一点都没有做假,说这苗族野蛮也好,说他不服王化也罢。


        

但相比神州的百姓,这祝家寨的寨民却要纯朴得多,也没有那许多花花肠子。


        

对于个人来说,这也许是好事,但若是放大到民族层面之上,却并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纯朴、简单,放在人性上,是美好的一面,但却不利于智慧的增长和积累,也不利于民族的发展,一个民族想要壮大,就必须多样化,也必须有前赴后继的智者。


        

也只有复杂、纷乱的红尘,才是最为磨砺人性的地方,经受无尽欲望的磨练,脱颖而出的智者,才能带领整个民族走向辉煌。


        

人类之所以能够从万物生灵中脱颖而出,也正是因为有了那一位位前赴后继的经天纬地之才。


        

这也是天地大道的一面,万事都有阴阳两面,有好处,自然有坏处。


        

欲望为人类带来无穷的烦恼同时,也赋予了人类无穷的智慧,甚至可以说,人类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就是因为‘欲望’。


        

......


        

PS:求月票,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