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怪异世界的邪道人 > 第五十四章 奇兽?淫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祝兄可闻到了什么怪味?”


        

刚刚走进木棚中,一股极为古怪腥臊的怪味扑鼻而来,邓凡下意识的捂住口鼻。


        

待转头之后,却看到身后的祝云茯,不知何时,早已用一块白布吾在脸上,正一脸古怪的望着自己。


        

“这...”


        

“道长自去看看便知。”


        

面对邓凡的疑惑,祝云茯眼中闪过一丝尴尬,朝着木棚内指了指。


        

对于祝云茯的作态,邓凡眼中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走进木棚一看,只见两头耕牛正气若游丝的躺在枯草之中,一动不动,若非那时而抽动一下的身躯,邓凡还真看不出它们还活着。


        

除此之外,还有几具被啃得只剩一副骨架的牛马残尸。


        

整个木棚中,血腥味和一种腥臊气味交杂在一起,说不出的古怪诡异,直欲令人作呕。


        

而那种古怪的气味,正是从这两头耕牛下腹传来,邓凡凑近一看,两摊带着血色的不明液体从耕牛下腹流出。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看到这一幕,邓凡眼中暮然闪过一道尴尬和古怪,难怪这祝家父子称那畜生为‘淫畜’,还真是名副其实。


        

“祝兄可知那畜生为何会留下这两头耕牛没吃?”


        

望着那几具牛马骨架,从其身上啃咬的痕迹来看,此兽定然是一头肉食猛兽,而且胃口大得惊人。


        

“这...道长有所不知,这却是那畜生的一贯作风,此兽似通灵性,一般只会咬死公畜,至于母畜...”


        

指了指那两头耕牛的下身,祝云茯却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这...”


        

“贫道还真从未讲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兽。”


        

听到这个解释,邓凡也是满脸古怪,憋了半天,也只憋出如此一句评价。


        

嘴上虽然如此说,但此时邓凡心中却是对这未知的畜生越发好奇了起来。


        

他也算是遍读古书志异,倒也称得上一句见多识广,但如此习性的兽类,他还真是闻所未闻。


        

“待贫道施法擒住此兽,必然阉了他...”


        

望着地上那两头半死不活的母牛,邓凡心中知道,此兽的体型必然不会小,而且性格极为恶劣,绝非什么善类。


        

但有一点,邓凡却从始至终都没有想通,这山野精怪,但凡通了灵性,其必然根据本能下山狩猎血食,可这畜生为何偏偏要避开人类?


        

相对这牛马之内,人类一没爪牙,警惕性较之兽类也有所不如,无疑更加适合狩猎才对,但这畜生却偏偏不选。


        

“道长高义,在下也是这么想的!”


        

对于邓凡的话,祝云茯却是深感认同,其实这种想法他早就有了,若非亲眼所见,他实在是不敢相信,这世界上居然会存在如此行径恶劣的畜生。


        

“去吧!仔细记住这畜生的气味...”


        

从怀中掏出随身携带的羽蛊,邓凡伸手一招,一道黑底符箓顿时被其塞入乌鸦嘴中。


        

“嘎!嘎!嘎...”


        

被邓凡抛出去的瞬间,刚刚还睡眼朦胧的乌鸦,好似接触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物一般,顿时双目圆瞪,浑身羽毛炸起,发出一阵惊恐的哀鸣。


        

“这...”


        

“不争气的东西!”


        

见这羽蛊迅速窜回自己怀中,一副瑟瑟发抖的模样,邓凡眼中少有的闪过了一抹尴尬。


        

刚刚才夸下海口要擒住这畜生,你现在就给我来这一出,我邓某人不要面子的吗?


        

“道长,这畜生的气息,好似对一切蛊物、野兽都有克制作用,道长的羽蛊虽然不凡,恐怕也不能免俗...”


        

作为炼蛊之人,这羽蛊,见邓凡满脸尴尬,祝云茯也并非不谙世音之人,主动出言缓解道。


        

“原来如此!”


        

倒是是两世为人,就算是尴尬,那也只是一瞬间。


        

此时听到祝云茯解惑,邓凡也反应了过来,若是蛊物有用,这祝家父子,也不会一筹莫展,不惜耗费‘巨资’央求自己出手了。


        

而且根据这畜生的特性,恐怕一切活物寻踪,都应该对其无效。


        

“以血为引、以魂为灵!材质寻踪、气血为凭!叱...”


        

想明白这些之后,邓凡从怀中掏出一张白纸,划破手掌,黑红的鲜血顿时在白纸上化开。


        

此‘裁纸寻踪术’,却是记载在‘扎纸秘要’上的一门术法,自邓凡得到扎纸匠的传承后,这也是他第一次施展。


        

扎纸、赶尸,都属‘阴门’行当,却是有想通之术,不管是扎纸术,还是赶尸术,靠的都是修行者身体中那被异力侵蚀,饱含阴气的血液,这也是为什么‘阴门’左道,向来短命最主要的原因。


        

“这孽畜应该是逃往了西南方向,我们只需照着这个方向去追,定然能够探查到他的踪迹。”


        

望着白纸之上的由血液侵染的符号,邓凡眼中顿时升起一抹凝重。


        

若是这畜生离此地不远,这白纸应该飞出去带路才对,没有飞出去引路,一定是这畜生早已走远,甚至有可能早就在千里之外了。


        

而这祝家寨昨日才被这畜生肆虐过,也就是说,这畜生不到一夜的时间,就能奔波千里之遥,可想而知其速度和耐力。


        

一般来说,食肉猛兽速度虽快,但一般耐力奇差,而这畜生,却能兼备二者,这就很是不同寻常了。


        

“道长好手段!”


        

看着邓凡手中被血液侵染的白纸,祝云茯眼中满是振奋:“既然寻到那畜生的踪迹,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出发,免得那畜生跑远了...”


        

急匆匆的和邓凡打了个招呼,祝云茯转身就想跑。


        

也不怪他如此着急,这畜生现在简直就成了他父子二人的一块心病,一日不除,他这祝家寨,就注定一日不得安生。


        

“且慢!用不着如此着急,以这畜生的速度,等我们追过去,他恐怕早就回到自家老巢了,与其如此,还是等夜间出发更为妥当。”


        

一把拦住祝云茯,邓凡满脸郑重的说道。


        

至于为何要夜间出发,那自然是为了方便召唤僵尸。


        

他这一身本事,有九成都在御使僵尸身上,少了这冥一护身,这几日他心中还真颇为不安生。


        

而且这深山之中,难免出现个把精怪,若是不幸遇上狠角色,他可信不过这祝云茯的本事,至于他自己,虽然有把握自保,但本源之眼的能量极为珍贵,获取不易,本就所剩不多,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万万不想动用的。


        

......


        

PS: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