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怪异世界的邪道人 > 第五十六章 夜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半,月上中天,清冷的银辉洒落梯田,泛起一片磷光。


        

“怎么还没到啊,你的法术到底灵不灵...”


        

祝家寨门前,祝云苓一脸无聊的踢着脚下的石子,小声的嘀咕道。


        

略带好奇的转头打量了一番这位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邓道长,祝云苓眼中不由泛起一丝好奇。


        

她从小生活在祝家寨,少有出山,更是极少有和同龄人接触的机会,但这位邓道长虽然看起来和自己年龄相仿,但却一脸老成。


        

再加上平平无奇的相貌和那老气横秋的语态,很容易让人下意识的忽略掉他的年龄。


        

虽然和同龄人接触不多,但祝云苓却能够感觉到,邓凡的成熟并非是他装出来的,更像是饱经世事,至少从表面上看,却是比自家那不靠谱的阿哥要强上许多。


        

“云苓,不得无礼...”


        

“舍妹被惯坏了,还请道长见谅。”


        

“来了...”


        

一直好似木桩一般站在原地,闭目养神的邓凡,突然睁开双眼,一抹隐晦的幽绿从瞳孔中溢出。


        

“嘎!嘎...”


        

话音刚落,一只漆黑的乌鸦就从天际落下,被其单手接住,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烈若奔马的脚步声。


        

只见两道黑影从山林中穿出,身形直挺僵硬,起落之间大地发出阵阵闷响,每一个起落,都是数米距离。


        

“这...这就是道长炼制的僵尸...”


        

望着由远而近,浑身煞气充盈,笼罩在黑袍下的两道身影,祝云茯眼中满是震惊之色:“难怪道长有信心在夜间横穿这云峦群岭,有此等神将护身,何等邪魅敢来侵犯...”


        

“这就是传说中的僵尸吗?”


        

倒是祝云苓,满脸好奇的上前两步,伸手就要揭下冥一身上的黑袍。


        

“嘶...好冷啊!”


        

只是她那白嫩的小手刚刚落到冥一身上,就好似触电一般瞬间缩了回来,只感觉丝丝极为古怪的凉意直透周身骨髓。


        

“我这僵尸不同于一般行尸,乃是以我赶尸一脉秘传法门炼制的甲尸,煞气极重,等闲人若是被这煞气冲撞,少不得大病一场,姑娘还是不要接近的好...”


        

提醒了祝云苓一声后,邓凡一步跨出,冥一冥三紧随其后,向着西北方向出发。


        

“让你无状...”


        

瞪了自家阿妹一眼,祝云茯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跟了上去,满脸歉意的对着邓凡笑了笑:“小妹无状,还请道长海涵。”


        

“祝兄弟不必客气,令妹天**漫,贫道并没有怪罪的意思,只是你等虽然有异术在身,但到底不是‘阴门’中人,贸然接触这阴气,若是被异力侵蚀,那可就不好了。”


        

这两日在这祝家寨,这祝家父子也并没有怠慢他,而且这祝云茯也算是个实诚汉子,邓凡还不至于如此小气。


        

“道长,你这僵尸,到底是怎么炼成的,是不是和那些黑苗炼蛊一般,取人血炼的...”


        

见这祝云苓依旧一脸好奇的凑上来,明显是没把祝云茯的话放在心上,邓凡心中也很无奈,索性蒙头赶路,至于祝云苓的话,他就当没听见。


        

看到邓凡犹如个闷葫芦,任凭她怎么出言相激,就是不开口,祝云苓逐渐也对其失去了兴趣。


        

......


        

邓凡有阴眼在,夜间行进,对他来说,和白天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有着满身煞气的冥一在前方开路,一路之上,蛇虫鼠蚁退避三舍,倒是比他进山之时,更显轻松自在。


        

祝云茯兄妹也是熟悉山林之人,一路跟在邓凡身后,倒也没有拖后腿。


        

山野丛林,树高林密,根本就辨不清方向,一路之上,三人也只能照着‘裁纸寻踪术’的指引,抹黑行进。


        

“祝兄可知,这里是何方地界...”


        

足足三个多时辰,直至日落西斜,几人才闯出丛林,得见一条山间小路。


        

“这里应该是怒河地界...”


        

祝云茯解开挂在腰间的碧玉葫芦,丛林之中,点点飞虫顿时从四面八方聚集,被其纳入葫芦中,此时他才继续说道:“道长也知道,这近几十年,外界并不太平,这也导致了天下地广人稀,此处荒山野岭,实难说出具体姓名,我这蛊虫也只能根据空气中的水雾,大致辨别此地应该靠近怒河。”


        

“这怒河乃是那怒蛟江的源头所在,此地却是有一个规模不小的镇子,几年前我曾跟随阿父来过。”


        

“破晓将至,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落脚再说吧。”


        

一路奔行,虽说三人都不是普通人,但此时也已疲惫不堪,再加上天渐破晓,此地无遮无掩,却并不适合他们落脚。


        

“那就走吧,还愣着干什么...”


        

正在邓凡和祝云茯仔细分辨方向之时,一直默默跟在二人身后的祝云苓,却突然跨过二人,在前方引路道。


        

“祝姑娘莫非熟悉这周围路况?”


        

见祝云苓这番架势,邓凡顿时开口问道,祝云茯也是一脸弥漫的望着自家阿妹,他可不记得自家阿妹来过此地。


        

“我说你们傻不傻,这水汽升腾之地,必有江河,你们看看着雾气,再加上现在是春季,主东南方,你们再看看头顶,日落西斜,怒河起于东方...”


        

没好气的对二人翻了翻白眼,祝云苓一脸笃定之色,说着,头也不回的朝着道路一方走去,只留下邓凡二人留在原地,面面相觑。


        

不过邓凡很快也回过神来,这山林中的水汽的确是从祝云苓所走的方向而来,再加上微微的清风,代表那个方向的确是一块开阔的平原,的确更加适合人烟聚集。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邓凡也不由对这个苗族小姑娘刮目相看,这其中固然有其熟知山林特性的原因,但祝云茯也同样熟悉山林特性,由此可见,这小姑娘的确很不一般。


        

由着祝云苓在前方带路,三人抹黑行进,不到一刻钟,果然见到一片平躺的山坡。


        

但却并非是什么人烟聚集之地,而是一片绵延的坟地。


        

对此,邓凡也并不失望,看那井然有序的坟包,此地明显不是乱葬岗,而且新坟不少,必然有百姓聚居于此。


        

“呜~呜~呜~”


        

“这...不会有鬼吧?”


        

正在三人表情不一的时候,山脚下却突然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抽泣之声,祝云苓更是下意识的缩了缩白皙的颈脖。


        

......


        

PS: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