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怪异世界的邪道人 > 第五十七章 送葬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是鬼祟...是人!”


        

瞥了祝云苓一眼,邓凡下意识摇了摇头。


        

常年吸食阴气的他,却是对邪祟的阴气很敏感,此地虽然阴气升腾,但大多却是地气所致,和邪祟所携带的气息却是截然不同。


        

而且从冥一传来的躁动来看,应该是活人。


        

“我们走...”


        

招呼兄妹二人一句,邓凡一马当先,朝着山下奔去。


        

随着视野开阔,点点火光映入兄妹二人眼中,祝云苓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真是晦气...大半夜送葬,想吓死人啊...”


        

“噤声,这是晨葬,一般枉死之人,才会选择在丑时下葬,以平息亡者怨气!”


        

伸手把祝云苓拉到身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生怕她再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


        

毕竟半夜遇到这种事,的确不是什么好兆头,若是没有必要,邓凡也不想多管闲事,只想早早的结束了这趟买卖,赶回自己的小窝修行。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什么人...”


        

待送葬队伍发现站在路边的五道身影之时,也是被吓了一跳。


        

毕竟深更半夜,荒山野岭,路边突然出现几个人影,换谁也会被下了一跳。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几人途径贵地,却是无意叨扰,还望众位不要见怪。”


        

望着从送葬队伍中奔出的几个大汉,邓凡躬身揖礼,一脸平静,眼中却是透着一抹凝重。


        

刚才隔得远,邓凡还没察觉,此时接近一看,这支送葬队伍,却很是不同寻常,足足二十几口棺材,每口棺材都分为沉重钉着七口猩红色的‘棺材钉’,其中隐约透着一种不同寻常的气味。


        

这种能够猩红色的棺材钉,又叫‘煞钉’,专门用作镇压怨灵所用,但现在却被用在新死之人棺材上,这本就不应该。


        

更奇怪的是,这棺材之中透出的气息,完全不似寻常死人,反倒透着一些类似于尸气的气息,但有不同寻常尸气。


        

这股气息极为稀薄,若非邓凡乃是赶尸匠,长期和尸体打交道,都几乎发现不了。


        

“咳!咳...”


        

“小道长有礼了!柱子,我们走...”


        

正在几名大汉一脸狐疑的望着邓凡之时,队伍中慢慢走出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


        

老者看上去身体看上去不是很好,被两个年轻人扶着,和邓凡打了声招呼之后,却并没有多说的意思,反倒催促着送葬队伍继续前进。


        

......


        

“道长,那个老头有些不对劲...”


        

“噢...不知祝姑娘有何高见?”


        

邓凡自然是发现了那老头的不对劲,若是正常死亡,怎么可能一次死二十几个,而且还用煞钉镇压。


        

若不是正常死亡,见到自己这个道士,不管真假,也应该会请自己去庄子上做一场法事,但这老头,态度却极其冷淡,好像并不欲和自己等人多过接触。


        

“高见算不上,但这老头和你说话之时,目光闪烁,明显在说谎,而且那几个大汉,明明看出了我们是人,却下意识的握紧手中的棍棒,心中明显很紧张,一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亏心事。”


        

和邓凡不同,祝云苓却是仅凭着几人的神态语气,就断定出这几人有问题,可见其人的确拥有非同寻常的聪慧。


        

“道长可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妨说说...”


        

“贫道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只是普通的出殡罢了,祝姑娘多心了。”


        

面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邓凡可不会什么话都说,甚至若非必要,他都不想和这小妮子离得太近。


        

倒不是他有多讨厌祝云苓,这个小妮子虽然活泼好动了一些,看似没心没肺,但却极有分寸,再加上性格开朗活泼,长着一张讨喜的童颜,自然让人生不出厌恶之心。


        

但和这种聪明人相处,邓凡却感觉很有压力,一不小心,就容易被其看穿底细,而且越是聪明的,好奇心就越重,越容易沾染事端,和她走得太近,却并不符合邓凡一向的‘从心’之道。


        

“噢...我倒是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嘻嘻...道长要不要听听。


        

祝云苓虽然天生好奇心旺盛,但她也清楚,自己对付长辈的那一套胡搅蛮缠、撒娇卖萌,对于眼前这位邓道长,不仅不管用,反倒会适得其反。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她却也摸清楚了一些邓凡的咸鱼脾气,总之就是一句话,极其讨厌麻烦,能够少说话,绝对不会多说一句,真要说话,就绝对不会说废话。


        

“我不听...”


        

虽然心中也有些好奇这个小妮子到底发现了什么,但邓凡却知道,自己不能问,一问就上当。


        

“你...”


        

听到这干脆果断的回答,祝云苓一时不由气急,嘟着小嘴,一副咬牙切齿的小模样,狠狠的瞪着邓凡。


        

“噗...”


        

此时,一直走在二人身后的祝云茯看到自家阿妹吃瘪,一张粗狂的脸庞脸庞憋得通红,肩膀不停的耸动着,心里那个快意,更是别提了。


        

祝云苓虽然比他要小上近十岁,但从小就一副古灵精怪的性子,再加上长辈的喜爱,他可没少吃这小妮子的亏。


        

现在见有人能让这个小恶魔吃瘪,却是让他颇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意感。


        

“阿哥...你好像很开心啊...”


        

也许是快意过头了,祝云茯却没有发现,不知何时,祝云苓却是摸到了他的身旁,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定定的盯着他。


        

“咳!咳!那哪能啊,阿哥只是嗓子不舒服,清清嗓子而已...”


        

“此处靠山背水,蔽日避阳,我们今天就在此处过夜了,你们谁去敲门!”


        

在兄妹二人的一路闹腾中,几人也来到了上下,望着这一大片笼罩在夜色中的村庄,邓凡指着一栋紧靠大山的老宅,开口问道。


        

“我们住在这里,真的合适吗?”


        

走进邓凡所指的地方,望着门口挂着一片素白,祝云茯脸上突然出现些许迟疑。


        

“没什么不合适的,我等都是修行之人,却是不讲究这些!”


        

对于祝云茯的迟疑,邓凡却把目光投向了祝云苓。


        

这小丫头长得乖巧可爱,再加上聪明机敏,极其擅长讨喜,这中借宿的事,却是没人比她更为合适的了。


        

“那就我去吧。”


        

见邓凡把目光投向自己,祝云苓也不露怯,让二人在原地等待,自己则上前敲门。


        

不到片刻,一头发花白的老妇就走了出来,也不知小丫头跟她说了什么,老妇就满脸和善的打开大门,把邓凡几人迎了进去。


        

......


        

PS: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