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怪异世界的邪道人 > 第五十八章 疑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多谢老人家了...”


        

刚刚走进宅院,邓凡就感觉到一股别样的阴冷气息,不过其并未在意。


        

他挑选的这栋宅子,本就是建立在‘避阳’之上,地气较重,乃是属于正常现象。


        

“只要你们不嫌晦气就好!”


        

对着邓凡三人点了点头,老妇提起煤油灯,把邓凡几人引到后院角落的一间厢房中,开口说道:“这里是我老汉以前,准备留给二儿子分家用的,现在却是用不着了,旧是久了点,还请不要介意。”


        

“岂敢,这荒山野岭,我等有意落脚之地,就已经是感激不尽了,又怎敢有嫌弃之意。”


        

推开房门,一股微微的霉味扑鼻而来,祝云茯却是毫不介意,大大咧咧的迈了进去。


        

“不嫌弃就好,那老婆子就不打扰几位休息了...”


        

点燃房间的煤灯,老妇并未就久留,和邓凡几人打过招呼,就退了出去。


        

“这要怎么住啊...”


        

待老妇的身影消失,刚刚还一脸乖巧可爱的祝云茯立即暴露本性,皱了皱琼鼻,一脸嫌弃的模样。


        

不过话虽如此说,她还是快速从随身的小包中扯出一块丝巾,手脚麻利的擦拭着桌凳上的灰尘。


        

“你们两个还愣着干嘛,还不出去打水。”


        

“阿妹,只是借宿一晚罢了,我们明晚走走,将就将就就得了...”


        

祝云茯却并没有把祝云苓的话放在身上,张开大嘴,伸了个懒腰,一屁股就坐在了凳子上。


        

“祝姑娘,出门在外,大家不妨就将就一下,早点熄灯休息吧。”


        

把冥一冥三停在厢房的角落中,望了望天色,邓凡也顾不得洗漱,趴在祝云苓擦拭好的桌凳之上,倒头就睡。


        

“你...你们...”


        

见二人如此不讲究,祝云苓一时之间不由气急,不过望了望房外漆黑的天色,她还是放弃了出门打水的打算,气哼哼的收拾了下床铺,这才勉强睡下。


        

......


        

只是短短浅睡了一个时辰,天色昏亮之时,邓凡就被其多年养成的生物钟叫醒。


        

望着还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祝云茯,邓凡也没有打搅他,转身出了房门,就着院子中的井水,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后,就褪去上衣,擦抹药膏,在院子中演练起了‘五毒桩’。


        

修行就在于持之以恒,虽然是在赶路的途中,但每日必要的修行,邓凡可不会落下。


        

他能够在短短不到一年时间,把五毒桩修行到现在这种地步,其中固然有这套桩功本就适合他的原因,但也少不了他风雨无阻,每日不落的勤修苦练。


        

“邓道长的勤奋,还真是令在下汗颜...”


        

待邓凡收功之时,不知何时,祝云茯也醒了过来,望着屋外的动静,脸上不由闪过丝丝羞臊和惭愧。


        

此时,他心中好似也有些明白了,为何邓凡年纪轻轻,就有这份修为,光是这一份勤奋,就是他无法相比的。


        

“大清早哼哼哈哈的,烦死个人了...”


        

倒是祝云苓,一脸睡眼朦胧的从床上翻起,嘟着小嘴,满脸的烦躁。


        

......


        

“几位客人,怎么不多休息休息...”


        

待邓凡几人洗漱了一番,走入前厅,正好看到昨日的老妇,正满脸愁容的在给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喂饭。


        

身旁还坐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正满脸担忧的望着汉子,眼神之中,夹杂着些许惊惧。


        

望着那满脸痴傻的汉子,邓凡下意识双眼一眯,眼中闪过一抹耐人寻味之色。


        

“多谢老夫人,我等并无妨碍...”


        

虽然从这位痴傻汉子身上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但邓凡表面上却丝毫不动生色,随口应付了老妇一句。


        

毕竟此地人生地不熟,他又不敢确定事情的真相,贸然出言,反倒容易引人怀疑。


        

“缺儿,你先给你父亲喂饭,我去灶房,给几位客人准备朝食...”


        

把手中的碗筷递给身旁的少年,老夫颤颤巍巍的就要起身,就被祝云苓一把扶住了。


        

“奶奶,我扶您过去...”【这里就不用苗族方言了,怕大家听不懂!】


        

“呵呵...”


        

望着一脸乖巧可人的祝云苓,老妇也没有拒绝,愁苦的眉眼微微展开,一脸慈祥的任由小妮子扶着。


        

“对了,另外两位客人呢?”


        

没一会,祝云苓就和老妇端着一个盛满白粥和咸菜的木质托盘走了回来,一脸疑惑之色。


        

“老夫人见谅,另外两位兄弟却是比较疲惫,现在还在睡着呢,老夫人不用管他们。”


        

见邓凡如此说,老妇也没有多问,指着桌子上的白粥说道:“几位客人不必客气,若是不够,灶房还有。”


        

“请问...请问,你是道人吗?”


        

正在几人低头用粥之时,旁边一直沉默不言的少年,突然抬头,望向邓凡身上那似道非道的黑袍,眼中闪烁着丝丝期待。


        

“贫道正是居家道士...”


        

“真...真的吗?那道长可会驱邪,可否救救家父...”


        

邓凡话音刚落,少年立即扑倒在他身前,满脸祈求,就连一旁的老妇也下意识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满脸期待的望着邓凡。


        

“小兄弟快起来,有什么话,咱们慢慢说。”


        

一把扶起跪地的少年,邓凡心中暮然叹了口气。


        

本来以他的性子,不欲多管闲事,这也是他没有主动问起这汉子的原因,但到底吃人的最短,被别人求到了头上,他也不好直言拒绝。


        

“不瞒道长,家父并非痴傻之人,一旬之前,他还是好好的,但自从那夜出门寻找我家二叔,他就变成了这般模样。”


        

说起自家父亲,少年一时之间,也是泣不成声。


        

其实自从昨夜遇到那送葬队,邓凡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这个村庄之中,不少人家门前都挂着白绫。


        

虽然从村子的风水上,邓凡并没有发现不妥,但那支送葬队,其实就是最大的不妥之处,哪有一次死二十几人的道理,而且从那棺椁上的七星镇煞钉来看,死的还都不是老人。


        

若非是这附近实在没有地方可以借宿,他又带着冥一冥三,他还真不想来此地借宿。


        

......


        

PS: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