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怪异世界的邪道人 > 第六十三章 老妪孕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后来的事情,道长也知道了,本庄里长,在那贝平山,请来了一位白脸道人,做了一场法事之后,庄子这才安生下来。”


        

“可谁知不到半年时间,庄子又连续发生青壮失踪之事,等大家找到那些失踪者之时,却只剩下一具干尸...”


        

说到这里,老妇已是泣不成声,眼中满是挥之不去的悲愁。


        

“干尸吗?”


        

这时,邓凡也想起了祝云苓提起过,前夜那送葬队的棺材都很轻,想必那些棺材中,就是郑家庄遇害的青壮。


        

唯一令他想不通的是,既然是被邪祟所害,为何不一把火烧了了事,反倒用‘七星镇煞钉’封住棺材。


        

“老夫人可否仔细想象,近来庄子上,可还有其他怪事发生!”


        

“这倒是没有...”


        

面对邓凡的询问,老妇眼中闪过一抹思索,突然,她好似想到了什么似得,一脸犹豫的说道:“里正那半百之年的老妻怀孕了,不知道算不算...”


        

“什么...”


        

听到这话,邓凡瞬间不淡定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年过半百的男性有生育能力,邓凡不会怀疑,但女性年过半百,还有生育能力,那就的确有些不同寻常了。


        

要知道,这个世界可不比前世,就算是在前世那种物质生活极为充足的年代,能够在五十多岁还有生育能力的都很少见,更可况是这等物质匮乏的年代。


        

......


        

“道长,可有何收获...”


        

邓凡刚刚回到后院,用过朝食的祝家兄妹就立即迎了上来,一脸好奇的望着他。


        

“收获倒是有一些...”


        

“祝兄,还请借寻踪蛊一用!”


        

望着天空中大日高悬的景象,邓凡脸色却不是很好看。


        

白日阳光炙热,他的羽蛊目标太大,却是很容易被人发觉,而祝云茯的蛊虫虽然体积微小,隐蔽性强,但却并非他所养,二者气息难容,也不知能发挥出‘天地视听符’几成效用。


        

但不管如何,邓凡还、是想要一试,否则等到晚上,那邪祟的灵觉可要比他强。


        

“道长尽管用便是...”


        

见邓凡脸色不是很好看,祝云茯也没有多问,摊开手掌,一只米粒大小的黑色蛊虫出现在二人眼前。


        

“举头三尺、天有眼,地有耳:天听既我听、地视既我视,天地视听!”


        

邓凡单手一引,咬破指尖,一滴黑红色的血珠瞬间渗出,滴落到蛊虫身上。


        

随着血液被寻踪蛊吸食干净,其米粒大小的身躯,迅速膨胀至黄豆大小,颜色也变得黑红一片,就有如喝醉酒一般,颤颤巍巍的飞了起来,在邓凡的指挥下,飞出小院。


        

......


        

郑家庄中心处,一栋青砖黑瓦,三进三出的小院中。


        

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妪正在躺椅上休息,满脸慈祥的抚摸着高高隆起的肚皮,身旁两个小丫鬟正在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突然,一只微小的虫子落到门槛上,静静的观察着老妪的肚皮。


        

“哞!哞!哞...”


        

虫子刚刚落下不久,老妪身体就开始颤抖,圆鼓鼓的肚皮更是起伏不定,一声声凶唳的牛哞声,凭空响起,整个院子的空间都开始扭曲。


        

“啊...”


        

随着老妪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外界的天际瞬间暗了下来,虚空风云涌动,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色,瞬间变得黑云压顶。


        

“夫人...夫人!你怎么了...”


        

“快...快去通知老爷!”


        

望着捂着肚子,满脸痛苦的老妪,两个丫鬟瞬间慌了神,朝着院门外冲去。


        

“噗...”


        

伴随着一声微不可查的爆裂声,落在门槛上的虫子刹那间炸开,只留下一滩毫不显眼的血渍,印在门槛上。


        

“夫人...你这是怎么了,快!快去请张道长...”


        

不一会功夫,郑家庄的里正就从门外冲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正在藤椅上翻滚的老妪,立即满脸慌乱的对着跟在身后的吩咐道。


        

他现在已经是花甲之年,一生无子,现在自家夫人肚子中的,可是他的命根子,现在看到自家夫人如此模样,他也是一瞬间慌了神。


        

“道长,你可来了,快看看,我家夫人这是怎么了...”


        

待家丁请来白脸道人,老者瞬间迎了上去,满脸焦急之色。


        

“郑居士不用慌张,且让贫道看看再说。”


        

安慰了老者两句后,白脸道人上前两步,眼中黑气涌动,掏出挂在胸前猩红色的晶石,瞬间印在老妪额头。


        

事实上,天象刚刚易改,道人就察觉到了不对劲,此时看到老妪的异状,一双眸子,瞬间在院子中查探了起来。


        

“好啊...很好,贫道还没去找你,你居然敢自己送上门来,哼...今夜道爷让你做鬼都难...”


        

待望到门槛上那一滩微不可查的血渍之后,白脸道人神色瞬间狰狞扭曲了起来,瞳孔深处,尽是疯狂。


        

......


        

“唔...”


        

另一边,蛊虫爆开的瞬间,邓凡闷哼一声,脚步踉跄两步,瞬间一屁股坐在地上。


        

“道长,你怎么了...”


        

望着邓凡脸色泛起的不正常红晕,一直守在其身旁的祝云茯瞬间一惊,赶紧上前两步,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老妪孕鬼!魔道...”


        

强忍着识海中钻心的疼痛,邓凡此时脸色却是一片凝重。


        

他也没想到,在这小小的村庄之中,居然能够遇到此等人物,和左道不同,所谓的魔道,既是误入歧途的修行者。


        

此等人物,纳天地邪气壮六欲,以强自身之气,不是变态就是神经病,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还是人的模样,但内心则早已不是人,而是‘孽’。


        

“咳!咳...”


        

“祝兄,今晚恐怕要连累你了,令妹修为还浅,你先把她安排出去,刚才我已被对方发现,恐怕今夜势必是一场恶战。”


        

好不容易喘过气来,邓凡剧烈的咳嗽了两声,胸口一片火辣辣的刺痛。


        

不过此时,他也顾不上身体上的不适,强行挣扎着站了起来,一把拉住祝云茯的手臂,满脸郑重的说道。


        

“道长说的哪里话,若非是为了解决我祝家寨之事,道长也不会有此番遭遇,祝某虽然不才,但也绝非贪生怕死之徒,今夜势与道长共存亡...”


        

“对方有什么本事,就让他放马过来吧!”


        

一把扶住邓凡的胳膊,祝云茯双眼之中精光闪烁,满脸豪气干云。


        

......


        

PS:求月票啊,兄弟们,求支持,别让我凉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