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怪异世界的邪道人 > 第七十二章 造神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人用朝食,邓凡刚刚走出小院,正好看到两个一脸憔悴的汉子,正在小院外徘徊,一脸踌躇。


        

“道长!那神牛遗骨已经取出...”


        

见邓凡的目光投来,其中一个汉子立即上前一步,脸上挂着一丝讨好之意,语气中满是恭敬。


        

“既然已经准备好了,那就在前方带路吧...”


        

“道长,请!”


        

直到邓凡开口,两位汉子提起的心这才方向,长长的松了口气,满脸喜色的在前方带路。


        

...


        

“哎...邓道长真是太善良了,对待此等恶徒,管他作甚...”


        

望着邓凡的离去的背影,祝云茯摇头叹息道。


        

在他看来,邓凡就不应该管这事,这等恶徒,若是不让其受到报应,岂能彰显‘报应不爽’。


        

倒是祝云苓,此时却一脸古怪的望着自家阿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心中止不住的嘀咕‘阿哥,你是不是对善良这两个字有什么误解’,她虽然和邓凡接触时间并不算长,但她却能够看得出,这位邓道长,绝非什么省油的灯,说句‘老谋深算’,也绝不为过。


        

此时看到自家阿哥满脸感慨的模样,心中也很是无语,自家阿哥这人,说他傻吧,却有时候心里比谁都明白,你要说他聪明,他却时不时犯浑。


        

就比如现在,这位脸皮奇厚、心思极深的邓道长,在他眼中,都成了‘善人’了,这实在是让她无力吐槽。


        

......


        

对于祝家兄妹的心理活动,此时邓凡自然是一无所知。


        

一路跟随着两名大汉来到位于村中心的祠堂,在邓凡迈入祠堂的那一刻,祠堂中的窃窃私语,顿时为之一静。


        

“多谢道长,为我哥哥和阿黄沉冤昭雪,让他们在天之灵,得以安息...”


        

邓凡刚刚走入祠堂,迎着一众村民敬畏的目光,那肚中孕育牛鬼的银发老妪,在两名青年的搀扶下,满脸感激的迎上前来。


        

“老夫人太过多礼了,天理昭昭,真相总有大白于世的一天,贫道也不过是恰逢岂会罢了。”


        

望着眼前的银发老妪,邓凡脸上的淡漠,却是缓解了几分,对于他们兄妹的遭遇,其心中也满是怜悯和感慨。


        

“神牛的遗骨在什么地方...”


        

安抚了老妪两句之后,邓凡目光如剑,环视四周,眼神却重新恢复了一片冷漠。


        

“道长,神牛遗骨,就在鼎中!”


        

迎着邓凡的目光,一种村民情不自禁的低眉垂暮,一脸敬畏的指着立在祠堂中心的大鼎。


        

“点火吧...”


        

对着一众村民点了点头,邓凡走上祠堂上方的台阶,立于早已准备好的神坛前,闭目养神。


        

两个时辰的时间转瞬即逝,直到日上中天,邓凡这才睁开双眼,此时,祠堂中心大鼎中的火焰早已熄灭。


        

在一种村民期待的目光中,邓凡上前两步,翻开鼎中那焚烧后的余烬,一枚鹅蛋大小,泛着五彩光晕的骨珠暮然映入他的眼帘。


        

不愧是天地交合的五行之精,祥瑞之兽,就算是残骸焚化,也能留下此等白骨舍利。


        

“一笔开天启圣灵、白骨舍利化神庭!清浊颠倒魔做仙、众生祭拜登天行......”


        

望着手中的白骨舍利,邓凡也不迟疑,从怀中掏出一张泛着紫意的符箓,贴在银发老妪身上。


        

手中狼毫挥洒,眉心玉光闪动,一枚枚米粒大小的籇文刻画在白骨舍利之上,足足一百零八枚泛着紫意的籇文,相互勾连,形成一道堂皇‘神赦’。


        

直到最后一笔落下,邓凡这才长长呼出一口浊气,满脸虚弱之色,就连眸子中的神光都凭空暗淡了几分。


        

这‘神赦’,乃是出自其家传的五仙言灵术,是为封赦五大家仙之法,和那些天地自然生成的神赦不同,乃是人造神赦。


        

以人封神,本就是逆天之举,若非是其眉心的本源之眼神妙非凡,再加上这白骨舍利本就是难得的灵材,邓凡还真没有把握能够一举功成。


        

此时见‘神居’成形,邓凡心中也是长长送了口气。


        

“进去吧!”


        

邓凡话音刚落,天空中突然乌云飘荡,风起云涌,银发老妪的肚子中,暮然投射出一道肉眼可见的黑气,没入神居之中,白骨舍利上的五彩光晕,迅速收敛,化作一枚毫不起眼的灰白鹅卵石。


        

“待神庙建成之后,只需把这神居埋入神像之下,虔诚供奉,你等自可无后顾之忧...”


        

“多谢道长慈悲...”


        

望着立于神坛前,满脸虚弱的邓凡,因为刚才异象而惊惧不已的郑家庄村民,瞬间心中一安,齐齐下拜,眼中满是由衷的感激。


        

邓凡这一番作为,虽然也有自己的算计在其中,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助这郑家庄脱了大难,也受得起这一拜。


        

解决了这最后一桩心事之后,邓凡心中也是一清,又在郑家庄休整了两日,养足精神。


        

直到第四天天色擦黑,邓凡这才带着早已迫不及待的祝家兄妹,离开了郑家庄。


        

......


        

“那个方向,应该是怒河镇的方向,想来那畜生的老巢,应该就在这附近。”


        

漆黑的夜幕中,邓凡一声黑色道袍,眸子中闪烁着隐晦的惨绿之光,手中拿着一张满是血渍的白纸,满脸郑重的说道。


        

此时距离三人离开郑家庄,又过了两天时间,凭借这‘裁纸寻踪术’,三人昼伏夜出,一路紧赶慢赶,总算是赶到了这路河镇。


        

这裁纸寻踪术,乃是根据追踪目标的气息,来辨别方位,而此地靠近怒河镇,气息却尤为强烈,是以邓凡才能断定,他们此行追踪的目标,其老巢一定就在这不远处。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出发...”


        

一路上的遭遇,再加上连夜的奔波,祝云苓此时却早已失去了初时的新鲜感,此时只想着赶紧擒住那祸乱祝家寨的畜生,早点回到自己的小窝。


        

这连日的居无定所,那满身的尘土和疲惫,却是让一向爱干净的她感到极为不适,只感觉浑身黏糊糊的,极为难受。


        

“不急,天色已经快亮了,我们先行到镇上找间客栈,休息一天,明日再出发去寻那畜生的踪迹也不迟。”


        

望看望天色,秉承着一贯谨慎的行事作风,邓凡却是一口拒绝了祝云苓的提议,准备先去怒河镇休整一番,养足精神之后,再作打算。


        

......


        

PS: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