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怪异世界的邪道人 > 第七十八章 风云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知道长可有手段,降服这畜生...”


        

虽然心中早已怒火中烧,但老者却并非鲁莽之辈,他心中很清楚,这等成精的妖邪,定然不是自己能够对方的,术业有专攻,对付这等妖物,必须得专业人士出手才行。


        

“想要降服此妖,却需要等到夜间。”


        

打量了那黄皮子几眼,邓凡脸上丝毫不动声色。


        

似这等妖物,可不比鬼物一类,只要修炼成精,必然有着自身独特的天赋神通,想要降服它,非得带上冥一冥三不可,更何况邓凡打的乃是生擒活捉的主意。


        

“那就请道长先在府上休息,等到夜间,在动手也不迟。”


        

望着邓凡一脸高深莫测的模样,银发老者并没有多问,而是对着一旁的田总管吩咐道:“老田,带着几位贵客先去休息。”


        

“老居士的好意,贫道几人心领了,不过我等还是回客栈休息的好,以免打草惊蛇。”


        

“也好...那就让老田送几位一程!”


        

对着银发老者点了点头,邓凡几人跟着田管事走出小院。


        

......


        

邓凡几人却是没有发现,他们才刚刚走出小院,那在小院中手舞足蹈的黄皮子立即转过头,目露沉思之色。


        

“发现了吗?发现了也好...”


        

“老夫已经等了二十年,却是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了。”


        

在一声微不可查的呢喃声中,原地升起一道幻影,黄皮子的身影则逐渐隐没于墙壁之内。


        

......


        

怒河镇外数十里外的一处隐秘山洞中,此时正有几十名大汉围坐在一起,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一时之间,倒是好不快活。


        

突然坐在山洞上首,一名披头散发,浑身散发野兽气息的壮汉,暮然睁开橙黄色的竖瞳。


        

“黄老哥既然来了,就现身吧...”


        

汉子那如同野兽嘶吼的声音刚刚响起,山洞中的众人,顿时为之一静。


        

“黄老哥可探听到了什么信息...”


        

“运送火器的商船,已经出发了!”


        

随着一声尖细的声音响起,一道身穿怪异黄袍的身影,暮然出现在山洞中。


        

“很好...不知具体什么时候到...”


        

“等你们帮我杀了田雄那老东西,我自然会告诉你们准确的日期。”


        

面对兽瞳汉子的问话,黄皮子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黄老哥,你我相交数载,难道我的为人,你还信不过吗?”


        

“你应该知道,若是那老东西没有枯荣寺的法印护身,我根本就不会和你们合作,你百禽道人是什么人,我老黄可是太知道了。”


        

嘴角泛着一丝冷笑,望着兽瞳汉子,黄皮子满脸不屑。


        

“老东西...我看你是在讨死...”


        

“......”


        

黄皮子话音刚落,那些围坐在下首的汉子,纷纷满脸愤怒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砰!砰!砰...”


        

望着这些想要动手的大汉,黄皮子眼中幽绿色的光芒闪过。


        

众多汉子瞬间目光呆滞,朝着山洞的石壁上壮去,只是片刻功夫,一众大汉就个个撞得头破血流。


        

“吼...”


        

伴随着一声猛兽咆哮之音响起,众多汉子瞬间目光清醒了过来,满脸忌惮的望着黄皮子。


        

“不得对黄老哥无礼,还不给我退下去...”


        

恶狠狠的瞪了众位汉子一眼,兽瞳汉子眸子中闪烁这一抹猩红的血光。


        

“黄老哥既然有手段能够引出那些镇守的兵丁,那就依黄老哥所说,我们今夜就动手...”


        

“不过事成之后,我要知道那情报的准确性...”


        

凝实了黄皮子一阵,兽瞳汉子一字一顿的说道,声音之中,充满了某种压迫力。


        

“你放心,你我只是各取所需而已,我犯不着与你结下因果...”


        

见兽瞳汉子答应,黄皮子也没有久留的意思,身影化作一道青烟,瞬间消失不见。


        

“将军,这畜生这般无礼,我们为可不抓住他。”


        

“抓住他,凭你吗?”


        

兽瞳汉子嘴角泛起一丝狞笑,继续说道:“我最后说一遍,我现在是百禽道人,谁要是再敢叫我将军,泄露了镇府使大人的大事,我就拿他去喂野兽。”


        

兽瞳汉子虽然在笑,但其身下的大汉却无不胆寒,他们可是知道,自家将军越是笑,就代表越危险。


        

“滚下去...”


        

望着一众唯唯诺诺的汉子,兽瞳汉子顿时感到心烦。


        

......


        

“芸娘...芸娘,你放心,今天晚上...今天晚上,就是那负心汉的死期...”


        

“我一定要让他不得好死...让你等了二十年,是小黄没用,但我不会再让你等下去了...”


        

“今夜,我就算是拼了性命,也一定要让那负心汉一家不得好死...”


        

滚滚的路河边,一只半人高的黄鼠狼,手中捧着一把红木梳子,声音中透着刻苦铭心的恨意。


        

不知不觉,其一双碧绿色的眼眸中,早已蓄满泪水,好似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


        

路河边上的场景木然变化,那是一个鸟语花香的小阁楼,阁楼中,坐着一个巧笑嫣然的女子,身着红袍,一双眸子清澈见底,好似天空般纯净,嘴角两个小小的酒窝,似乎永远都在笑一般。


        

在女子身前,是一只半尺长的黄鼠狼,正在桌子上跳跃嬉戏,时而抓起桌上的糕点,偷偷的塞进嘴中,一双碧绿色的眼眸,悄悄的打量着女子。


        

却见女子正一脸笑意的望着它。


        

“小黄...过来!”


        

女子突然开口,声音如黄鹂般清脆,微微透着童真。


        

“芸娘...”


        

怔怔的望着幻境中的女子,黄皮子眼中充满了追忆,和一抹挥之不去的哀思。


        

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女子,但它的爪子只是刚刚碰到女子,幻境就暮然破碎,化作一缕清风,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芸娘...”


        

望着悄然破碎的幻境,黄皮子伸出双爪,奸细的声音犹如杜鹃啼血,哀伤中,充斥着浓浓的思念。


        

直到良久之后,黄皮子这才回过神,把手中的红木梳珍重的收入怀中,只在原地留下一道凄凉的背影。


        

......


        

与此同时,田府之中,一间隐秘的院子外,一队全副武装的兵丁,正集合待命。


        

......


        

PS: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