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怪异世界的邪道人 > 第八十章 诛‘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吱!吱!吱...”


        

正在此时,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叫响起,眼前的幻境骤然化作泡影,随风消逝。


        

“你这畜生,为何非要和我过不去,早知道当年就应该连你一起杀了...”


        

邓凡刚刚清醒,田雄那气急败坏的咆哮声就在耳边响起。


        

只见院子中心,田雄一手拄着大刀,一手捏着白玉佛珠,正气喘吁吁的半跪在地上,浑身上下满是狰狞的血痕,满头银丝披散而下,看起来异常狼狈。


        

“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芸娘救了你的命,不嫌弃你出身卑微,反倒以身相许,知你志在仕途,更是倾尽家财相助...”


        

“十年的等待,却换来被乞丐凌辱,投井身亡的下场...你就是这般报恩的吗?”


        

“似你这等猪狗不如的东西,早就应该被碎尸万段,只恨我修为低微,足足等了二十年,才等到了报仇之机!”


        

黄皮子虽然满身焦痕,明显已经身受重伤,但犹自不肯放弃,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砰!砰!砰...”


        

“吼...”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小院前方,更是乱作一团,众多兵丁组成阵势,正艰难的抵挡着那些半兽人的攻击。


        

那些半兽人虽然凶猛异常,悍不畏死,但一时也冲不破那蛮夷火枪组成的火力网。


        

“邓家哥哥...”


        

正在此时,陷入幻境中的祝家兄妹也醒了过来,望着邓凡一脸漠然的神态,祝云苓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一旁的祝云茯一把拉住了。


        

对于自家阿妹的性子,祝云茯自然清楚,也知道她想说什么。


        

但他同样知道,这位邓道长却是个有主见的,是以不想自家阿妹出言干扰邓凡的决定。


        

“道长...你终于醒了!”


        

“哈哈哈...真是天不亡我,还请道长出手斩妖除魔,除去这祸乱人间的妖孽。”


        

察觉到邓凡等人苏醒,田雄那气急败坏的神色暮然一变,满脸喜不自禁。


        

而黄皮子则正好相反,碧绿的眸子中,满是绝望和不甘。


        

“斩妖除魔...”


        

“请恕贫道学艺不精,肉眼凡胎,却是一时之间,辨不清这滚滚红尘中,到底谁是妖,谁是魔...”


        

面对满脸喜色的田雄,邓凡却突然闭上了双眼。


        

他虽然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却还是个人,但似田雄此等,却早已不能称之为人,要取钱财他有的是手段,又何必和此等畜生不如不如的‘人魔’狼狈为奸。


        

邓凡的话音刚落,不止是田雄,就连黄皮子也愣住了。


        

“哈哈哈...好!好啊...”


        

“负心汉,你看到了吗?就连老天爷都不帮你。”


        

“受死吧...”


        

在一阵疯狂的大笑声中,黄皮子身形如电,扑身而起,锋利的爪牙,在清冷的月光下闪烁着慑人的寒光。


        

“到底谁是谁活,还尤为可知...”


        

眼见邓凡一副不管不顾的姿态,面对黄皮子搏命的姿态,田雄骨子里的凶性也被激发了出来,双目充血,双手握着大刀,手中佛珠琉璃之光暮然大盛。


        

“刺啦...嗤!嗤!嗤...”


        

一人一**错而开,却是两败俱伤的下场。


        

田雄的胸前虽然险些被开膛破肚,胸口几道深邃的抓痕血流如注,但黄皮子照样好不到哪里去,浑身枯黄的皮毛好似燃起了金色的火焰,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去。


        

“嘿!嘿!嘿...”


        

看来还是老夫的命更硬一点,就凭你这畜生,想取老夫的性命,还早得很呢...”


        

正在田雄望着奄奄一息的黄皮子,满脸喜色之时,其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叹息。


        

一道裹挟着阴风的黑影,瞬间从其身边掠过,田雄的身体顿时腾空,一头扎进前方正在冲阵的半兽人中。


        

“吼!...”


        

“刺啦...”


        

面对突然从天而降的人影,那些早已杀红了眼的半兽人可不会管是谁,瞬间一扑而上,几个呼吸减,田雄就被撕成了一地肉渣。


        

“法器不错,可惜了...”


        

望着被冥一握在手中,不停冒着白烟的白玉佛珠,邓凡只是略微看了一眼。


        

这佛珠的确不错,面对一般的邪祟妖物,都有显著的克制效果。


        

就比如那黄皮子,田雄的大刀砍在它身上,根本无法破防,之所以会受伤,完全就是被这琉璃佛光的克制。


        

不过这法器虽然不错,面对冥一这种黑僵境界的铁甲尸,却完全不够看,对修行邪法的邓凡来说,就更是鸡肋了。


        

“归你了...这佛珠虽被尸气消弱了不少,却未伤到本源,只需用香火供奉,要不了多久,就会复原!”


        

“谢谢邓家哥哥...”


        

接过邓凡递上来的白玉佛珠,祝云苓却是满脸雀跃,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多...多谢道长援手...”


        

“只可惜老夫已然命不久矣,恐怕无法报答道长大恩了。”


        

“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报恩就不必了...”


        

望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浑身骨瘦如柴,皮毛已经化作一片灰白的黄鼠狼,邓凡一时之间也是感触良多。


        

世人常说畜生不知感恩,但和这黄皮子比起来,多数世人,却是连畜生都不如。


        

“吃了吧,这百香丸虽然不能救你性命,但至少也能让你好受一些...”


        

祝云茯却还是走上前来,一脸不忍的望着那黄皮子。


        

他本是生性豪爽之人,这黄皮子舍生忘死,只为报恩的举动,却是深深触动了他。


        

“不必了,老黄这二十年来,却是从未如现在这般畅快过...”


        

望着耷拉这眼皮,静静凝视着清冷月光的黄皮子,瞧着它那安详的神态,也许真如它所说,现在,才是它二十年来,最开心,最畅快的时刻。


        

好似对于此刻的它来说,生死还真不是那么重要了。


        

“我们却是追踪一头‘淫畜’来到此地,不知你可知道关于这方面讯息?”


        

虽然有些不忍打搅这黄皮子最后的安宁,但邓凡却从始至终,都没有忘记他们此行的目的。


        

“在那怒河码头处,供奉着一位灵渡和尚的舍利,在这怒河镇,却是没有什么事能够瞒过祂,你若是有事相询,不妨去问问...”


        

“多谢了...”


        

对着黄皮子拱了拱手,邓凡暮然抬头...


        

......


        

PS: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