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怪异世界的邪道人 > 第八十五章 佛陀舍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看道友和两位施主身带浮尘,行色匆匆,却不知来自何方?”


        

打量了邓凡和祝家兄妹两眼,灵渡和尚神色平和,眸子中闪烁着一抹似能看透人心的慧光。


        

“不瞒大僧,我等正是从那云峦群岭,一路追踪一作恶多端的‘孽畜’,这才来路过这怒河镇。”


        

“闲暇听镇中百姓提起大僧之事迹,知大僧佛法广大,这才特来问计...”


        

望着灵渡和尚那古井无波,好似能够看透人心的眸子,邓凡也没有多做饶舌,而是直接道出了此行的目的。


        

“原来如此,降妖伏魔,我辈本应义不容辞...”


        

“但道友也看到了,贫僧如今仅留下一道执念存身,自身亦陷入非生非死之境,不知道友可知那‘孽障’的形貌特征,若是知道,贫僧自是不吝相告。”


        

正如这灵渡和尚所说,他如今的状态的确有些奇妙,非生非死,非鬼非神,若真要说起来,只留阴神存世。


        

而且因为在这怒河镇发下弘愿,如今更是演变成了类似于缚地灵一般的存在。


        

除非有朝一日,能够完成自己所发之弘愿,才有可能真正向死而生,凝聚实体,脱离此地藩篱。


        

“那孽障狡猾异常,贫道虽一路追踪,但也从未得见,却只有一丝气息留存...”


        

从怀中掏出一张略显浑浊的白纸递了上去,邓凡和祝家兄妹眼中满是期待。


        

虽然从祝家寨出来的时间并不算长,但这一路上的经历,却是让几人早已心神疲惫,若是有可能,他们只想早点找到那在祝家寨祸乱的孽畜,早日回去交差。


        

“原来是这孽障...”


        

“贫僧虽未与这孽障打过照面,但前几年,这孽障的确曾来过怒河镇,可能也是察觉到了贫僧的存在,其却并未在此地久留,若是道友想要找它,不妨去怒河镇上游的黄山村看看...”


        

接过邓凡递上的白纸,灵渡和尚眼中闪过一道异色。


        

“多谢大僧指点迷津...”


        

既然想要的消息已经打探到了,邓凡等人却是没准备久留,和灵渡和尚打了声招呼后,就准备反身离开。


        

毕竟离开怒蛟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邓凡此时也是归心似箭,只盼早日能够降服那在祝家寨作乱的孽障,拿到金蝉蛊,回怒蛟县好好消化这一段时间所得。


        

......


        

“道友暂且留步...”


        

眼看邓凡心生去意,灵渡和尚却是突然出声,叫住了他。


        

“不知大僧叫住贫道,可是有事?”


        

“我观道友面容青白、身体消瘦,肺阴不足、内热蒸腾,逼津外出,却是身患哮喘,先天本源亏空之症,贫僧这里,倒是有件宝贝,能够助道友伐毛洗髓,弥补先天本源缺失...”


        

见邓凡和祝家兄妹面显疑惑,灵渡和尚眼中却是升起一抹温和的笑意。


        

“真...真的吗?”


        

闻听这话,饶是以邓凡的心境,此时却也把持不住了。


        

这身体乃是承载修行之容器,自从来到此世,他可没少受这先天从娘胎中带出来的病症之苦。


        

踏上修行之途后,他更是没少被这具身体拖累,本来早就可以开始修行,但正是因为气血虚弱,练不得那锻体拳法,若非是有那‘食气法’续命,他恐怕早已一命呜呼。


        

“出家人,不打诳语!”


        

“不知大僧有何吩咐?只要贫道能够办到,定不会拒绝...”


        

待按耐住心中的激动后,邓凡也回过神来,那能够伐毛洗髓、弥补肉身本源的东西,岂是寻常之物。


        

至少邓凡就从未听说过何等灵物,如此珍贵的宝物,非亲非故,人家岂会白送,毕竟和尚又不是傻子,就算再是慈悲,也不可能白送这等好处。


        

“罪过、罪过、贫僧的确有求于道友...不过这话,却是要从六十年前说起了。”


        

“贫僧乃是出身于般若寺的僧人,数千年前,佛法东传,我佛释迦如来,却是在这神州大地留下四道佛脉,以镇压我佛门气运。”


        

“这四大佛脉,分别是枯荣寺、兰若寺、金山寺,和贫僧所在的般若寺。”


        

“除了那早在六百年前就已然衰落的兰若寺,剩下的三道佛脉之中,却都供奉着当年佛祖涅槃时,留下的金身舍利。”


        

“六十年前,应州之地魔灾爆发,整个应州大地,化作一片人间炼狱。”


        

“当贫僧的师祖带着寺中高僧赶往之时,那应州已然成为一片荒漠,为了阻止魔灾蔓延,生灵涂炭,寺中众多高僧受到魔灾感染,堕入魔道。”


        

“师祖他老人家更是当场化去自身罗汉金身,布下两界胎藏结界,这才堪堪阻止了魔灾蔓延...”


        

“贫僧因为当时修为最浅,被师祖责令留守后方,这才幸免于难...”


        

“但经此一役,我般若寺也就此衰落,未免邪魔窥视佛陀舍利,师祖却在陨落之时,交代贫僧把这佛陀舍利,送往江浙金山寺。”


        

“但谁成想,在送往佛祖舍利的途中,却在这怒河镇遭遇了这百年难遇的大洪水...”


        

说到这里,灵渡和尚早已是泪如雨下,满脸悲悸。


        

不同于祝家兄妹的一头雾水,邓凡却是神色凝重,那魔灾他虽然没有遇到过,但在那怒蛟县黑石峰所遭遇的一切,他却是历历在目。


        

那黑康不正是遭受了魔灾的感染,这才魔化,想到那黑康的凶唳之处,大抵就能够明白这魔灾的恐怖了。


        

“大僧的意思是,让贫道代替你,把这佛陀舍利,送往金山寺...”


        

此时,邓凡如何还不明白这灵渡和尚所求,但那江浙远在千里之外,以他的修为,要横跨大半神州,却着实有些为难他了。


        

“贫僧也明白道友的顾虑,但却并不急于一时,毕竟六十年贫僧都等过来了,再等上十年,又有何妨。”


        

“只要道友答应,十年之内,帮贫道完成师祖所托,把这佛陀舍利,送到金山寺,贫道就把当年佛陀留下的白玉莲藕,赠与道友伐毛洗髓。”


        

望着邓凡眼中的挣扎,灵渡和尚倒也没有催促,而是直接拿出了自己的筹码。


        

......


        

PS: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