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怪异世界的邪道人 > 第九十八章 收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一会,邓凡才缓过一口气,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那被干柴蛟遗落在地的马槽面前。


        

马槽漆黑如墨,上方一个巨大的豁口,好似被人生生砍了一刀,点点晶莹如血的水晶,从那豁口中露出。


        

“佛门法咒?...”


        

随着一抹幽光从瞳孔深处闪过,马槽内部,却是突然闪现一抹若隐若现的鎏金之气形成的‘*’字咒。


        

“呵...也是你这畜生的运道!”


        

看到那若隐若现,即将散开的‘*’字咒,邓凡却是轻笑一声,心中闪过一抹了然。


        

他开始还感觉到奇怪,以这种不详魔气的诡异,怎么可能被一层普通的石皮封印。


        

要知道,那被镇压在黑石峰的妖魔黑康,也只是受到了不详魔气的侵染,可是仅凭它身体散发的残余魔气,就能够污秽千里,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可想而知这种不详魔气的可怕。


        

而以这马槽中所封印的不详血晶来看,就算是无法和那从魔灾中逃出的黑康相比,但污染这一个小小的村庄,那还是绰绰有余的。


        

而干柴蛟之时一匹拥有些许蛟龙血脉的马匹,就算其血脉和这不详魔气相合,也不可能抵挡得住这不详魔气的侵蚀,反倒化害为利。


        

那白脸道人所修行的‘六欲天魔真经’,和这种不详魔气也相合,但那一小块不详血晶,却在不知不觉中魔化了他,这干柴蛟又如何能够例外。


        

但看到这道佛门法印后,邓凡却是明白了,这不详血晶分明就是处于一种被封印的状态,而这干柴蛟,也只是长期在这马槽中用食,浅默化的受到这不详魔气的刺激,体内血脉才会逐渐纯化。


        

这其中固然有其体内龙脉的缘故,但更多的原因,却是因为这干柴蛟只是受到这种气息的影响,而非直接吸纳其内的不详魔气。


        

而且那像是被人生生砍出的豁口,已经大大消弱了那道佛门法印的威力,否则刚才那银发老者,也不会因为喝过这马槽中的水,就立即异化成魔傀。


        

“哼~你这孽障,遇到贫道,也算你运气好。”


        

想到这里,邓凡回头望了一眼被冥一冥三拉住,正死死瞪着自己的干柴蛟。


        

他这话倒也不是无的放矢,依照这道佛门封印的强度,邓凡可以肯定,若是他不来,用不了几年时间,这道封印就会彻底被冲破。


        

到时候不止这黄山村将毁于一旦,这处潜龙渊,也将化作邪龙渊,到时候着干柴蛟也同样无法免俗,照样会被这不详魔气魔化成失去理智的妖魔。


        

“不过话说回来,这又何尝不是贫道的运道...”


        

嘴中喃喃自语了一句之后,此时邓凡心中却满是激动。


        

这种对于别的生物来说,避之不及的不详魔气,对他来说,却是极为珍贵的至宝。


        

自从本源之眼复苏,这是他第四次遇到这种不详魔气,也是他得手最为轻松的一次,不管是在那王家村,还是黑石峰,甚至是那郑家庄,他哪一次不是经历一场苦战之后,才有那点滴收获。


        

但这一次却平白捡了一个这么大的便宜,又让他心中如何不激动。


        

按照邓凡目测这块不详血晶的大小,其内所蕴含的不详魔气,起码能够给本源之眼提供十个刻度以上的神能。


        

若是有了这股神能的支撑,邓凡甚至有信心,凭借着此行收获的六欲天魔残篇和百禽戏,完善自身的五行桩,推演出更加适合自己的法门。


        

“嘶...”


        

“难怪这畜生如此饥不择食...”


        

手掌刚刚触碰到那马槽的瞬间,一股无边的欲念就冲入其的识海,一脸惊骇的松开手掌,邓凡一张老脸此时却是憋得通红。


        

心中欲念翻滚见,却是如同在寂静的心灵中掀起了滔天大浪,任凭他如何默念清静经,这股欲念都难以平息,简直堪比这世界上最凶猛的春药。


        

“三眼吾神,赐我神威,洞破虚妄,照见本源!”


        

经过刚才的试探,邓凡心中却是清楚了,这玩意,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触碰的,心中默念那古朴、生涩的咒语。


        

随着一抹蔚蓝色的玉光从眉心中升起,心底那道神性人格又开始蠢蠢欲动。


        

察觉到神性人格有复苏的征兆,邓凡赶紧凝神静气,狠狠压制住其复苏的征兆,随着一抹玉光笼罩在马槽上。


        

一股猩红色的诡异邪气,逐渐被引出马槽。


        

这股气息出现的一瞬间,天空中顿时生出异象,漆黑一片的也控制上,一抹血色的不祥之云升腾,如同血海浪涛一般翻滚不休,甚至隐隐生出点点血色雷光。


        

只是被本源之眼的神能束缚住,那被引导而出的不详魔气,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三眼神能笼罩的范围之内。


        

随着第一缕不详魔气被吸纳,本源之眼上,那代表着能量刻度的籇文瞬间翻滚了起来。


        

与此同时,邓凡识海中也是幻想丛生。


        

在一片又无数尸体铸成的血肉炼狱中,天空中猩红的血色沈腾,无数皮肤苍白的魔影在其中肆意交合,如同一条条肥硕的肉虫,看起来异常恶心。


        

在炼狱中心,一道笼罩在血色邪光的魔影,其周身深处无数面孔,男女老少,甚至包含众生万象,这些面孔组成一块巨大的血袍,缠绕在一块金色罗汉像之上。


        

“啊...嘶...”


        

只是粗略的一眼,邓凡的心神就如遭雷击,犹如堕入无尽的色欲深渊中一般。


        

“呼!呼!呼...”


        

待其回过神来,只感觉双眼火辣辣的疼痛,一道殷红色的血液止不住的从瞳孔中流淌而出,面孔之上,一片狰狞。


        

“果然,这不该看的,还是要少看为妙...”


        

有了刚才那一下的教训,邓凡此次却学乖了,任凭心中欲念翻滚,他却是一点也不敢去看,只是紧紧的盯着本源之眼上的那一道能量刻度,如此才能守得心中的半片清明。


        

......


        

正在邓凡这边忙得不可开交之时,那黄山村村口处,此时却是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


        

PS: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