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大明疯皇 > 184 措不及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卯时方至,天色依旧有些朦胧,硕大的辽阳城依然是一片宁静。


        

这个时候早晚都还有点冷,所以,除了实在有事必须早起的,一般人是不会在这个时候爬起来的,街道上也就稀稀拉拉几个人影,一切貌似都相当正常。


        

但是,正是这个时候,城东南李永芳的总兵府里却隐约传出一阵惊呼声和打斗声,好多附近的平民老百姓都给吓醒了。


        

正当他们惊魂未定的时候,惊呼声和打斗声却又消失了,一切就如同是幻觉一般。


        

没过多久,便是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响起,貌似有大批人马正在往总兵府跟前的大街上聚集。


        

这就有点不对劲了,因为还不到辰时啊,还不到换防和开城门的时候呢。


        

刘兴祚和李延庚当然不会管这些,几个将校把两千多人马齐集之后,他们便带着这些人马,用马车拉着捆成一团的李永芳,直奔南门而去。


        

这会儿辽阳城的城防比较的复杂,一般每面城墙上都是一边佟养性的手下,一边李永芳的手下,中间城门楼上则是正蓝旗都统小贝勒阿巴泰手下的亲信,专门负责看守城门和吊桥。


        

这也是努尔哈赤防着佟养性和李永芳的手下有奸细私通大明,特意做出的安排。


        

还好,晚上在城墙上值守的人马本就不多,每面城墙上也就千人左右,刘兴祚和李延庚带着两三千人马拿下南面城墙应该还是会不成问题的,就是不知他们能不能守住。


        

说实话,这个时候就带着大批人马出现在城墙下面着实有点突兀。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李延庚带着上千人马从他爹手下负责的这边跑上城墙的时候,城墙上值守的步卒还一脸懵逼呢。


        

他们本就守了一晚上,冷得都有点迷糊了,这会儿大公子带着人上城墙他们就更迷糊了。


        

很快,负责值守的将校就走过来拱手道:“大公子,您这是干什么?”


        

李延庚盯着他冷冷的道:“我意欲归顺大明,你怎么说?”


        

啊!


        

那将校立马眼神立马往左右瞥了瞥,貌似是要召集人反抗。


        

李延庚不由冷哼道:“杀!”


        

嗖的一声,曹变蛟立马闪电般的抽刀蹿上去一划。


        

那将校顿时捂着脖子倒了下去。


        

李延庚紧接着又厉声道:“我意欲归顺大明,不愿意跟着我的,丢掉兵器滚下去,留下的,要是谁敢捣乱,杀无赦!”


        

这!


        

将近五百名步卒,大约有三百人丢掉兵器往城墙下跑去。


        

结果,迎接他们的自然是带着上千人马守在下面的刘兴祚。


        

这边惊呼不断,里面引起了城门楼上值守的满八旗将校的注意,他带着手下跑过来大声嚷嚷道:“怎么回事,你们想造反啊!”


        

没人答话,曹变蛟和祖大弼直接带着手下个高手窜上去,就是一通砍杀。


        

那满八旗将校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呢,便成了刀下冤魂。


        

他手下十来个人也很快便被清理掉了。


        

李延庚也不啰嗦,直接就带着人疾步冲到城门楼上,随即下令道:“开城门,放吊桥。”


        

啊!


        

这么早开城门干嘛?


        

另一边佟养性手下的人马也懵逼了。


        

李延庚带来的人马却是毫不犹豫的把吊桥放了下去,而下面门洞里的刘兴祚也毫不犹豫的命人打开了城门。


        

一阵吱吱呀呀的摩擦声响起,吊桥缓缓放下,城门慢慢打开。


        

佟养性手下的将校终于忍不住跑过来大喝道:“你们这是干什么,为什么擅自打开城门?”


        

干什么?


        

李延庚毫不犹豫的挥手道:“杀!”


        

曹变蛟和祖大弼当即带着手下高手冲了上去,李延庚也带着上千人马跟在后面一路杀了过去。


        

这些人守了一夜本就累得不行了,再加上猛将曹变蛟和祖大弼根本无人能敌,没过多久,佟养性手下五百步卒便死的死降的降,没了声息。


        

这个时候,城门也打开了,吊桥也放下来了,刘兴祚立刻接过亲卫手中的长弓和响箭,打马奔到城外,弯弓搭箭,对着南面天空就是一箭射过去。


        

“啾”,一声尖啸,远近十余里皆可闻。


        

很快,南面十余里也同样一支响箭升空,同样向着南面射过去,这是锦衣卫密探在那接力呢。


        

四支响箭依次朝南传过去,不到一盏茶功夫,隐藏在五十余里外的大军便收到了消息。


        

这个时候,山谷中的十余万大军已经排成整整齐齐的方阵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泰昌毫不犹豫的挥手道:“传令,神武营骑兵,上,其他人马依次出发。”


        

“轰隆隆”,一阵滚雷般的马蹄声响起,最前方的神武营铁骑立马如同钢铁洪流般往辽阳城方向狂奔而去,后面的步卒则依次向前,撒开脚丫子跟着骑兵后面狂奔而去。


        

这个时候,城中都司衙门里的小贝勒阿巴泰才发现不对劲,要不是响箭声他也听到了,他还被蒙在鼓里呢。


        

所谓“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响箭一般都是发起进攻的信号,南边既然发出了响箭,肯定是明军来突袭了。


        

他当即毫不犹豫的下令道:“快,传令,命佟养性和李永芳各集结五千人马,前往南门阻敌。”


        

李永芳那边自然是没有什么反应,佟养性这边倒是集结了五千人马,可惜,他的总兵府在辽阳城西北方向,他手下人马也大多驻扎在那边,等他集结五千人马跟着阿巴泰冲到南门附近,刘兴祚、曹变蛟和祖大弼早已带着两千人马把所有通往南门的街道全堵住了。


        

阿巴泰一看刘兴祚这架势立马就明白了,这家伙已然判投明军了,城门肯定也被这家伙给打开了。


        

这个时候自然没什么好说的,就一个字,干。


        

阿巴泰恶狠狠的瞪了自己的姐夫一眼,随即果断挥手道:“杀!”


        

“杀啊!”


        

佟养性立马带着手下五千人马跟着阿巴泰杀了上去。


        

两边人马很快撞到了一起,疯狂的厮杀起来。


        

原本阿巴泰和佟养性手下人马是占据绝对优势的,五千对两千,多了一倍都不止,而且大家实力也差不多,都是汉八旗的降卒,按理刘兴祚、曹变蛟和祖大弼应该是顶不住的。


        

奈何,曹变蛟和祖大弼实在是太猛了,这本就不是很宽的街道简直就是他们的天下啊!


        

这两员猛将可都是杀入万军丛中如入无人之境的存在,而且泰昌给他们配的还都是大明现下最为坚固的百炼钢鱼鳞甲,一般刀枪根本就伤不到他们。


        

他们俩一马当先带着人打巷战,恐怕对面就算有两万人马也冲不过来,更何况阿巴泰和佟养性手底下这会也就五千人马。


        

这家伙,太猛了,阿巴泰不知深浅的上去跟祖大弼过了一招,差点没被祖二愣子一斧子给劈死!


        

佟养性一看曹变蛟如同砍瓜切菜般的架势,吓得都不敢上前过招。


        

两位领军将领都这么怂,他们手底下人自然也猛不到哪里去。


        

双方厮杀了将近半个时辰,阿巴泰和佟养性手下人马不但没有推进半步,反而被曹变蛟和祖大弼杀得连连向后退去。


        

“轰隆隆”,一阵地动山摇,神武营的铁骑终于到了!


        

曹文诏一看打开的城门,毫不犹豫的一挥手,直接率铁骑从南门冲了进去,很快,阿巴泰和佟养性便被杀得落荒而逃。


        

这时候辽阳城中已然是兵荒马乱。


        

佟养性集结五千人马被上万铁骑一通疯狂砍杀,几乎伤亡殆尽,他手底下剩下的那不到一万人马,也都吓得慌了神,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是好,而李永芳手下人马因为没有将校指挥,早已经乱了套了。


        

这下怎么办?


        

上万明军铁骑已然入城,他们这点人马根本干不过啊!


        

阿巴泰心有余悸之下已然不敢再跟明军打下去了,他竟然直接下令,命佟养性集合手下人马,打开北面城门,跟着他往沈阳方向狂奔而去。


        

辽阳城竟然就这么被拿下了,一如当初建奴攻城一般,莫名其妙的,辽东最大的雄城就易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