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至高无尽 > 第1章 大漠无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山川不见,大河无迹。


        

这里苍茫枯寂,流沙飘絮。苍穹之下满地沙硕如雪,连绵起伏,望不穿尽头,似与天际相连,不知路在何方。


        

秦非,拄着一根破烂木棍,此时正步履维艰,望着眼前黄沙如汪洋大海般放肆,竟有一种要被吞并的感觉,心中隐隐生起一股无力落败感。


        

他鹤发鸡皮,衣衫褴褛。满头白发披散,佝偻着身躯,抬眼举步间,尽是迟暮老矣。


        

“我该何去何从……?”秦非喃喃自语,浑浊的双眸盯着前方漫漫黄沙,回首着身后被风沙不断掩埋而消失的足迹,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他在希冀眼前出现生机,这里太过荒芜死寂了。


        

生命如蚍蜉,不值怜悯!


        

热浪扑面,夹杂着灼烫又干涩的碎沙,没入秦非的鼻息间,化去了一声又一声微弱不可闻的叹息。


        

前路漫漫远兮,身后茫茫虚无,一个风烛老人,渐渐在风沙中,渐行渐远,留下的唏嘘早已被侵蚀殆尽。


        

“沙沙——”


        

“沙沙沙——”


        

黄沙遮蔽了大片枯骨,一截又一截断骨,散落在这片沙丘上,突兀地显现出一角。


        

秦非波澜不惊,一路上,这样的情形已然是司空见惯。


        

他淡然地撇过这些不知是何种种族留下的骨迹,在风沙之间,霎是刺目与悲凉。而他也许也会化为这片大漠中的一粟,无声无息,就此沉沦。


        

“咔——”


        

秦非脚下踏过白骨,发出一声清脆的断裂声。


        

这似乎是一截开裂的脊椎骨,部分裸露在沙砾外,骨架上尽是肉眼可见的千疮百孔,满目疮痍。


        

岁月如刀,这些硕大的枯骨,终究也会被蚕蚀成流沙,什么也不会留下。


        

在这片广袤的大漠之中,生息当真被隔绝,如深渊般令人发指后怕。


        

但是——


        

秦非必须要从这里走出去,他要走出这片绝地,活下去,活下去……


        

脚步愈发沉重,似有秘力源源不断从黄沙下探出,捆着秦非的双腿,让他无处使力,竟一个趔趄,摔倒了。


        

秦非灰头土脸地倒在了黄沙上,手中的那根破烂木棍,也被脱了出去。


        

细沙拂过,满是萧条。


        

终究是一介凡生,垂暮老矣,血迹枯败,怎敌的过这无情大漠。


        

大漠恒古长存,不知岁月几何,风沙如魔,经久不衰。这里广瀚无边际,没有任何生命迹象,更没有任何生存的奢望。


        

自古有训,这里便是禁区。但凡踏足者,都将随之湮灭。


        

禁区之内,再无生命!


        

秦非仰望天际,心头五味参杂。


        

圣贤有云:举头三尺有神明。


        

莫非这里也葬下了神明不成,除了风沙与屡见不鲜的枯骨之外,真的是一处绝望禁地,让人生不出一丝侥幸,处处是绝境,无处可逃。


        

“……”秦非愤恨又无奈,扬起一把黄沙,使出了全身最后的力气,狠狠朝着远空砸了出去,又瘫软在地上,接连喘着粗气,眼神之中满是苦涩。


        

他!


        

真的太苍老了,一味地长久跋涉,肉身和精神都已是强弩之末,妄图走出这里可谓难于上青天,痴人说梦。


        

不知不觉间,日晕涣散,天地仿佛颠倒了一般,摇摇欲坠。秦非意识迷离,渐渐地昏沉,昏沉下去……归于平静。


        

“呜——”


        

耳边有号角声响起,自远方而来,声音宏大,透着丝丝缕缕密音,扰人心扉。一声又一声,催着秦非为之动容。


        

他双目失神,五感皆失,空洞地盯着远方,身如躯壳般,踏着声浪,朝着号角声游荡而去。


        

……


        

“咚咚——咚咚咚——”


        

威压莫大,迎面扑至!


        

风沙敛去,大漠肃寂,秦非心跳愈发沉闷。


        

一座灰蒙蒙的大庙,从雾障中隐现,似凭空而来,巧同造化,诡秘莫测。


        

眼前断头石佛被黄沙覆盖了半张庄严,裂痕密布。


        

一只拈花玉手横陈,却也断了两指。


        

半座莲花石蒲翻倒在沙砾中,压着几块硕大的碎石,八花九裂。


        

沙砾间,破碎的宝瓶,暗淡无光的八辐法lun,残败的如意镜,腐朽的圣伞,折裂的金刚禅杖,石化的白螺,到处是断壁残垣,瓦片散落。


        

此刻,残破的大庙屹立于冰冷而灰朴的石阶之上。石阶宽大,有百余多阶,每一阶都仿佛是巧夺天工,造化神韵,不可描述。却似被天刀斩过,一道深不可见的鸿沟沿着每一阶石砌,耸入庙宇。


        

而号角声正是从这神秘的庙门内传出。


        

大庙庄严肃穆,浑然天成。漆黑如墨的山门紧闭,它古朴而冰冷,不知是何神料锻造而成,透着莫名的气息,直逼人心,不可凝视。


        

庙门两侧门柱粗大,拔地而起,若有若无的乌气隐约缭绕。仔细端详,乌气竟似游龙般回旋起伏,久久不散,不可亵渎。


        

抬眼而上,一层淡淡的迷雾,遮蔽在山门之上,朦朦胧胧透着几个字符,乌光隐现,内有乾坤闷雷之声,似远在天涯空鸣,又似在耳畔敲啄,古老神韵不可识辨。


        

秦非双目空洞,立于大庙下,不做任何停留,一步跨去,登上了石阶。


        

顿时天威袭来,万法加身,压的他闷哼一声,弓着身躯颤栗,脚下虚晃。全身上下犹如挑着数百斤重担,一时间骨头啪啪作响,差点为之栽倒下去。


        

此时,秦非眸光时而涣散迷离,时而痛苦清醒。他嘴角挂着血迹,分外鲜明,死死咬着牙关挣扎,想挣脱桎梏,却被那一阵阵号角声催的神志不清,不顾生死也要闯入庙门之内。


        

“要死了吗?”


        

痛!


        

发自神魂内的巨痛,令秦非撕心裂肺,如坠冰窖。他极力地想撤回脚下颤抖的双脚,却始终不受控制地想去迈上第二层石阶。


        

这一刻,秦非心有所感,登上第二层石阶,必然会死无葬身,魂飞魄散。


        

死亡……近在咫尺!


        

神秘的大庙,源自深渊般无尽凶险。秦非如同蝼蚁,几近被碾压而过,不复存在。


        

正当万念俱灰之际,雷霆一声霹雳,晴空炸响,有东西猝然打在了秦非惊恐的面庞上,照应着他睁大的双眸,左半边脸颊浮现出一丝诡异。


        

“啪——”


        

声宏清脆,醍醐灌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