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至高无尽 > 第2章 神秘金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非面庞僵硬,耳边嗡嗡作响,时间像是被禁锢了一般,久久未退。


        

“啪啪——”


        

伴随着又一番猛烈炸响,秦非右半边脸颊顷刻间竟然……肿了。


        

“啊……”


        

再也熬不住内心的煎熬,秦非一声惨叫,吐出了全身的晦气,撕裂天际。


        

这一刻,他双眸恢复清明,全身酸痛地背躺在大漠中,瞳孔之内倒映着眼前另外一双浑圆的双眸,四目相对!


        

而半空中一只爪子,尴尬又不失风度地伸了伸小拳头。


        

在风沙之间,竟有些……微微僵硬。


        

“卧cao。”


        

秦非神来之语,扬起一巴掌,抹过脸庞,蹬着脚跟,在沙砾中连连倒退,盯着不远处那翻着白皙肚皮的鬼物,粗气喘喘。


        

真是吓死吾辈大神,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被亵渎了,好像……好像还被掌掴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该死的,真是邪乎。


        

秦非心中快速默念一个又一个大神名讳,平复着心绪,却是久久不能平静。


        

“痛……痛死本大仙了。”


        

“你这个没良心的,天煞的老头儿。”


        

“本……本大仙跟你没完,不死不休。”


        

“哎呦,我的老腰啊……”


        

“你这个老东西,吃了铁胆还是,居然使那么大劲。”


        

“老头儿,你绝对故意的,装死戏弄本大仙,是不是。”


        

“死老头,你爹在哪里,我要找你家大人去。”


        

“……”


        

沙砾中,一个声音哇哇大叫,口若悬河,跟下豆子一般,噼里啪啦一句接着一句。


        

定眼看去,赫然是一只三足金蟾。


        

金蟾身如脸庞般大小,满背的疙瘩,密密麻麻,泛着金灿灿的光泽。


        

肚皮光滑如凝脂,圆润地贴在沙面上,饱满而滚圆。


        

它三足而立,两对前足壮实有爪,正刨着沙地。后足似尾非尾,指掌粗长,爪尖锋锐,比之「前足」更加壮实有力,显得古怪而又诡异。


        

此时,金蟾一双奇异的双眸盯着秦非,怒目远视。


        

大嘴巴唾沫横飞,喋喋不休。


        

“你……什么东西?”秦非被骂的脸色铁黑,隔着远空指点金蟾,这货竟然连他祖宗都惦记上了。


        

“啊呸——瞎了你的老眼,连本大仙都不认识。”金蟾大骂,昂着有些邪痞的大头,眼神中尽是鄙夷,大嘴浮夸,差点咧到了耳根处。


        

“……”感受着脸颊传来的不自在,秦非愤懑不语。


        

竟被一只癞蛤蟆奚落了一顿,跟个痞子一样在他面前自称大仙,气的他点指而去,就差指着金蟾的脑门子一顿教化。


        

“老头儿,你再用指头点过来试试。”金蟾双眸眨动,片刻间回过味儿来,这老头儿简直是无声胜有声,太可耻了。


        

“臭蛤蟆,想找打了你——”秦非说罢,余光向身旁的木棍撇去,这意图再明显不过了。


        

“呱——”


        

金蟾急了,腾的一下高高跃起,张着那浮夸的大嘴,就想掳走木棍,先发制人。


        

秦非憋着一肚子火气,哪里能容下金蟾这么放肆。


        

他眼疾手快,跟打了鸡血一般,抓过木棍,就是一通毒打。


        

顿时,“鸡飞狗跳”,“大动干戈”,“非死即伤“,“人畜哀嚎”,“不死不休”,在大漠中久久回荡,令人……也令蛤蟆回味无穷。


        

……


        

许久,许久。


        

一人一蟾,累的筋疲力尽,直挺挺地倒在大漠中,喘着粗气,连句完整的话都吐不出来。


        

人仰蟾翻!


        

“你……你……你个老头儿,打……打起本……大……大大……仙真……真真是……”金蟾捧着滚圆的肚皮,大嘴巴不受控制地咧到耳根处,那条怪异的后足配合着不时地抽搐两下,竟半天都没回过魂来。


        

“闭……闭……闭嘴!”秦非老脸扭曲。一时血气上头,蛤蟆没打废,差点先把自己折腾半死,这要是让世俗看到,还不被笑掉大牙,耻笑百年。


        

一想到如此,秦非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一屁股坐死金蟾,奈何此时全身无力,又痛又酸,只能干涩涩地瞪眼而去。


        

“老……老头儿,我……我警告你,别……别以为本大仙好……好欺负,若……若是我爷爷在,一……一根指……指头戳……戳死你,信……信不信!”金蟾吊回半口气,斜着眼珠,得理不饶人,把祖上都搬出来了。


        

秦非闻言,皱着眉头扫着金蟾,不禁多撇了两眼,顿时气的差点一口老血吐出。


        

眼前金蟾还真是只小崽子,他居然连只幼崽都没揍到,吾辈老脸简直不知道往哪里去搁,气煞人也。


        

“蛤蟆,叫爷爷!”秦非捏着老胳膊老腿,酸痛不堪。


        

他胸口血气翻滚,气不打一处来,强压下心中恶气默念:要有爱,不应有恨。吾辈当自强,替天行道……不对,恭行人道。


        

“你大爷的,胡言乱语什么!”金蟾磨爪,霍地翻过背来,唾沫星子狂喷,炸锅了。


        

这半条命的老头儿太狂妄了,竟敢大言不惭让他认祖归宗。


        

“吾要替你老祖,教你三纲五常。”


        

“你个老不羞的,居然想奴役本大仙!”


        

“是又怎样!”


        

“可耻!你这个人面兽心的老鬼,简直毫无人性。”


        

“对于你这满身长瘤子的小鬼,不需要人性。”


        

“害!过来叩首跪拜!本大仙大发慈悲,不与你计较。”


        

“吾辈德善兼备,不欺幼童,还不速速过来磕头认错。”


        

“呸!你爬过来!”


        

“哼!你滚过来!”


        

“爬来!”


        

“滚来!”


        

……


        

一人一蟾,在一番壮烈地唇枪舌战后,终于是升华到了四目相视,“肝胆相照”,“心心相印”。


        

……


        

“呜——呜呜——呜呼——”


        

晴空呼鸣,遥远的天际,黄沙漫天,昏暗袭卷八方,声势浩大。


        

顷刻间,自远方隐隐朝着秦非这片地带,吞没而来。


        

危机,一蹴而就!


        

“害!是沙暴,沙暴来了!”


        

金蟾一双眸子瞪得老大,咧着大嘴,暗道一声晦气,扭头就要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