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至高无尽 > 第8章 至阴鬼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怎……怎么回事?”金蟾揪着秦非的衣袖,双眸漫无目的地开始四处游走着,显得神不守舍。


        

“看来是有不干净的东西盯上我们了。”秦非神色紧张,心中也是忐忑发怵。


        

这葫芦洞里,果然是有大凶存在。


        

阴风如魅,刮得秦非碎步不断后退,碧火于黑暗中,四处摇曳,将一人一蟾的身影拉的忽长忽短,变幻无常。


        

“呼——”


        

黑幕中,一个身影虚淡,如鬼魅般,从半空中划过,看不清虚实,触不及身影,稍纵即逝。


        

眼见如此,秦非窘态百出,肉体凡胎之躯怎么惊的住这般恫吓。


        

有道是鬼邪勿信,妖魔难遇。见到这番情形,纵然是心智再过坚毅,也会令人心底生出一丝莫名动摇。


        

他闻风丧胆,魂不附体,全身上下冷汗直冒,惊的扭头就跑,差点儿把肩头的金蟾都给甩丢了。


        

而头皮发麻的金蟾也是鬼叫连连,三魂七魄犹如丢了一魂一魄,神魂颠倒,神思恍惚。


        

它缩着身子,大嘴巴不住地胡言乱语,指尖高高地顶着碧火苗就是一顿胡乱挥舞,竟差点儿把秦非的胡子都给点着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秦非破口大骂,狼狈不堪。


        

“蛤蟆,该死的,你往哪里烧呢!”


        

“老头子鬼叫什么,这不是没烧着你嘛!”


        

“你给我轻点儿,我肩膀都快被抓散架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突然就冒出来……太渗人了。”


        

“也许是那葫芦里养出来的,看来这条老命是要交待在这里了!”


        

“见鬼,它追来了!追上来了……”


        

“你离老子远点,把你的脏爪子从我脸上挪开!”


        

“死老头子,你嘴巴是不是开过光的!它怎么一直盯着我脑袋乱咬!”


        

“哼!你就不该从那毒坑里爬出来!老子遇到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害!你才有毒!一把年纪了,又臭又硬,这鬼物都看不上你!”


        

“火光要灭了,我快看不见路了!”


        

“你以为我想灭啊,我快撑不住了!”


        

“不行了,不行了,我这老腿跑不动了!”


        

“完了,完了!它过来了!过来了!”


        

一人一蟾瘫在地上,惊恐地看着身后,面如死灰。


        

金蟾悄然抓过秦非的衣袖,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瞪得滚圆的眸子,在微弱的碧火中,瑟瑟发抖。


        

秦非大气不敢喘一下,耳边嗡嗡,如风声鹤唳。心头惊恐,方寸大乱。


        

漆黑中,一双惨白鬼手拨开黑暗,从半空中探出脑袋,紧跟着一条长长的灰衫,如蛇腰般裹着身躯,漂浮着显现出来。


        

它身影虚淡,犹如厉鬼出没。那披头散发的样子,看不清真容,却透着一双猩红的眸子,直逼人心。


        

在灰色的长衫下,一双朱红色绣鞋,妖异刺目,竟让人仿若觉得在滴血一般,触目惊心。


        

“……”金蟾大嘴巴打颤,窒息中听到了自己唇齿相击的声音。


        

这回看来真要被一锅子端了,甚至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


        

秦非无力挣扎,颇有一番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之感。


        

这至阴鬼物凶光毕现,全身上下散发着诡异的暴戾,生气不能近,活人不能靠,阴气至寒,煞气极蚀。


        

“你……你别过来,我……我肉不好吃,你去吃……吃他!”金蟾撒丫子跳到秦非身后,探出贼脸,哆哆嗦嗦地竟把他卖了。


        

“他「娘」的……!”秦非脸色瞬间铁黑,这都快临死了,被金蟾先给卖了,气的他怒声暴口,恨不得一脚踹走这个无耻之徒。


        

“老头子,气大伤身啊,我这也是提前送你一程,早点去极乐快活,我好去给你烧纸钱!”金蟾一脸不害臊,被秦非这一声粗口暴得,捂着耳朵,不以为耻说道。


        

“该死的蛤蟆,咱们地下见,不死不休!”秦非双目刮着金蟾,恨不得喷出火出来。


        

这金蟾简直是品性败坏,操守全失!


        

此时,鬼物无声落下,竟没有直接扑来恶杀。


        

它面露凶光,如鬼魅般围着一人一蟾,徘徊游荡,却始终不得近前一步。


        

纵然是秦非视死如归,也被这鬼物扫视的心中一阵发毛。


        

黑暗余光中,气氛一度显得格外窒息又焦灼。


        

“老,老头儿,它在做什么?”金蟾扯了扯秦非衣角,借着那微弱的碧火,抹了抹额头上细密的冷汗。


        

“我怎么知道!”秦非不动声色地挪了挪僵硬的身体,心中的凉意越来越浓。


        

“它……它不会是看上你了吧?……”金蟾一对眸子惊恐地撇着鬼物,小心肝儿此时慌乱至极。


        

“呸!我看是看上你了!”秦非出口应声,直接堵住了金蟾后面的鬼话。


        

话音刚落,徘徊中的鬼物突然袭来,一双惨白的鬼手竟直接从金蟾的后脊背划过,折转反复,又飘然而去。


        

金蟾只觉得后脊梁骨寒如针毡,全身上下如遭雷击。它汗如雨下,大嘴巴僵的动弹不得,连一个字都喊不出来,立时就被惊的一股尿意从心头流淌而下,差点儿出了大糗。


        

真是太渗人了,竟被那鬼物莫名其妙摸了一把,这老头子嘴巴太毒了,说什么来什么,简直跟开了光一样。


        

“蛤蟆,蛤蟆……”秦非眼见如此,寒毛卓竖,轻唤着仿佛变成了木头般的金蟾,坦然失色。


        

而此时,金蟾指尖的碧火将熄,如那风中之烛,无声摇曳,碧色骤减,火光尽敛。


        

秦非面愁苦涩,胆战心惊。


        

他百感交集,或许碧火燃烬熄灭之际,就是他与金蟾命丧黄泉之时。


        

黑暗如永夜,漆黑似深渊,从四面八方吞没,一步步蚕食而来,生路尽断!


        

鬼物勾留于一旁,虎视眈眈,猩红的眸光越发昼亮,随时都将会收割而来。


        

秦非握拳,一双老手被攥的泛白,青筋显现。


        

他不甘,他失意,他悲凉,他迷惘。


        

他怕了,也醉了!


        

凡胎肉体,终究是为蝼蚁!


        

纵有千般反抗,却力不能及。


        

人,生而苦短,有着太多的执念秉承。


        

命悬一线之时,总会念念不忘。


        

而此刻的秦非,想到了他生不吉祥,于襁褓中出世,便已年迈老矣,血迹枯败。如那将死之人,吊着一口气,随时都将至死去。


        

后因父亲与高祖爷爷百般护住,才得以苟延残喘。


        

但仍旧抵不过血气亏盈,命比纸薄。


        

人及冠年,朝气蓬勃,他却如耄耋之年,被视为朽木粪墙之人。


        

待到秦家家变之时,秦非终被抛弃,赶出了家门,自生自灭!


        

“滚!”


        

秦非清晰地记得,二叔那临别之时的无情冷漠。


        

生不如意,当自强!


        

他秦非不会苟且人世,他要寻尽天下神医,改天换命。修一世大道,一步一步成就那至高无上的存在。


        

然而,命运终究如弥天大谎,在这暗无天日地底,他终将无声无息而去!


        

“呼哧——”


        

碧火于将熄中,突兀窜升,火光四射,如久逢甘露,极尽升华,照的四周通亮如白昼。


        

这……是碧火回光返照,在极尽最后的芳华,于炽烈中逝燃,静待日后磐涅。


        

天火生于心,灼灼不灭!


        

秦非回魂,惊异地看着碧火突如其来的变化。


        

那火星如箭,竟点着一丝恐怖,窜射而去,染上了一旁的鬼物。


        

顿时,厉声如泣,令人毛骨悚然。


        

金蟾被激,全身激灵地不住打颤,它张着大嘴巴,流着哈喇子,惊恐地看着在一旁乱舞发狂的鬼物,从刚才短暂的失神中恢复了一丝清明。


        

“它……怕火!”


        

秦非了然,一把抓住了还处在半蒙状态的金蟾,在碧火极尽升华,即将殆尽之前,将之砸向了自顾不暇的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