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至高无尽 > 第11章 逃出生天【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蛤蟆,去抄点家伙过来!”秦非呼出一口浊气,收了金蟾如此大礼,自己也要礼尚往来,不能失了面子。


        

待会儿苦力活,定要无良金蟾伤筋动骨一番!


        

“啥?……”金蟾此刻正顾着要对另外两具尸骨下黑手,猛然竖起耳根子,疑惑地看着秦非。


        

这老头子,有问题!


        

莫不是发现了什么,要干一票大的?


        

不对!


        

这鸟不拉屎的鬼洞里,除了三具死的不能再死的尸骨外,哪里还有趁手的家伙抄……就算是块破石头,都要摸寻半天,才能从哪个旮旯角落里掏出来,这不是明摆着在坑自己,瞎耽误功夫!


        

“还愣着做什么,快去找些坚硬的家伙挖地道出去!”眼见金蟾在一旁劳神乱想,秦非赶紧催促,双目已经盯上了那黑乎乎的蛇骨。


        

“害!你发现能出去的路了?”金蟾暴口,两爪子开始激动地搓着,大嘴巴咧到了耳根后。


        

老头子还是有点用处的,这么快就发现了逃出去的端倪,也不枉相交一场。


        

如是能安然地从这鬼洞里挖出一条生路,还能顺带着抄走这里刮来的宝贝,也算是富贵险中求,不虚此行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它黄大仙,出去后定然要扬眉吐气,引领风骚数百年!


        

“哼!我那两页神书传摹可不是白看的!”秦非如是说道,双手已经开始动起了蛇骨,于尸骨中找了一截比较尖锐,又趁手的椎骨。


        

“好咧!老头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终于不用被活埋了。”金蟾心中大喜,仰天呱呱大叫。


        

紧跟着就在三具尸骨身上,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又是一番肆无忌惮、轻车熟路地二次搜刮,甚至连一些特殊位置的断骨都被搜罗带走,当真是比土匪还土匪!


        

倘若让这仨儿尸骨死而复活,估计能把金蟾抓了抽筋剥皮,做成各种山珍野味,吃它个一百遍啊一百遍!


        

“蛤蟆,你在磨蹭什么,快点过来!”秦非蹲在一处角落间,用椎骨的尖锐一端,翻了翻阴湿的地面,心中了然,有了些计较。


        

“这下面能挖出个窟窿,逃出去?”金蟾屁颠屁颠蹦跶过来,二话不说,麻溜地跟着秦非刨着地面松软。


        

“你可知困卦,是为九死一生之卦。要破解这卦中命数,岂是你我能左右的,还需天时、地利、人和,才能争渡那命中唯一。”秦非面色平静说道,一时间竟看的金蟾感觉仿若神棍又上了头。


        

“我以阴阳命数为卦,起于天,落于地!这里阴阳有六,阳为其二,是为先天八卦之数。”秦非五指起捻,如有秘力于指间流转,张合有序,令人神驰。


        

“阴阳有界,困象下之为坎,是阳卦。上之为兑,是阴卦。阳在阴下,蒙蔽天机,容有大凶,命断九死,是为困卦。”秦非停顿,字字珠玑,撇了一眼正在一旁有模学样的金蟾,霍地……脸色有些难看。


        

他一指敲了敲金蟾头顶,无视它的张牙舞爪,又继续说道:“困卦,下坎为水,上兑为泽。水在泽下,泽便干枯!这定然是有死无生之象!”


        

“停——!”


        

金蟾心头越听越毛,这冷屁股还没坐热,就被“有死无生”四个大字,砸的七荤八素,生无可恋,决然打断秦非的危言耸听,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


        

之前不知道是哪个睁眼瞎的,尽说人话骗它挖出个地道,可以逃出生天。此刻却在打脸充胖子,尽捡些鬼话连篇,在这吓唬它。


        

“你看这岩壁一路下来,湿气若有可见,触手阴湿,终是没有彻底干透。生死一线,便在这脚下,且有命水渡出。”


        

“水在下,坎有阳!便是那九死一生,凶中有吉所在!”秦非自顾自地娓娓说道,又似在佐证自己的主见。


        

“你是说咱们只要挖通了脚下的路,就不用死在这鬼洞里了?”金蟾渐渐安分下来,若有所思。


        

这六十四经卦神书卦术,可推演生死,高深莫测,果真有经天纬地之力。


        

若能习得此术,化天地道运,借道果于己身,当真可筑神明之命。


        

“按照卦象推演确实是如此!”秦非微微点头,却又皱眉说道:“只是……只是这一路下来,那处地眼葫芦口已堵死,若想在这空阔偌大的石洞里找出另一处地眼逃出去,确实有些可遇不可求!”


        

“那你刚刚……”金蟾撇着脚下卖过力,动过土的地方,脸色立时沉了下来。


        

挖了半天的地道,两爪子都磨破了,居然不是这个坑!


        

该死的,这老头儿心眼太坏了,这绝对是故意的,蓄意为之!


        

金蟾刨爪,是可忍孰不可忍,就要对秦非大动干戈。


        

“咳咳——,这里……这里确实有另外一处地眼!”秦非霍地眼神躲闪,一本正经地指了指背靠岩壁的黄金尸骨。


        

金蟾睁着双目,压着满心怒火,顺着秦非所指的方向,细细端详了一遍之前搜刮过的黄金尸骨。


        

“仙人指路!”荧火下,金蟾神情一怔,满腔的怒火瞬间化为了惊异!


        

眼前,那黄金尸骨的右臂,自然地垂落在地。拳握掌间,有两指并拢伸直,笔直地指向了脚下所在!


        

“嗯,他成全了我们!”秦非说道,恭敬地对着眼前黄金尸骨拜了拜。


        

“这尸骨可真是大无畏啊,死了都能给后世指路,看来兽皮袋真的是为本大仙准备的。”金蟾大嘴巴咧开,理所应得说道,一脸的不害臊。


        

“呸!你就不怕染上大因果,以后有你好果子吃的!”秦非大骂,这金蟾没心没肺,拿了黄金尸骨的兽皮袋,日后当真是要沾染一些恶果。


        

“害!本大仙可不是吓大的!”金蟾无惧,说着便直接在黄金尸骨脚下,挖道开路,准备开溜。


        

秦非嗤之以鼻,这金蟾嘴巴倒是挺硬,此刻心中定然是忐忐忑忑,不然也不会如此心急火燎趁势逃离这石洞。


        

“老头儿,快点,快点!使劲挖啊,挖啊……”金蟾挥汗如土,埋头苦干,一边催促着秦非动作麻利些,一边不忘加快手里的活儿。


        

秦非破天荒地感慨,这金蟾有时候还是挺……挺可爱的,跑路的姿态堪称登峰造极。


        

地道内,物换星移,弹指一挥间。


        

在金蟾铿锵响亮的“咿呀咿呀”中,终于在一声欢呼下,一人一蟾从地底爬了出去。


        

逃出生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