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至高无尽 > 第14章 白驼引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驼高大,神武非凡,似从天而落,于凡尘间神采奕奕,不可比拟。


        

它远远地趴伏在沙丘之上,通体如白玉,在毒日的照耀下,神性生辉,竟隐隐将那天穹之上的耀斑都比了下去。


        

此刻,白驼立身而起,霍地抖落下身上的风尘。


        

顿时——


        

大漠中,风沙簌簌,似有硝烟四起,引得秦非惊叹连连。


        

它昂首挺峰,一双炯炯大眼,从几里之外盯着秦非和金蟾,看了又看。高深莫测间,似在看尽世间造化使然,秉承顺其自然。


        

那鼻息间哼哧有异,不知是在道破大漠玄机,还是在警醒世人,安分守己,不可任意妄为。


        

“轰隆隆——”


        

随着硕大的单驼峰内发出低沉的轰鸣,天地间竟有乾坤在转动,道韵显现,一条蜿蜒曲折的沙路,神奇般地显化出来。


        

放眼望去,那沙路如五爪黄龙在匍匐吐纳造化,于沙丘间,蜿蜒盘旋,仿佛活了一般,延伸到神秘之内,不知通往何处。


        

白驼抬脚,昂首阔步,轻描淡写地撇了一眼身后,沿着脚下曲折迈向了大漠深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老头儿,发什么楞啊,驼神走了,还不赶紧跟上。”金蟾催促。


        

“额,我怎么觉着那白骆驼刚刚在跟我们显摆,这……这不会是要把我们往沟里带吧。”秦非狐疑,顿了顿口气,交头接耳说道。


        

“好像……好像是有点怪怪的。”金蟾挠头,细细品味着秦非的话,心头隐隐也有些不对味儿起来。


        

“蛤蟆,你看它走路的姿势像不像猫步?”秦非指点,开始数落了起来。


        

“猫步不猫步倒是没看出来,这驼神的屁股好像有点大啊。”金蟾眨动着双眸,一脸纯真说道。


        

这双灼灼大眼,怎尽看些不该看的。


        

“嘘……轻点儿声,万一它听到怎么办!”秦非手作嘘声,低声说道。


        

正当一人一蟾窃窃私语,打的火热之时,远处的白驼霍地停下了脚步,竖着耳朵调转头颅,黑着脸色竟然口吐人言:“还在磨蹭什么,跟丢了,可就别指望能离开这片大漠了。”


        

“它……它在说什么!”金蟾面色一惊,难以置信地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张口朝着秦非问道!


        

“跟上!跟上!没听到白骆……驼神让我们跟上嘛!”秦非捋直舌头,猛地按住又要唠唠叨叨的金蟾,捂着它的大嘴巴,健步如飞,生怕再听到一些污言秽语。


        

这白骆驼简直成精了,故作清高地在偷听,竟真的在试探他俩。


        

“该死的老头子,你想闷死我啊!”金蟾挣脱,大嘴巴哇哇大叫,一副大手大脚的样子。


        

“咳咳!驼神让我们快走,别废话!”秦非挤眉弄眼,暗示金蟾不要瞎说话。


        

这白骆驼生性不知如何,万一是个暴脾气,亦或者是个不显山露水的坑货,真故意把他俩带进沟里去,那这辈子当真要作死在这不毛之地了。


        

“驼神!驼神!你慢点儿,我愿追随在你的脚下,颂你的功德,你可千万悠着点儿,咱们一路好生走好,离开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不得不说这金蟾也是成精的货,见风使舵的本事堪称楷模。


        

在秦非一顿犀利教化下,它口舌之伶俐,句句如肺腑,差点让前面带路的白骆驼都感觉,这是不是自己失散多年的野种。


        

“你小子是灵蟾一族的吧?”白骆驼走在前面淡淡地开口,脚下起了些尘土。


        

“驼神也知道我家啊,看来真是亲戚啊。叔……以后常来我家坐坐。”金蟾铁打的舌头,一口一个叔,喊的那是相当卖力,竟直接跟白骆驼认起了亲戚,听的一旁的秦非,老脸一阵红,一阵白。


        

“人族的凡胎小子,我看你有些特殊,朝气之年,却是血亏迟暮,有点儿意思。”白骆驼没有理会金蟾的咿咿呀呀,话锋回转到了秦非身上,一语道破了秦非身体的暗疾。


        

“驼神可有妙手之法?”秦非心头微颤,恭敬问道。


        

白骆驼居然一眼看出了他的本质,让秦非着实又惊又喜,莫非它可以医治好自己的身体?


        

“倒是没有!”白骆驼干脆,直接断了秦非念想,却是又说道:“天下之大,能人皆出,自有人可以为你活血解疾。”


        

“还请驼神指点迷津。小子定当感激不尽。”秦非胸口微微起伏,对白骆驼又恭敬了三分。


        

事关生死,命中劫数,他情绪也是随之有了一些波动。


        

“世间有神医,药王在世,妙手回春。”白骆驼悠悠说道,仿若烛火明灯,在秦非心中点起了星星之火。


        

“叔,那药王在哪里啊?”金蟾忽然插嘴,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有缘便在咫尺,无缘便在天涯。”白骆驼神言,似答非答,惹的金蟾一头雾水,竟掰着爪子,揉起了脑门子。


        

“多谢驼神指点,日后有缘,小子厚报。”秦非心中大定,对着白骆驼感激道。


        

就这样,大漠中,一头白骆驼,身后跟着一个风烛老头,带着个无良金蟾,渐渐消失在了蜿蜒之间。


        

……


        

“万里大道,如泡如影。路之脚下,峰回再见。送君一别,不虚妄行。就到这里吧,有缘,再相遇。”


        

只听白骆驼声音从虚空中悠悠传来,周身白雾笼罩,竟越发虚淡起来。


        

秦非还没来得及道谢,脚下黄龙沙路骤然翻腾,漫天尘埃混沌四起,像是排山倒海般显现出来。


        

在一人一蟾惊慌之下,眼前风沙敛去,一片崇山峻岭,层峦叠嶂,突兀间映入眼帘,恍若隔世。


        

“咦……我叔呢?这么快就送我们出来了……我送别的礼物都还没要呢,它怎么就跑了。”金蟾眺望眼前,闷闷不乐说道。


        

“终于出来了!”秦非如释重负,回头望了一眼身后,却发现哪里还有什么大漠无痕,不禁莞尔。


        

这大漠其中曲折,不为人道,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白骆驼究竟是何方神圣,也许待到日后有缘,自有定数。


        

眼下,穿过这片山峦,去寻找那传说中的药王,才是他心心相系之事。


        

这一路,历尽千险,险死还生,一人一蟾终于有了新的开始。


        

山峦间,碧绿围绕,水溪湍湍,鸟语花香,一片枝繁叶茂,生气盎然之色。


        

游历寻路间,金蟾竟意外听到了一声笑盈盈,从林间传出。


        

赫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