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至高无尽 > 第16章 蛇虎相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什么声音?”金蟾眼明手快,直接窜到了秦非头顶,伸着那可有可无的脖子,极目远眺。


        

“在那边。”秦非指着前方,侧耳倾听。


        

“也许是有强壮的野兽在争夺地盘,惊动了山林。”海棠蹙眉,这样的场景在这荒野山林中屡见不鲜,可这样大的动静,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海棠仙子,你看……那边,那边倒下了很多参天古木,有灵鸟飞出来了。”山林震动,隐隐波及到了外围地带。金蟾抓着秦非,摇摇晃晃,险些从他头顶摔落下来。


        

此刻,天穹之上,百鸟扑飞,如惊弓之鸟,远远地向四周逃离出去。


        

偶尔间听到一些诡异的兽吼,惨绝悲悯,着实让一人一蟾心中莫名发怵起来。


        

“走,过去看看。”海棠心惊,如此之大的动静,看来前面灌木丛林中的确是出了大变故。


        

“仙子,海棠仙子等等我。”金蟾眼尖,追着海棠的莲步,在她身后蹦跶而去,直接扔下了秦非,不闻不问。


        

“蛤蟆,跑那么快干什么,也不怕脚底板抹了油,摔不死你。”秦非在身后,一阵咒骂。


        

这无良金蟾当真是见色忘友,太可耻了。


        

前路崎岖,有怪石嶙峋,古木如虬龙,蔓草杂乱,翠绿层叠。远处青山环绕,山脉巍峨峥嵘,一片蛮荒景象,扑面而来。


        

“大光头,你先去探路!”海棠突然停下脚步,示意秦非前去打探打探。


        

“为什么是我?”秦非不岔。


        

“啧啧,因为我佛慈悲,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金蟾讥笑,一脸幸灾乐祸。


        

“哼,你不要得意,待会儿有你受的。”秦非伸着手掌,朝着金蟾比划了起来。


        

“大光头,不要磨磨蹭蹭的,快点!快点!”金蟾学着海棠样子,开始催促,一口一个大光头,言语间底气十足。


        

“你有种!”秦非咬牙,黑着脸前去打探。


        

前方,趟过湍急溪流,越过山坡陡峭,拨开层层绿障,在树大根深,枝繁叶茂间,秦非匿在隐蔽中,看到了极为震撼的一幕。


        

眼前,一条百丈长的大青蛇正在缠着一头庞然大物。它四爪锋锐如刀,身躯壮如巨石,黑白相间的皮毛,如绸缎般铮铮剔亮。


        

赫然是一头吊眼白额大老虎!


        

只见它一声巨吼,兽威滔天,张着血盆大口,反扑着大青蛇。那尖锐的犬牙锋芒毕露,在铜墙铁壁般的鳞片上仅仅只留下了几道深深的痕迹,却始终没能咬破里面的血肉之躯。


        

大青蛇不痛不痒,压倒性地拖着大白虎的身躯,一个翻转将它拉进了旁边偌大的深潭之中。


        

大白虎拼命挣扎,在潭水中剧烈蹿动,惹的水面之上,浪花炸裂,激起无尽汹涌,仿若那狂风骤雨,在滔滔中,乱石穿空,惊涛拍岸间,卷起千堆雪。


        

“嗷——”


        

一声长吟,大白虎王气冲天,惊的两岸丛林间,百兽四处逃窜,虫鸟避之若浼。


        

“哗啦——”


        

深潭中,大白虎挣脱大青蛇束缚,一跃而去,竟在半空中御风而飞。


        

它敏捷地抖落下满身的潭水,狰狞中竟然止不住地摇头晃脑起来。仔细看去,在那黑白相间的皮毛下赫然有两个猩红的血窟窿,刺目惊心,正是大青蛇的毒牙所致。


        

大白虎受伤了!


        

“那条大青蛇头上已起了峥嵘,就要成蛟了,白虎注定要败了!”就在此时,海棠带着金蟾悄悄临近,眼见这两个庞然大物生死相搏,面色间也是泛上了骇然之色。


        

“这场面真是……壮观啊!”金蟾蹲在一旁,安抚着白肚皮,啧啧称奇,口齿间带着些悸动。


        

“快看,白虎动了!”秦非极目望去,说话间竟抬着一只手掌,劈头盖脸地压住了在一旁准备伺机而动的金蟾。


        

顿时,金蟾两眼一黑,情不自禁地伏地,吃了个狗吃屎!


        

“这白虎神智不清了,在林中发狂了!”海棠柳眉微翘,望着远处肆意倒下的古木狼藉,神色也开始凝重了几分。


        

“不好,它怎么朝着我们撞过来了。”秦非霍地神情紧绷,一巴掌盖住正准备起身的金蟾,全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


        

“光头,作孽啊你!”金蟾怒发冲冠,鼻息间冒起了白气。一连两次狗吃屎,已然是脸面尽失,失尽体面。


        

“这……无心之举,无心之举,罪过!罪过!”秦非老脸尴尬,慌乱解释。


        

看来这次下手重了点,这小蛤蟆要暴走了!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秦非和金蟾对峙之时,大白虎已然撞破层层荆棘,鬼使神差地直扑而来。


        

而那深潭里的大青蛇,也是横扫千军,一路势如破竹般地在大白虎身后,猛追而来。


        

眼见避无可避,逃无可逃,秦非直接抓着金蟾的后足,一个凌空将其朝着远空扔了出去。


        

在海棠惊呆的目光下,金蟾于空中凌乱,丢下一句:“无耻光头,我咒你祖宗一代又一代,不死不休!”,便成功招引了大白虎动向,暂时卸除了危境。


        

“轰隆——”


        

大白虎踏平道路,硕大的虎头凶横地撞过金蟾泛着金闪闪的身体,只觉得两眼金星直冒,头痛欲裂,如同撞到了铁疙瘩一般,嗷嗷大叫。


        

此时的金蟾也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撞的七荤八素,倒立着大脑袋,横飞出去千里之外,隐约间留下一句:“啊……我会回来的!”,久久回荡在山林间。


        

秦非含情脉脉,招着金蟾消失的方向,挥了挥大手,不忘深情道别:“蛤蟆,我会念着你的好的!”


        

海棠明眸眨动,古怪又不失优雅地撇着秦非无辜老脸,霍地开口:“这小蛤蟆可真硬啊!”,惹的秦非一阵挠头抓耳。


        

而那一边,大白虎也终是被紧追而来的大青蛇缠上了身。


        

在一顿殊死相斗中,突然——


        

远方一声长啸,一个阴影以雷霆之势,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