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至高无尽 > 第19章 破烂木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红日渐落,洒下淡淡的金辉。


        

远空火烧云密起,被这天幕渲染的变幻莫测。


        

山脚下,飞鸟归巢,百兽入穴,天色渐渐暗沉下来。


        

苍鹰展翅,翱翔万里,飞过群山万壑,已然临近了一处古城。


        

海棠拍着苍鹰,落在了一处山头。


        

“仙子,天色黑了,怎么不直接进城?”金蟾疑惑道。


        

“这城池名为‘夜不归’,城内自古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外来者入夜是不可以进城的,不然会被城内高手清算,我们还是不要冒然进去为好。”海棠拢了拢长发,说道。


        

“那岂不是要在这荒山野岭中过夜了?”金蟾呱呱大叫。


        

“我看那山脚下好像有一座破庙,要不今夜就在那里过一宿吧。”秦非眺望远处,指了指山下。


        

“我本就是这么打算的!这里离前面的城池不算远,这必经之路上,也就这么一座破庙可以停留,今夜姑且就这样吧。”海棠转身拍了拍蹲在一旁的苍鹰,继续说道:“念你修行不易,回去吧!日后不可骄躁放纵,不然自有天道斩你性命!”


        

苍鹰虽不通人言,却知自己如临大赦,顿时啄着头,扑闪着羽翼,眨眼便消失在了天际,生怕眼前的狠人会改变主意。


        

金蟾怪叫,对着夜空一阵蹦跶,显然还在记仇,却也敢在海棠身边太过放肆。


        

就此,两人一蟾沿着曲幽小路,一路赶往那山脚的残破小庙,期间还猎杀了一只野味。


        

途中。


        

金蟾呱呱大叫,口水直流,仿若打了鸡血一般,活蹦乱跳,厚着脸皮争着要自己扛着背回去烤了。惹得秦非心中一阵诧异:这蛤蟆竟然也会吃野味,莫不会真是个野种,投错了胎吧。


        

破庙残败,门前杂草丛生,显然早已没了香火鼎盛。


        

虚掩的木门上,冰冷而锈迹斑斑的门环也是残缺的不堪入目。


        

秦非推门而入,竟没想到里面有篝火冉冉。


        

看来今夜已有人先在这小庙里借宿了。


        

“呼——”


        

冷风灌门吹入,引得大殿内篝火晃动,几个黑影在布满蛛网的庙壁上变得忽长忽短。


        

此时,殿内的人影刷刷向着殿外看去,神色间说不出是喜还是悲。


        

“打扰了,今夜同各位一起在此借宿一宿。”海棠面色平静,莲步迈入殿内,对着里面的两男两女,微微颔首道。


        

“你们随便挑个地方吧。”一个白衣男子,背对着海棠,冰冷地说道。


        

其余三人在一旁烤着篝火,也不再多言,显得异常冷漠。


        

荒山野岭,陌路同途,分外冷淡,这便是人间冷暖。没有什么世态炎凉,更没有什么人情世故。


        

一切都是这般漠然!


        

海棠面色平静,倒也不在意,带着秦非一同步入大殿,在靠近里面一些的空地,开始生起了火。


        

金蟾此时全身裹着块黑布,躲在秦非脚边,只露出一双贼溜溜的大眼,四处晃荡着。


        

海棠早已交代过它,这人间世俗,尔虞我诈,阴险歹毒,杀人越货,忘恩负义,都是唯利是图,利欲熏心所致。


        

灵蟾一族,虽可夺天地造化,成就一番神道,却也很容易引得同道修炼者的觊觎,因而行走这世间,必须多加戒备小心,否则随时都会丧命于刀下亡魂。


        

“仙子。”秦非将烤好的野味腿递给海棠,篝火映着她略微通红的脸,显得有些醉意。


        

“我得,还有我得呢!”金蟾迫不及待抢着篝火前,已经烤的香气四溢的野味,狠狠地撕下一大块肉,自顾自地狼吞虎咽起来,吃相极其难看。


        

海棠眼见,不禁莞尔一笑,这小蛤蟆当真是属狗的,连骨头都啃的有滋有味。


        

“你就不能斯文点,这种吃相出门,简直丢了你爷爷的脸!”秦非点评道。


        

“害!我们族都是这样吃的!真是舒坦啊!”金蟾捧着滚圆的肚皮,满脸的写意惬心。


        

这蟾族,果真都是一个德行!


        

这一夜,皎洁的月光洒进破庙内,照着树影斑驳,潇潇冷风吹着篝火,应着大殿内几人的风尘仆仆,很快……一群人早早进去了沉眠。


        

秦非辗转,回忆着白骆驼临别前的话语,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这一世,他定要争那一线生机,存大道之路,回秦家夺回失去的一切。


        

“嗡——”


        

正当秦非千头万绪涌上心头之时,胸口上一阵骚动,有一股神秘之力,在怀中不停地抖落起来。


        

他慌忙伸手摸去,赫然是破烂木盒。


        

它?


        

怎么动了……


        

木盒很小,四四方方,入手很轻,却是明显烂了一角。不知是岁月的侵蚀,还是被什么利器毁去了一小块,显得破烂而突兀。


        

在那黝黑的温润上,有淡淡的光泽流淌,在篝火的映射下,竟显得如此与众不同。


        

“难道……这木盒不是凡物?”秦非暗暗心惊,之前在地下石洞没有仔细翻看,此刻他双眸细细察看,竟是越看越心惊!


        

恍然间,秦非猛地把破烂木盒扔进了篝火内。


        

在一番静待之下,秦非瞪着双眸,满脸间写上了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