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至高无尽 > 第29章 杀机四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密林中,灌木丛生,茂盛的翠绿如天然屏障,可遮隐身影。


        

各种野兽隐现在草木间,偶尔发出几声轻微的兽叫,似在呼唤同伴,又似在警示异类,莫要临近。


        

一群人摸进密林,已丢失了秦非的踪迹,眼前到处是生机勃勃的荒野之象,所过之处很快被灌木,杂草荆棘阻碍。


        

这里横空而飞定然会暴露身影,且会被隐藏在暗中的凶兽袭击,故而一群人分散开来,几人为一组,去寻匿在密林里的秦非一伙人,一有发现,便发出信号,聚而再围捕秦非。


        

“吼——”


        

远处传来一声兽吼,惊的密林中野兽乱窜,突兀间从秦非脚下逃散而去。


        

“看来前方又有一头凶兽在震怒了!”秦非皱眉,这样的情形,在密林中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这密林深处,强大的凶兽甚多,常年盘踞安于在自己的领地,独霸一方,互不侵犯。倘若有异类想鸠夺鹊巢,势必要遭到震慑杀之。


        

“走,我们从边缘地带悄悄穿过去。”海棠面色倒是平静,看着眼前的景象,很是从容不迫。


        

“我说……身后那群人不会也跟进来了吧?”金蟾贼眉鼠眼撇着身后,不淡定地咧嘴道。


        

“赶紧走,你可别惊动了这里的凶兽,暴露了我们的行踪!”秦非点道,生怕这无良金蟾神经大条起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该死的,能不能说点好听的!”金蟾立时不乐意了,挺着白肚皮睥睨道:“有本大仙在,这群笨头笨脑的怪物还敢出来蹦跶?”


        

“闭嘴!”秦非脸黑,这蛤蟆还真当自己无敌了,看来适时要来一次体面的家法伺候,不然真的要飘上天了。


        

“蛤蟆,给我老实点!”海棠补道,红唇轻抿。


        

“仙子,有哪个不开眼的敢杀过来,我定舍生忘死护你周全。”金蟾臭屁道,蛤蟆之气无形外露,在霞光照耀下,周身泛起淡淡金色,令人隐隐觉得有些不同往日了。


        

“但愿你做得到。”海棠平淡应声,莲步轻移,绕着弯路径直闯入密林深处。


        

秦非紧紧跟在海棠身后,沉寂的密林深处,荒蛮之气扑面,不时有虫鸟低沉,令人偶感不适,似有一双冰冷的双眸,从四面八方盯梢而来,危机从寂静中四伏,仿若只要走错了路,便会被无情扑杀!


        

“咯噔——”


        

秦非神识灵敏,在长明古灯的点启下,已经可以捕捉感应到一些危险存在。


        

此刻,他心中越发紧张起来,深感这片丛林的惊险。万物退避,都在伺机而动,弱肉强食便是这里的法则,只有更加凶残而强大的凶兽,才能赋予一方领地,却也不能安然无恙,随时有可能被异类取而代之。


        

“咔嚓!”


        

脚下枯枝被踩断,顿时发出一声清脆,秦非迈步踏过,后背冷汗析出,霍地感觉如芒在背。


        

“别动!”


        

海棠脸色一沉,看来终究还是被隐藏在附近的凶兽盯上了。


        

金蟾两爪子扯着秦非衣襟,大眼睛骨碌碌转动,满是怯意。


        

未知的危险,总能无限放大那心中恐惧感。


        

“咔嚓——”


        

又一声枯枝断裂声响起,惊的金蟾眼皮子直跳,霍地拍了下秦非,道:“光头,能不能别这么吓人,仙子叫你别乱动,你是不是没听到!”


        

“我根本就没动!”秦非皱眉,余光四溢,有东西在靠近。


        

“……”金蟾大眼睛瞪得滚圆,有些飘忽不定。它生硬地咽了咽嘴巴,压下心头不安,却是越发强烈感觉到被什么东西给盯的脑袋凉嗖嗖。


        

“它……出来了!”海棠肃然道。


        

秦非双眸应声看去,身后的茂密中,赫然探出一头小兽。


        

它全身漆黑,不过三尺有余,狰狞的头颅上,一对尖锐的獠牙,散发着寒光。脚下的利爪,每踏出一步,便会在草丛间留下一个深深的爪印。


        

小兽兽性毕露,凶残的双眸满是赤红,盛气凌人地盯着秦非他们,随时要暴动,发出致命一击。


        

海棠脸色有些不好看,显然从这头小兽身上,感觉到了危险气息。


        

这头小兽,气势凌冽,已然有了些气候,非一般凶兽可比拟。


        

“大光头,你退后!”海棠近身,双拳间有电光闪现,护在了秦非身前。


        

“仙子,小心。”秦非避后,看着又一次挺身而出的海棠,心中不宁。


        

他目不转睛地直视那小兽嗜血眸光,一股傲气渐渐被勾起。


        

终有一日,我必崛起!


        

“嗷——”


        

小兽仰天长啸,四爪冲天,张口吐出一团黑气,吞噬而来,林中骤然刮起了一阵阴风,吹的草木摇摆,簌簌抖动。


        

“找死!”海棠大喝,迎着那团黑气,双拳中一道赤电劈出,将那黑气打的形消俱灭,不复存在。


        

小兽狰狞,一爪如大岳山峰踏来,盛势威猛,气焰冲天,似要将海棠洞穿,定死在脚下。


        

海棠莲步躲闪,缩地成影,避过那惊天一爪,再扫出一道赤电,迎向小兽的腰腹。


        

“唰——”


        

一团黑雾闪现,裹着小兽猛然从原地消失。电石火花间,赤电落空,朝着远处的灌木劈去,顿时远处山石崩裂,树倒叶落,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仙子,小心!”


        

小兽躲过海棠致命一击,瞬间发难,张着獠牙从其身后扑来,仿若一口幽黑的深渊,要将海棠生生吞下般,势不可挡。


        

秦非大喝,抓着始料未及的金蟾,猛然朝着小兽的面门砸了过去,手起而下,干净利落。


        

“该死的,又拿本大仙当令箭!”金蟾大叫,于空中凌乱,在骄阳下,金光闪闪,犹如一块金疙瘩,泛着诡异的光泽,竟让小兽双眸出现了短暂的灼目感。


        

“铛——”


        

一声炸响,如晴空霹雳,发出滔天之势,响彻在林中,惊的四周蛇鼠纷纷逃窜,如遭大难,瑟瑟发抖。


        

与此同时,不远处几个人影,心有所感,朝着那震动声铮铮望去。


        

“那里……似有惨叫声传来,莫非有人遇难了?”一个青衣男子,面色惨白,惊恐说道。


        

他实力低微,自身难保,这片密集危机四伏,若不是身边有强手抵挡,当真要死于兽口,命丧尸野。


        

“待我神镜先去一探究竟!”紫衣男子双目争辉,徒然扔出一面青铜古镜,在苍穹下投落出一道神辉,洒下神力,将那片动乱地带情景,尽收镜中。


        

“回!”紫衣男子大喝,青铜古镜飞回,瞬间显化出镜中一切景象。


        

赫然是秦非一行人的行踪!


        

几人面色潮红,喜形于色,一副势在必得之势。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我等前去伏击那恶徒,逼他交出所有至宝,再杀之不迟!”


        

“痛快!”


        

“哈哈!”


        

一场暗涌正悄然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