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至高无尽 > 第33章 打劫,打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地吼,风云涌动。


        

大片的黑云压来,遮蔽了天幕,卷起阵阵罡风,仿若要摧袭整片密林,令人发指,后脊冰凉。


        

黑兽头角峥嵘,发出两道赤电,直逼白猿而来。


        

竟是抢先发起了攻势,兽威不可挡,尽显王气。


        

“哧——”


        

白猿捶胸无惧,徒手抓住那两道赤电,掌中噼里啪啦铮铮作响。


        

它大步流星,急转直下,一跃数百米,竟高举赤电,朝着黑兽刺去,勇猛精进,无所不能。


        

“嘶啦——”


        

天地大变,电闪雷鸣,仿佛这里即将要变成人间炼狱般,恐怖滔绝。


        

秦非和海棠远远退去,不敢有丝毫怠慢,生怕被波及性命,无故遭难。


        

两王相争,手段通天,当真是毁天灭地,极尽所能!


        

那黑兽双眸乌黑,仰天长啸,迎着白猿蛮力,扫出两道黑芒,顷刻间将赤电斩为两半,发出阵阵低沉。


        

然而,白猿之势不可挡,它俯身压去,身强如山岳,以拔山举鼎之力,一拳砸落下来,击的黑兽面目狰狞,震吼不绝,庞大的身躯刹那间翻到在地,压塌了一片古木,在密林中发出阵阵轰隆隆,四野俱寂。


        

“嚎!”


        

荡气沉浮,闷雷滚滚,白猿双眸赫然变成猩红。它抓起翻倒在地的黑兽长尾,气息暴涨,徒手生生将其抡起,朝着地面再次砸落。


        

顿时,黑兽如被牵引的风筝一般,尽受了白猿欺辱,四周到处是碎石巨坑,皆成为废墟沟壑。坍塌中,草木狼藉,不复存在。


        

“吼!”


        

黑兽挣扎,吼声震天,响彻在云霄。它奋身一爪袭来,如刚刀般的巨爪,锋芒毕露,在一阵刺目的光华中,白猿后背兽血汩汩,已然染红了它白色皮毛。而那三道猩红的巨大口子,隐隐可见白骨显露,霎是触目惊心。


        

白猿暴怒,蹬身而去,两头巨兽霍然扭曲在了一起,冲起万丈尘埃,大地颤动,似在断裂成新的平原,气象万千,不可描述。


        

“哗啦——”


        

恐怖的动荡,惊走了大片野兽,它们争先恐后地逃离这方地带,偶有几只行动迟缓的幼兽,不慎失足,掩埋在厄难中,便再也没有从里面逃出来。


        

而就在这时,一波又一波人影,竟是朝着此处暗中争渡而来。


        

有人在发出信号,将所有人聚拢过来,妄要置秦非于死地,阻挡了他所有的逃生之路。


        

“光头,小畜生盯来了!你看……那边……还有那边……人越来越多了,他们把我们退路都堵死了!”金蟾眸光大盛,没想到这些人如此狠毒,远远选择躲着,伺机静待。


        

“倒是小瞧了他们,懂得隐忍学精了!”秦非皱眉,此时坑杀这群人已是不可能,反倒是自己一方被逼入了绝境。


        

“害!真想借大黑炭之手,一窝子端了他们!”金蟾两爪子比划,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我去引兽王杀向他们,冲出一条路出去!”海棠冷冷说道,杀气凌然。


        

“不用!我去跟大黑炭商量商量,先杀两个吓吓他们。”金蟾难得出头,斩钉截铁道。


        

“你……?行吗?!”海棠明眸善睐,满是诧异和担虑。


        

“害!就这些个乌合之众,根本留不住我!大仙之姿,岂是他们能阻拦的!”金蟾呱呱大叫,全身金光闪闪,仿若性情大变,显露头角,力盖拔山河,看的秦非暗暗吃惊。


        

这蛤蟆……又要作妖了!


        

话音刚落,金蟾身如骄阳,骤亮大盛,眨眼间消失而去。


        

再转眼看去,它已然乍现在大黑兽头顶峥嵘之上。


        

“嘶啦——”


        

赤亮的电芒炸响,金蟾大叫,毫无准备之下竟被激的全身颤动,七荤八素,头顶直冒青烟,酥麻痛并着,一副狼狈不堪样子。


        

它立时大骂,揪着大黑兽的毛发,没皮没脸道:“大黑炭,大仙在此,还不速速跟吾灭杀尔等蝼蚁!”


        

“吼!”


        

大黑兽震怒,顺势甩下身后白猿,飞身而起。它全身霹雳萦绕,轰隆作响,仿佛要极尽升华,宣泄所有的怒火,势将金蟾炸成烤蛙,一口吞下。


        

兽威不能辱,胆敢侵犯者,必死!


        

金蟾毛了,没想到大黑炭如此冲动,一言不合就要吃了它,当场就闪身逃去,徒然间出现在两个身穿灰衣的男子身边。


        

此刻,两个灰衣男子正冷眼旁观两兽间的厮杀,心中惊憾之余,不曾想被金蟾搅了杀局,竟引火烧身将局势转移到了他俩身边。


        

顿时,漫天雷电飞舞,交织而来,两人在痛恨和惊恐中化为两具焦尸,成了冤屈亡魂。


        

金蟾蹦跶,远远逃离,鬼脸回首,不忘对着大黑兽比划独一无二的指爪,一指擎天!


        

“吼!吼!吼!”


        

大黑兽接连暴走,对着地面横冲直撞,雷电倒落,激的山石崩裂,冲起千尺之高,景象之可怕,令人绝望。


        

金蟾奋身冲进人群,大呼小叫,引得人心惶惶,怒目而视。所有人大骂无耻,却只能四处逃散,不顾脸面地东躲西藏,生怕受到池鱼之殃。


        

“害!打劫!打劫!尔等还不快快交出至宝希珍,本大仙大发慈悲,饶尔狗命!”金蟾呱呱大叫,没心没肺到处乱窜。


        

所有人简直恨透了这个活蹦乱跳的小东西,纷纷向秦非投去怨妇般的目光,这两货当真是一丘之貉,人神共愤。


        

终是在避无可避的死局中,一些人破财消灾,纷纷丢下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逃之夭夭。


        

然而那些捉襟见肘的人影,却是没了好命,直接被金蟾盯死,纷纷惨死在大黑兽的恐怖之下,再也没有了一丝生息。


        

“这蛤蟆似乎……忒损了!”秦非远远地评论道。


        

论跑路的功夫,蛤蟆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竟没想到它已将这本领,推演到了另一种层次。


        

“能有你损?”海棠鬼使神差问道。


        

“咳咳,彼此,彼此。”秦非干笑,老脸被问的有些挂不住,霍地尴尬起来。


        

正当两人临感惬意之时,一支冷箭再次袭来,破虚而发,势要一击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