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至高无尽 > 第34章 杀你,何须理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心!”


        

海棠抵挡,箭矢簌落。


        

这一箭赫然是朝着秦非心脉射来,差点就令他一命呜呼。


        

“是你!”秦非冷眼看去,又是那金色铠甲男子。


        

“哼!”金色铠甲男子阴险地闷哼一声,转身就走。


        

“这人真是讨厌,我去杀了他!”海棠杀机毕露,是可忍孰不可忍,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同一个人偷袭,当真令她怒不可遏。


        

“唰——”


        

海棠冲去,转眼已经朝着金色铠甲男子追去。她莲步生辉,衣袖鼓鼓扫去,竟有阵阵狂风掀起,大片的乱石飞舞,阻断着金色铠甲男子的身影。


        

金色铠甲男子大喝,接连抽出几只箭矢大射四方,顿时空中巨石炸裂,如齑粉一般簌簌飘落,勇猛无敌。


        

“还敢跑!”海棠侵身追来,面色冰寒,大手挥霍,更多的碎石从四面八方涌来,势要将金色铠甲男子掩埋了般,发出阵阵滚滚声,震得大地都为之一颤。


        

此刻,金色铠甲男子口吐鲜血,后心不慎被巨石砸中,踉跄滚地而去,体魄已然难以再支撑下去。


        

他动用秘力,超境界射出那惊天的赤红一箭之后,便已伤了道身,短时间之内难以恢复实力,没有了同海棠叫板的实力。


        

然而,他却毫无畏惧,面色之上露出一抹歹毒,赫然令海棠心生警惕。


        

“哈哈,我看谁还能救下这个废物!”金色铠甲男子,满头黑发狂舞,双眸中满是疯狂。


        

他大手挥动,咬牙拉满弯弓如月,天地间一点星辉乍亮,灿烂辉煌中,竟让天穹之上的骄阳都失了芳华。


        

“咻——”


        

金色铠甲男子大笑,面目狰狞不可视,一支箭矢穿石烈空,撕裂一切,山呼海啸般朝着秦非一箭刺来,一发不可收拾!


        

“不!”海棠惊异,悔恨交加,不慎被诱走,眼睁睁盯着那必死之箭,穿射而去,乱了心扉。


        

红颜失色,煞白如霜。


        

“光头!”金蟾远远暼去,声嘶力竭,闪身穿破层层霹雳,险些被暴怒的大黑兽雷霆劈中,竭尽所能迎向秦非,却终究抵不过那箭矢风驰电掣。


        

箭矢如魔,亦如厉鬼。那尖锐的刺破声传入秦非耳边,犹如阎王锁喉,掐的他窒息不能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死亡将至,却避无可避,力不能所及。


        

风如吼,唳声恐怖,秦非衣衫猎猎,双眸中有惊怒,有唉息,更有难明的滋味涌来。


        

不甘平庸死去,却力不从心。


        

“啊——”


        

秦非长啸,在做最后的挣扎,似要告诫这天,不公!这地,不正!这世间,不平不义!


        

他一生遭受欺冷,命里带熬,终究是争不过这天地之数。


        

大道轮回,我亦自知。


        

眸光中,海棠惊鸿暼来,金蟾焦急咧嘴,耳边已然听不清四面八方的喧嚷。这一刻,秦非心如止水,全然没有一丝的惧怕和丧胆。


        

“哧”


        

箭矢划破长空,点至秦非眉心,带着无尽无穷的杀伐之气,即将一箭穿颅!


        

就在秦非大限将至,必死无妄之时,他神识内长明古灯豁然大亮,灯芯中摇曳生辉,洒下点点神秘,大道禅音悠悠传出,竟在虚妄之中,开启了一道漆黑门户。


        

一个黑影踏道而来,从门户内豁然走出,英姿伟岸,登临绝巅。


        

只见他负背而立,只手遮天召去,轻咤间,那静静伫立在九天彩云之上的金色棍棒,开始剧烈抖动起来,仿佛要叱咤那天地风云,搅动起神识内的所有闪烁星辰。


        

“轰轰轰——”


        

神识内,金色棍棒渐渐变大,黑影徒然抓住,朝着虚空扫去,威武不可想象。


        

“叮——”


        

密林中。


        

秦非眉心处仿若生出一轮大日,照的万物避之,不敢凝视。万丈光芒四射下,愈发炽亮,阻挡着那杀伐箭矢不得进前一寸。


        

而此时的秦非,整个人都已染上了一层金光,远远看去,仿若神明降世,令日月失色,山河皆颤,就连暴怒中的两头兽王都随之露出波澜之色。


        

铿锵。


        

箭矢寸寸碎断,簌簌落下,成了残兵断器,破铜烂铁。


        

泥鳅点水之力,怎可覆翻浩海巨帆!


        

秦非眉心光芒骤敛,一指金色棍棒显现,围着他沉沉浮浮,神威盖压,不能临近!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黑石场中开出的凶器,如此惊艳。


        

看来想要杀这光头,并非易如反掌。


        

“害!杀了他!”金蟾呱呱大叫,竟然直挺挺地立起身来,隔空点指金色铠甲男子而去。


        

海棠暗松一口气,转身回眸,冷眼相对,如看死物一般,挡住金色铠甲男子逃路,静待秦非赶来自行处置。


        

“放过我,我是王家的嫡孙。”金色铠甲男子竟是不卑不亢,搬出了家世底蕴。


        

王家,超然世家!祖上有半神走出,震压盖代,传承万年不倒,可谓一方神户。


        

“杀!”秦非杀意已决,纵然这是王家的老祖,他都不会心慈手软。


        

“不!你不能杀我,不然我王家定会追杀你,不死不休!”金色铠甲男子胆怯,漠然间有些慌了神,没想到眼前的人如此决绝。


        

“杀你,何须理由!”秦非毫无畏惧,既然已经是死仇,不能化解,今日放虎归山,他日也定会遭遇他王家无休报复,又何必顾及得失。


        

金色铠甲男子,必死无疑!


        

“不——”


        

秦非杀机骤起,不再多言,头顶金色棍棒徒然变大,在金色铠甲男子不甘声中,当头一棒,斩落凌厉杀伐。


        

“你就不怕王家报复?”海棠开口,看着秦非显露出的杀伐一面,没有过多干预。


        

世间生死,早已注定。


        

圣贤有云:修炼之路便是杀伐开始。


        

既然秦非一心要走这条路,杀伐就已注定。


        

“杀都杀了,还有何怕之有。”秦非淡然,头顶金色棍棒于眉宇间一闪没入,就此不见。


        

“这杀器凶威很重,你要小心。”海棠点道。


        

“多谢仙子提点,我会铭记。”秦非暗暗记心。


        

金色棍棒于生死间显化,显然跟他神识内的长明古灯有莫大干系,旁人不知其中原由,秦非自己却异常惊奇。


        

他神识中之物,太过匪夷所思。


        

此刻,容不得秦非再三多想,远处的金蟾一声大喊,再次惊的他们如遭大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