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至高无尽 > 第42章 改命入道【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草屋内。


        

药香弥漫,白雾蒸腾。


        

秦非端坐在两尺高的药桶中,闭目。


        

药王不断地从身边倒入各种灵丹琼液和药草,甚至让海棠在药田中采下几片其形百怪的神叶和一颗骄红如火的果子参入药桶内,再灌入一瓢又一瓢的灵泉,引得草屋中各种神性交融,浮现出惊天神秘,令人恍若隔世,如临仙境。


        

“师尊,他……能撑得过去吗?”海棠皱眉。


        

这一桶神性药液,至阳霸道,蕴藏极其浓郁的生命精华,对于刚刚步入修炼之人来说,可谓琼浆玉液,属神赐之物,能助其褪去一切诟害,得以参悟道体,实现更为精粹的修炼之路,蜕变出质一般升华,最终达到破壁,入“通能之境”都是极有可能,堪比苦修百载岁月。


        

然而,秦非肉体凡胎,虽然神识已开,却不得肉身造化,如此霸道浓郁之物,纵然为神液,也非凡人可承受。


        

对于秦非来说,这已变成了致命的毒液。


        

“修炼之路本就艰苦难侧,他既已决心从道,便要有所觉悟。何况妄想逆天而为,其中凶险,为师不能其左右,只能看他自己造化了!”药王说道,又在药桶中参入了两颗流淌晶莹的碧色樱桃小果。


        

秦非肉身老如耄耋,血迹枯败,如那烛火之命,早已没有了方刚血气,修炼无妄,只能尽待老死。


        

药王确实没有欺他,如此残破之身,又是凡胎之躯,想要得以改命,终是要付出极为惨烈的代价,甚至惨死都不为过!而且那九死一生之数,对于秦非来说都是奢望。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此刻,药王成全秦非,并非因他那不屈坚毅的意志,而是在印证麒麟棍为何选择了如此一个半废之人认主,其中因由不得人知。


        

但……


        

药王却隐隐察觉到一丝端倪。


        

“但愿……你能撑过去。”海棠忧心,双眸盯着秦非痛苦的面庞,越发担忧起来。


        

“小子,若是受不住,此时退出还来得及。老夫虽不能择天意,却也能让你活够几十载。可若你坚持向道,生死尽恪天命,老夫就算再了得,也不能救下一个死人!”药王忠告道,声音中透着三分沉重。


        

“……”秦非不为所动,面色渐渐变得潮红起来。


        

这一刻,药王投下手中最后一味药,便不再理会药桶中的秦非,静静坐于一旁,置身度外。


        

“咕嘟……咕嘟。”


        

药桶内神辉氤氲,琼液霞光万道,在咕咕起泡,如梦如幻。


        

那梦幻般的彩泡内,有一棵神树,在枝耸苍穹,硕大无比。有一条火红色的大鱼,在浩瀚汪洋中凌空拍跃而起,活灵活现。有一朵奇怪妖花,于雨夜中结出鲜艳的果实,又枯萎。有一座枯亡的火山中,喷涌出汩汩灵泉,源源不断。


        

……


        

各种异象惊现,变幻莫测,越发显得真实起来,在彩泡爆破的一瞬间,又顷刻消散于药桶中,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一般,令人痴醉又吃惊。


        

秦非,褶皱又干瘦的肌肤,在宝药的神性下,泛起了一层红晕,却是很快开始转为乌黑,渐渐有些细碎的污浊被排出体外。


        

这是宝药在为他强行驱除体内杂质,让肉身达到纯粹的完美。


        

然而这种神性却是令秦非痛入骨髓,仿佛被万虫噬咬,煎熬刺痛。


        

他肉体凡胎,气血亏盈,在这痛楚中已隐隐支撑不住,不仅是损耗了心力,更是血脉不挤,要油尽灯枯。


        

这……仅仅只是开始改命的第一步而已,秦非已危在旦夕。


        

他。


        

真的太老了!


        

“大光头……”海棠呼唤,心中早已波澜。


        

“守心,戒躁。”药王眼眸微启,暼了眼身旁的海棠,便继续闭目安神。


        

“是,师尊。”海棠回应,眼中仍旧泛着丝丝忧切。


        

生死攸关中,秦非面色异常难看,在药桶内摇摇欲坠。那种撕心的噬咬感让他仿佛落入了无尽黑暗,他极力的想去挣扎出去,却发现整个身体都被拉入了泥潭中,越陷越深。


        

他无力动弹,感觉全身在泥潭中开始破烂,甚至失去了感知。


        

渐渐地……在痛苦中,秦非迷失了,似要昏沉下去,无法自拔。


        

“轰隆!”


        

浑噩间,亿万星辰从秦非神识内豁然璀璨,如灯辉盏盏蔓延,抵达无尽的远方。


        

那高高在上七彩祥云中,麒麟棍劈出一道惊雷,惊的整片神识净土内,发出阵阵轰鸣。


        

秦非如雷贯耳,大梦惊醒!


        

“咳——”


        

咽喉一痛,秦非猛烈咳出一口黑血,在药桶中气喘,全身冰凉一片。


        

“嗯,还算有惊无险!”药王沧桑的声音响起,盯着秦非点头道。


        

秦非缓缓抹了一把脸上的污浊,露出苍白的脸色,心中后怕不已,差点就没能熬过去。


        

“把这个吃了。”海棠长舒一口气,塞入一颗药丸给秦非。


        

药丸入口即化,顿时止住了他全身的痛楚,但并没有缓解血脉的亏损。


        

“接下来,老夫可要加大药量了!妄你可以置之死地而后生!”药王面色尤为凝重说道。


        

显然,这一刻才是决定秦非能否改命化龙的重要时候。


        

是生,是死,尽在弹指间。


        

“嘭——嘭——嘭。”


        

药王接连投入三颗异果在药桶内,浓郁的灵气随着异果瞬间化入其中,竟骤然令药桶中的宝药琼液激荡起来。


        

“化!”


        

药王大喝,掌中一株金钟状的金色灵草和一截粗壮的黝黑根须,转眼化为齑粉。


        

“融!”


        

药王双掌合托,刚柔并济,在行云流水中将那变幻着交织光彩的齑粉融为一体。


        

“去!”


        

药王弹指,光晕怦然落入药桶中,让激荡的宝液琼浆立时平静了下来。


        

秦非呼出一口浊气,如被架在了火炉之上一般,燥热难耐。


        

然而下一刻……


        

火炉散去,天寒地冻来袭,秦非仿若又置身在了冰窟窿里一样,如坠冰窟。


        

骤热与骤冷,交替变换,侵蚀着秦非身躯,一时间已让他分不清虚幻与真实,陷入了昏沉。


        

“小蛤蟆,还不快快过来献精血一用!”药王势如洪亮的声音,传出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