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她总在撩我 > 第1章 爱的告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同学群又炸了!


        

余音又又又打听谢北辞的消息了。


        

余音又又又准备去纠缠谢北辞了。


        

谢北辞转学的时候,余音哭着说爱死他了,不能没有他,让谢北辞不要走。


        

谢北辞出国的那天,余音疯了一样,追着飞机跑了几里地。


        

谢北辞离开后,余音得了相思病,打个点滴嘴里还喊着谢北辞的名字。


        

群消息全在讨论余音和谢北辞,曾经的桃色绯闻。


        

直到——


        

有个同学突然说了一句:“那个……前两天,我把余音拉进群了。”


        

人声鼎沸的群,瞬间安静如鸡。


        

之后,再也没有人发消息。


        

……


        

余音看着群消息,直接给气笑了。


        

“这些人真是十年如一日的毁我名声,我什么时候又又又打听谢北辞的消息,不就这一次吗?”


        

“还爱死他?疯了一样?得相思病?这些人造谣真是越来越夸张了。”


        

“要不是我找他有事,而且十万火急,非他不可,我是绝对不会去打听他的消息。”


        

余音抬手撸了撸自己的长发,心底涌起一阵烦躁。


        

曹一致怎么还没来,约好的七点五十,现在都快八点半了。


        

深市的十月,依旧艳阳高照,整个城市弥漫在热浪中。


        

夜幕降临,晚风吹拂,空气中还是残温袅袅。


        

余音吹了吹额前的刘海。


        

身上的红色长裙,在灯光下显得特别亮眼,裙摆被风吹起,潋滟如暗生花。


        

她正准备打电话联系曹一致,一辆黑色的SUV,缓缓停在了她面前。


        

前面的车窗降下,露出一张帅气的脸,正是发小曹一致。


        

“袅袅,那个谢北辞……”


        

欲言又止,后面的话好像在犹豫怎么说。


        

同学群,曹一致也在。


        

余音故意气道:“看到群里的消息了,是啊,我在打听谢北辞,我对他一见钟情,疯狂迷恋,爱的快要发疯了,行了吧。”


        

曹一致的眉心微不可察地跳动了下:“谢北辞他……”


        

“谢北辞他不喜欢我,我知道,但我不能没有他,所以一定要找到他,不管天涯海角,死也要死在他身下!”


        

此时,后面的车窗降了下来。


        

余音下意识地看过去,便对视上一双,略含嘲弄的眼眸。


        

车后面,坐着一个男人,五官俊美精致,气质内敛深沉,周身遮不住的矜贵清冷。


        

昼白的灯光下,冷感的黑衬衫,男人整个人看起来低调,却又充满了上位者的强大气场。


        

谢、谢、谢北辞!!


        

余音有如被雷劈,瞬间懵在原地。


        

瞳孔地震。


        

疯狂地震!


        

谢北辞他他他,他怎么会在曹一致车后面。


        

嗯?


        

她刚刚说了什么。


        

对他一见钟情,疯狂迷恋,爱的快要发疯了!


        

不能没有他,所以一定要找到他,不管天涯海角,死也要死在他身下!!


        

死在他身下——


        

她这“爱的告白”,他是不是全听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口嗨一时爽,嗨完火葬场。


        

余音僵硬地转头,看向曹一致:谢北辞在你车里,你怎么不早说。


        

曹一致挤眉弄眼:我想说啊,可你没给我机会。


        

余音:“……”


        

她是谁,她在哪儿,她在干嘛?!


        

“嘀——”


        

车后面传来刺耳的喇叭声,这里不能长停车。


        

曹一致摸了摸鼻子,说道:“那个袅袅,你先上车。”


        

余音脸上火辣辣地,犹豫了一下,打开车门坐到副驾驶位上。


        

她是很不想上这个车,这样的大型社死现场修罗场,是恨不得自己立马消失。


        

可她,找谢北辞是真有事!!


        

她研发的项目出了问题,导致投资公司GM,对项目重新进行了评估。


        

因为合作人作死,贪污公款。


        

项目一但判定失败,就意味她将失去这个由她一手创建的项目,她有能力有把握完成项目的全部进度,不想GM因为合伙人的原因结束项目。


        

最后审核的人就是谢北辞,好巧不巧他还是她的高中同学。


        

所以才会打听谢北辞。


        

可谢北辞为人低调,很少出现在大众面前。就算他们曾是高中同学,她打听了一圈,硬是没找到关于他的消息。


        

打死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


        

车门关上,隔绝了外面的喧哗,非常的安静。


        

曹一致想缓和气氛,笑看着余音说:“等很久了吧,路上有点儿堵车。”


        

“呵呵。”


        

余音尴尬地笑了笑,这会儿真不太想说话。


        

她偷瞄了一眼后视镜,谢北辞依然稳如泰山地坐着。似乎察觉到她的视线,他扫了过来。


        

两人的目光,猝不及防相撞在一起。


        

深邃幽冷的眸子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压迫感,余音莫名心虚,下意识地避开了。


        

从她要找谢北辞那天起,她就想过很多种,与谢北辞重逢后的画面。


        

但绝对没有,刚才那一幕。


        

丢脸。


        

真的是太丢脸了!


        

吃饭的地点,是一家西餐厅。


        

下车后,余音扯了扯曹一致的衣袖,故意拉着他落后谢北辞一些。


        

小声问道:“什么时候找到他的,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他今天带他家的狗子来诊所,”曹一致是个宠物医生,“想到你要找他,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约出来。”


        

“原本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没想到变成了惊吓。”


        

曹一致说着,没忍住噗哧笑出声。


        

不怪他损,实在刚才那场景,真的是又懵逼又好笑。


        

余音忍住想踢他一脚的冲动:“你还笑。”


        

曹一致清咳,恢复正经的神色:“这不是挺好的,都这么多年了,你总算把这白给表了,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直接把人扑倒了。”


        

余音无语凝噎:“你怎么跟这些人一样,要我解释几遍,误会误会,一切都是误会。”


        

曹一致明显不信她的话:“那怎么也是表白的关系。你找他帮忙……总不会太过无情吧。”


        

“不,只会更无情!”


        

余音可是见过,谢北辞对那些向他告白的女孩有多无情。


        

女孩给他的情书,他说别早恋,好好学习。


        

女孩抱着他的外套花痴,他直接把衣服丢进了垃圾筒。


        

女孩说此生只爱他,非他不嫁,他说你适合尼姑庵。


        

诸如此类的事情,不知道多少。


        

简直反人类的毒舌和冷漠。


        

谢北辞如果把她当成那种,要对他死缠烂打的女人,今天这顿饭后,别说给机会了,瞥都不会再瞥她。